宋楚瑜再提推動寧靜革命以恥為榮

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前日南下台中,為黨提名的七名市議員候選人進行聯合造勢。他在站台演說時強調,台灣日前「三中一青」的問題嚴重,讓中低階層的人生活難過。這次選舉是決定未來政治走向照顧財團或升斗小民,是台灣有史以來的第二次「寧靜革命」。

宋楚瑜這番話,可說是診對了症,但卻是開錯了藥方。

實際上,宋楚瑜所指的目前台灣「三中一青」問題嚴重,中低階層生活難過,確是台灣地區目前社會政治問題的癥結所在,切中時弊。這也正是在「太陽花學運」爆發後,習近平將他安排為首位會見的台灣政治人物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也正因為如此,國台辦主任張志軍首次訪問台灣時,所關切的問題也是「三中一青」。

但宋楚瑜把推動第二次「寧靜革命」,視為解決上述問題的辦法,卻是開錯了藥方。實際上,所謂「寧靜革命」,按台灣書泉出版社出版的《現代用語導讀‧政治/外交/法律卷》詮釋,此詞的原始意義,出自二十世紀初期的意大利共產黨創始人葛蘭西,意指統治階級為了鞏固政權的穩定,削弱人民因政治改革停滯而起的革命能量,往往會策略性的進行不損其統治基礎的體制內改革。經過半個世紀,「寧靜革命」一詞卻有了新的解釋,用以指涉部分開發中國家正在進行過去所沒有的社會改造運動,且以和平方式進行而未引起流血革命,引起國際政治觀察家的注意。

宋楚瑜所津津樂道的「寧靜革命」這個概念,是由美國國務院的一些台海問題專家,包括現時正在香港特區暗中支持「佔中」活動的夏千福在內,針對當時台灣地區的所謂「政治民主化改革」進程而提煉歸納出來,並由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白樂崎於一九九三年九月間在波士頓的一場公開演說中首次公開提出。一九九四年五月間,台灣「新聞局」以《寧靜革命》為書名,出版一本評述台灣的「憲政改革」成效的專書,其內容包括資深「中央」民代退職的「國會」生態改造、二階段的「憲法」十八項條文增修工程、開放「總統」直接民選的落實「主權在民」等。一九九四年八月,李登輝首開先例接見「台獨」色彩濃厚的「世界台灣人同鄉會」的代表時,即以《寧靜革命》一書贈以「世台會」成員,顯示李登輝對其主政期間所推動的「憲改」成績相當滿意。這正凸顯了「寧靜革命」在推動台灣地區的民主進程的同時,卻又為日後李登輝籍著「修憲」,以「主權在民」的口號大搞「去中國化」,甚至是製造機會讓民進黨上台埋下了禍根,並打開了「台獨」的「潘多拉盒子」,形成了台灣地區藍綠對立廝殺,撕裂社會,也使得台灣地區的行政效率及經濟發展嚴重滯後,從「亞洲四小龍」之首,墜落為「不入圍」。其實,這個「寧靜革命」概念,就是今日的「顏色革命」。

《寧靜革命》一書中,就收錄了以「寧靜革命重要推手」自傲的宋楚瑜所撰《中華民國台灣的政治發展(一九八五至一九九二年)》一文,其副題是「一個局內人的觀點」,可見他是以「局內人」的親身經歷來論述「寧靜革命」,並把「寧靜革命」視為自己與李登輝親密合作所誕生的「親生兒子」的。為此,一九九六年中,正是宋楚瑜最為風光之時,他到美國演講的主題,就正是「寧靜革命」。但詎料就在這年年底,與他攜手一道推動第一次「寧靜革命」的李登輝,卻擔心他將會催生「葉利欽效應」,尾大不掉,而發動「廢省」,廢了他的武功--進行政治表演的舞台,而促使他從此與李登輝結仇。

本來,宋楚瑜應從中吸取教訓,反省自己協同李登輝發動「寧靜革命」的慘痛教訓。但他卻不以為恥,反以為榮,近年又從櫃底中翻找出這個聲名狼藉的「寧靜革命」,當作是自己的政治資本,一而再,再而三地喋喋不休。二零零一年親民黨提出第一波「立委」候選人名單時,宋楚瑜就聲稱聲稱「問題不在藍綠,而是在國會及領導,親民黨的參選人要掀起第二次寧靜革命」,而引發新黨主席郁慕明連續多天舉行記者會予以質疑。郁慕明的主要論點包括,一、第一次「寧靜革命」是國民黨的主流與非主流之爭,當時就是由李登輝和宋楚瑜主導,但宋楚瑜現在卻說「問題在領導、問題在國會」,似乎忘了當初「萬年國會」是誰去改革的,為何現在會變成這樣?這是否意味著第一次「寧靜革命」已經失敗?二、宋楚瑜喊出要進行第二次「寧靜革命」,是否意味著又要和李登輝合作,讓「台獨」、「黑金」舊勢力復辟?三、宋楚瑜提出的第二次「寧靜革命」內容,包括了對政府體質的改革,宋楚瑜是否要爭取「行政院長」的職務?

而今次「九合一」選舉,宋楚瑜再次提出要推動「第二次寧靜革命」,在大力批判國民黨及馬政府的同時,聲稱要換一個有能力、執行力的執政者。由於單憑親民黨自己的實力,似乎是根本不可能推倒國民黨政權,因而倒像是要趁著馬政府目前民意支持度低迷,國民黨的政治版圖將會大幅收縮之機,配合民進黨來推翻國民黨政權,再次實現「政黨輪替」了。

我們也理解,宋楚瑜所受過的委屈,實際上也有人說,倘若二零零零年的「總統」選舉,李登輝不作梗而是樂見「連宋配」,或即使是宋楚瑜脫黨參選而當選,二零零八年馬英九當選「總統」後,委任他為「行政院長」,台灣地區的經濟就不會如今日般低迷,貧富懸殊的現象也不會如此嚴重。但畢竟那也只是假設性的想像而已,即使是時光能夠倒流並按他的意願發展,以他政治性格上的桀驁和「大內高手」的權謀手段,說不好社會政治更為混亂,各種政治勢力的廝殺更為殘酷無情。宋楚瑜也的確是台灣政壇上難得的政治人才,但畢竟已是時不我予,都已是七十多歲的人了,還是尊重「江山代有人才出」的歷史發展規律,讓出政治舞台讓給新一代政治人才表演,才更顯得自己的磊磊胸懷吧。何況,如果泛藍自相殘殺導致民進黨再度上台,聲稱主張兩岸關係兩岸和平發展的宋楚瑜,就不會感到悔咎嗎?

第一次「寧靜革命」成功了,宋楚瑜卻被李登輝所拋棄。第二次「寧靜革命」明知將不可能成功,但宋楚瑜則有可能會被歷史所拋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