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合一」選舉將呈現「藍瘦綠肥」的態勢

台灣地區「九合一」地方選舉,將於今日進行投票。這次選舉,將在一萬九千七百六十二名候選人中將選出一萬一千一百三十名地方公職人員,包括六名直轄市市長、十六名縣市長、三百七十五名直轄市市議員、五百三十二名縣市議員、一百九十八名鄉鎮市長、二千零九十六名鄉鎮市民代表、七千八百五十一名村里長、五十六名直轄市少數民族區長及區民代表。

這次「九合一」選舉,雖是地方選舉,但卻是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的前哨戰。因此,以往在地方選舉中沒有觸及到的兩岸關係議題,今次卻被抬出來了,包括「九二共識」及中韓「FTA」對台灣的負面影響等,都被當作是選戰「武器」,就連背景深綠的台北市長候選人柯文哲,也會說幾句 「馬照跑,舞照跳」。

實際上,將從今日的點票結果中,可以檢視到藍綠版塊的變化,也能看到藍綠兩軍政治人物的實力。因此,說它是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的前哨戰,並不為過。曾記否?一九九七年的縣市長選舉,民進黨首次翻轉藍綠版圖,結果在二零零零年的「總統」大選,就首次出現了政黨輪替。盡管是因為宋楚瑜、連戰的「鷸蚌相爭」而導致陳水扁「漁翁得利」,但也具有比照價值。

因此,今次「九合一」選舉的結果,倘是發生顛覆性的變化,對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也必會催發連動作用。

照一般觀察,基本上有一半左右的縣市,藍綠兩造都能保持不動,包括藍的新北市、桃園市、新竹縣市、苗栗縣、台東縣、金門縣、連江縣;綠的高雄市,台南市、嘉義縣、雲林縣、宜蘭縣、屏東縣等,及無黨籍的花蓮縣。

而肯定要變天的,將是基隆市和澎湖縣。至於藍軍可能會失陷的,是台北市、台中市;選情仍然膠著但仍有機會可保住的,是嘉義市、彰化縣、南投縣。

從整體看,是呈現出「藍消綠長」或「藍瘦綠肥」的態勢。這有兩大原因,其一是馬英九個人性格偏執狹隘,用人圈子太窄,不能容納有本事的異己,導致施政失誤,即使有大陸方面「讓利」式的背書,也將台灣的經濟搞得一團糟,人心思變。其二是隨著全球反對經濟一體化的「左」傾思潮氾濫,台灣地區的「左」傾思潮也已抬頭,其主要標誌是「太陽花學運」及各類「公民團體」及其發動的「公民運動」的興起,但其實這卻是「形『左』實右」,因為其最終目的是抗禦兩岸融合,擴大兩岸分裂。

這場「九合一」選舉,對蔡英文來說,是她捍衛其「二零一六」大選參選權的關鍵一役。本來,蔡英文已經披掛民進黨戰袍輸掉了一次「總統」大選,按照民進黨的傳統,不應再次代表民進黨參加「總統」大選。但在民進黨內,除了賴清德較有實力,卻又被綁死在台南市,因而缺乏具有足夠資格人選的情況下,尤其是馬政府政績低迷,人心思變,形勢對其有利,因而她還要再搏一舖。

本來,台北市是「首府」,按照「擒賊先擒王」的原理,蔡英文應該主攻台北市。但由於與民進黨結盟的無黨籍台北市長候選人柯文哲的選情穩定,而且表面標榜「超越藍綠」的柯文哲不歡迎她為其助選,再加上新北市、基隆市的選情,呈現兩極化的穩定,沒有她的「角色」,因而她將扭轉藍綠版圖的關鍵,放在中台灣。實際上,如果能突破台中市,並連帶南投縣、彰化縣、嘉義市都攻下,她不但就成為促使民進黨跨過濁水溪的「英雄」,而且也可卸掉曾輸掉一次「總統」大選的「原罪」,從而賺得「再戰一次」的資格。因此,她「搏曬老命」地在台灣中部助選。而從目前的選情看,她能「達陣」的機率已經大為升高。

這次「九合一」選舉,還將出現一個新的情況,就是民進黨將能在維持台南市「全面執政」態勢之下,高雄市也有機會首次取得市長和市議會議長都是民進黨人的成果,實現「全面執政」。

在國民黨方面,看來是國民黨基本盤沒有崩盤,崩盤的是個人因素。比如,新北市、桃園市、新竹縣市等,國民黨的選情穩定。有問題的,除了是台北市外,多是發生過弊案的縣市,如基隆市、南投縣、彰化縣等。這都是個人因素而致,並非是國民黨本身的原因。實際上,在地方選舉中,選民們多是選人不選黨,或選人又選黨,而並非選黨不選人。就連黨主席也是如此,實際上,在二零零五年的縣市長選舉中,馬英九是「票房保證」,可說是所到披靡,全部國民黨的候選人都搶著要他為自己站台輔選;而今日,馬英九卻成了「票房毒藥」,竟然沒有候選人要求他與自己合拍「定妝照」。正因為如此,在嘉義市,民進黨竟然製作了「投陳以真就是投馬英九」的廣告,由此可見馬英九在南台灣的聲名狼藉。

馬英九對國民黨選情產生負面效應最強烈的,還是在台中市。本來,胡志強已經在此執政十三年,也曾中風,夫人傷殘,他早就筋疲力盡,也知道自己已是一張「老臉」,對爭取連任極為不利,因而並不想再選,希望能返回台北,哪怕是出任沒有什麼實權的「監察院長」,也願接受。但心懷「武大郎開店」心態的馬英九,擔心胡志強的「光芒」把自己給比下去,卻寧願失去台中市,也不願胡志強返回「中央」,因而胡志強的要求。而原台中縣的地域,地方派系情況十分嚴重,國民黨中央倘能把準脈,由有能力收編地方派系的人士出馬,如廖了以等,就不會像胡志強那樣選得那麼辛苦,反而還能有很大機會保住台中市,阻遏民進黨「跨過濁水溪」的勢頭。

在台北市,則是另一種形態。民進黨的戰略成功,因為受藍綠基本盤的影響,如果是提名民進黨員參選台北市長,國民黨即使派出阿貓阿狗,都可當選。就算是被視為「權貴」的連勝文,也可低空掠過。而民進黨中央在柯文哲堅持要以無黨籍身份參選的情況下,將計就計,借力使力,假借「兩階段初選」的策略,自己不推出候選人,改為支持柯文哲,而柯文哲又打出「超越藍綠」的幌子,使「藍綠基本盤」失去支撐力。連勝文沒有「泛藍基本盤」的支持,要重演「躺著選也可當選」,已是「門都沒有」。

馬英九的因素,也是台北市泛藍崩盤的主要原因之一。由於他貿然發動「九月政爭」等,導致國民黨內部分裂,連勝文就受到連累。倘在今日,國民黨在台北市和台中市大輸;而同樣因馬英九「武大郎開店」心理發酵而將之強留在新北市的朱立倫大贏,選後黨內「逼宮」的可能性就將會大增。馬英九原來推舉吳敦義及江宜樺參選「二零一六」的規劃就將會被推翻,原規劃將之「鎖死」在新北市的朱立倫,就有機會被黨內多數召喚,代表國民黨參加「二零一六」大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