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目驚心的視頻「佔中」與「佔領華爾街 」 比對

近日,一部《“占中”與“佔領華爾街” 比對》的專題視頻在互聯網上瘋傳,該視頻簡明扼要,證據確鑿,將兩起“佔領行動”進行了鮮明的比對,看過後無不令人觸目驚心,發人深思。香港的“占中行動”發起之初是希望據此要求香港政府實行真普選,而作為主要參與者的香港青年學生們都懷揣民主、自由的美好願望來罷課參加這場運動。但是,運動的發展卻超出了絕大部分人的想像。交通嚴重阻塞以及商業經濟受損嚴重,對普通市民的生計與生活帶來嚴重負面影響。

面對“占中”帶來的負面影響以及香港民眾的反對和質疑,發起“占中”的反對勢力將“占中運動”比作往昔的美國佔領華爾街運動,以此作為推動“占中”的依據之一。而該視頻將兩者的截然不同作了圖文並茂的比對。

首先是社會背景不同。“佔領華爾街”發生前,美國金融危機持續影響,失業率維持在9%。2008年環球金融危機爆發後,許多大公司瀕臨破產,美國經濟萎靡不振,失業率連續幾個月維持在9%。當時的社會貧富差距拉大,1%的美國人控制著40%的財富。華爾街金融機構則貪婪腐敗,佔有美國大部分財富。2011年9月17日,近一千名示威者進入紐約金融中心華爾街示威,抗議社會不公。“占中行動”爆發前,香港的經濟社會平穩發展,失業率只有3% ,社會各界人士工資及收入持續上升。

二是政治訴求不同。佔領華爾街在訴求方面,主要是抗議美國貧富分化的經濟不公現象,尤其是華爾街金融界的貪婪現象;具體訴求因人而異,包括要求政府解決失業問題,反對轉基因食品和打擊毒品等。香港的占中運動表面上意在實行所謂“真普選”,按照所謂“國際標準”普選,進行“公民提名”。期間貫穿要求特首落臺的政治訴求,運動逐步走向追求在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之外,香港要有完全獨立的決定權,本質上已經是要求脫離中央政府的管治,針對的是“一國兩制”的政治議題。

三是組織策劃不同。 香港“占中運動”中,香港反對派是主要勢力,並組成正式組織秘書處,有眾多泛民政黨、民意調查機構、激進社會運動組織參與並推動占中運動的發展,外國勢力則從資金等方面支援推動。香港大學法律學者戴耀廷教授為發起者,其發表《公民抗命的最大殺傷力武器》作為綱領性檔,經過長達一年的醞釀,鼓勵市民及民間領袖以事先張揚的形式實行違法、非暴力的佔領中環行為。而佔領華爾街是耶魯大學人類學學者大衛-伯爾格是佔領華爾街運動的最初策劃者,運動發起者為加拿大反主流文化雜誌Adbusters,其於2011年7月在社交網站發起意在表達對美國金融制度偏袒權貴和富人的不滿,聲討引發金融海嘯的罪魁禍首。由此可見,佔領華爾街是一項非政治性的、沒有領導者的非正式組織的群眾運動。

四是社會輿論不同。從社會輿論來看,大部分市民、政治家、科學家、社會家以及國外人民都對佔領華爾街運動持支持、理解態度。67%的紐約市民對抗議活動表示支持,奧巴馬錶示與示威者站在一邊,量子基金創始人喬治·索羅斯表示同情支援,南非大主教圖圖都呼籲三一教堂向示威者和平敞開大門。而超過60%的香港市民對罷課及“占中”等活動抱反對態度,7成港人希望警方清場並依法懲治幕後元兇,並認為教育界和家長應當明確反對中學生參與這類活動。港大校長馬斐森、香港中文大學校長沈祖堯、香港總商會等對占中行動表示反對態度。香港社會各界逾19萬人參加了“反占中”的和平遊行活動,超過180萬人簽名要求警方執法。

五是社會影響不同。從最終的影響來看,佔領華爾街運動實際影響力不大,雖對交通秩序存在一定影響,但無正式組織,難以對美國政治產生真正作用,且運動秩序井然,活動區域固定,遵守法律,未出現打砸燒搶及其他影響民眾生活、社會運作的騷亂景象。但香港占中運動一開始就失控,參與者試圖癱瘓全港各交通要道,導致交通嚴重堵塞,股市下跌、商店受衝擊關閉,正常商業活動取消,至少造成400億港元經濟損失,市民生活受到嚴重負面影響。

六是政府應對不同。佔領華爾街運動發生後,警方採取積極有效的管制措施,包括採用金屬隔離帶密封大本營,執勤員警、武裝員警、警車包圍公園並使用橙色網抓人等,員警數量多於抗議人員。且對蒙面、沖出馬路等行為予以強力執法,紐約警方一次執法行動最多拘捕700餘人,最後強制清理大本營祖克提公園,逮捕100多人。香港占中運動以來,截至11月3日,警方未對與“占中”直接有關的違法行為採取執法行動,所拘捕的324人多數因意見不同而引發肢體衝突的普通刑事案件。雖然香港保安局局長黎棟國表示,特區政府對有關非法行為會嚴正處理,包括“占中”背後的組織策劃、資金來源等,但警方執法行為受到泛民政黨、激進社運組織在議會、街頭的強烈阻撓,無法順利恢復社會秩序。

該視頻還指出,反觀“佔領華爾街”和“佔領中環”對組織者的刑責追究,被認為鼓動佔領華爾街運動的傑夫‧奧爾森因“破壞公物”面臨13年監禁,抗議者塞西莉‧麥克米倫因襲擊員警被判90天監禁,她的行為被定義為二級重度攻擊罪。而香港“占中”運動擾民亂世,始作俑者的戴耀廷等“占中三子”暴力先鋒黃毓民、黃洋達等至今仍逍遙法外,社民連、熱血公民、學聯、學民思潮等攻擊警員的行為也未受到任何懲戒……。

現在我們可以看到,昔日佔領華爾街運動與香港佔領中環性質截然不同,不可同樣看待。視頻指出:香港當局應順應民意,採取嚴厲管制措施控制佔領中環事態發展。一是加大警方執法,依法隔離或逮捕部分採取過激行動人員,維持秩序,保障市民的生命財產安全及正常生活。二是依法開展調查,嚴正處理活動幕後策劃者及推動者,絕對不能夠出現法不責眾的荒唐局面。三是要在民意支持的基礎上,對拒絕撤離、執意違法的滋事分子採取強力清場措施,恢復正常社會秩序。

吳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