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党在南台灣選情低迷原因淺析

台灣“九合一”選舉開打以來,國民黨在台灣南部雲林縣、嘉義縣、嘉義市、屏東縣、台南市和高雄市等六縣市陷入苦戰,選情不容樂觀。究其原因,既有“綠大藍小”的基本盤因素,也有馬英九當局施政拖累地方的治理因素,更有國民黨經營基層不力、人才培養欠缺、輔選力度不夠等選舉動員因素。

選情低迷

台南市、高雄市、屏東縣、嘉義縣大幅落後。據10月下旬《聯合報》公佈的民調顯示,現任民進黨籍台南市長賴清德支持度為65%,代表藍營出征的黃秀霜支持度為14%,雙方相差51%;現任民進黨籍高雄市長陳菊的支持度為61%,代表藍營出征的前高雄縣縣長楊秋興支援度為16%,雙方相差45%。據七月份以來TVBS、旺旺中時、台灣指標等多家民調顯示,民進黨籍屏東縣長參選人潘孟安領先國民黨籍參選人簡太郎32%-42%;民進黨籍嘉義縣長參選人張花冠領先國民黨籍參選人翁重鈞27%-37%。

雲林縣、嘉義市異常膠著。在雲林縣,代表國民党參選的張麗善民調一直落後于代表民進党參選的李進勇,但差距不大,且有越來越接近的趨勢。10月下旬《聯合報》民調顯示,張麗善落後李進勇僅1個百分點(30%:31%)。嘉義市是藍營在南台灣唯一執政縣市。近期多家民調顯示,國民黨籍參選人陳以真以3%-9%的微弱優勢領先民進黨籍參選人塗醒哲。

原因分析

嘉義市的小幅領先、雲林縣的有望翻盤,並不能掩蓋國民黨在南台灣實力劇降、版圖萎縮的不利局面。國民黨選情之所以低迷不振,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的原因:

一是受制於“綠大藍小”的選民結構。南台灣是傳統的綠營優勢選區,選民結構呈“綠大藍小”、“綠強藍弱”格局。在2009年“三合一”選舉縣市長部分,南部雲林縣、嘉義縣、嘉義市、屏東縣四縣市共1258742票,國民黨為506151票,得票率40.21%;民進黨為738961票,得票率58.71%,雙方相差18.5%。在2010年“五都選舉”“直轄市長”部分,南部高雄、台南兩市共2581303票,國民黨725367票,得票率28.10%;民進黨1440986票,得票率55.82%,雙方相差27.72%。2012年“二合一選舉”“總統”選舉部分,南部六市選民總數約408.3萬,馬英九總得票數172.76萬票,得票率42.3%;蔡英文225.84萬票,得票率55.3%,雙方相差13%,差距比2008年“大選”(馬英九落後謝長廷2.4%)有明顯擴大。這幾次選舉結果表明,台灣南部呈現“綠進藍退”、“綠漲藍消”的發展態勢,藍綠差距在地方層面選舉中尤為懸殊。民進党在南台灣長期執政,政治操作手法嫻熟,擅長通過激發本土意識、南北矛盾情結誘導民眾,升高藍綠對立,打壓國民党在南台灣的勢力,使得國民黨士氣低沉、版圖日蹙。

二是馬英九當局施政拖累南部選情。由於受到泛綠勢力阻撓、“馬王政爭”引發內部分裂,加之施政團隊失誤頻頻,馬英九當局力推的《兩岸服務貿易協議》、“自由經濟示範區”等不斷受挫。近期島內爆發的系列“食品安全事件”,更讓馬英九團隊疲於應付、備受指責。馬英九施政不力使得泛藍民眾人心渙散、士氣不振,對選舉構成負面影響。有分析人士認為,之所以高雄氣爆事件對陳菊的選情沖擊不大,很大程度上與“食品安全事件”激起民眾對馬英九當局的反彈有關,“食安風暴淹過高雄氣爆”。

三是經營基層不力,基本盤嚴重流失。國民党在失去南台灣大多數縣市執政權後,未能積極佈局、深耕基層,使得南部綠化趨勢愈發嚴重。2008年政黨輪替後,馬英九未能拿出有效對策強化國民黨台灣南部基層實力,反而標榜“清廉政治”,與南部地方勢力切割,使得地方大佬紛紛出走。相反,民進黨發揮地方執政優勢,操作利益交換,收編藍營基層組織和代表人物,嘉義縣陳明文從藍營轉投綠營並幫助綠營在嘉義縣長期執政就是例子。一盈一縮之間,藍營基本盤嚴重流失。台灣三大涉農組織--農會、漁會、農田水利會,原本都是國民黨的樁腳,但在民進黨的綿柔攻勢下不斷松動。在2013年3月農、漁會選舉和今年4月農田水利會選舉中,民進黨搶占了不少席位,僅農田水利會就拿下高雄、屏東等4席會長,雖暫時無法撼動國民黨長期經營形成的優勢地位,卻顯示綠營一再攻城掠地的殘酷現實,為國民黨敲響了警鐘。

四是人才嚴重斷層,缺乏強棒人選。國民黨缺乏戰略性的人才佈局,雖然曾設立培養新人的南部專案小組,卻沒有落到實處,使得南部人才青黃不接,選將乏善可陳。這次“九合一”選舉,高雄市、台南市、屏東縣、嘉義縣遲遲未能敲定出征人選,最後只能由黨中央點名徵召。特別是在台南市,國民黨無人願意應戰,最後不得已推出“政治素人”黃秀霜,試圖通過教育界人脈爭取中間選民,“在台南創造奇跡”。但在台南藍綠實力懸殊、賴清德政績突出的背景下,黃秀霜努力製造議題卻炒不熱選情,選戰完全失去懸念。賴清德提出“不中斷市政”、“不設競選總部”、“不插競選旗幟”、“不立選舉看板”及“不使用宣傳車”的“五不”選舉策略,被批態度傲慢,卻也顯示黃秀霜對其構不成威脅。

五是輔選力度不夠,缺乏專業操盤手。與民進黨的巨大實力懸殊,使得國民黨中央未將台灣南部作為輔選重點。尤其在臺北、台中市選情告急,藍綠“決戰中台灣”氛圍不斷升高的情況下,國民黨黨機器在南台灣沒有全面投人輔選資源。國民黨南部縣市黨部政黨角色扮演不力,操盤手法笨拙。個別黨部一直“神隱”,政黨與候選人未能全面“合體”,引發候選人反彈,楊秋興陣營就曾對國民黨高雄市黨部配合不力表示不滿。國民黨製造議題、引導輿論的能力不強,對民進黨參選人弊案、瀆職打擊不力。選舉開打以來,國民黨在張花冠的“縣府環保局勞務采購弊案”等官司、陳菊的“高雄氣爆事件”等議題上火力不足,被民進党成功轉移焦點,喪失打擊對手的良好機會。

國民黨在台灣南部的不利局面不是短期形成的,要想扭轉頹勢也非一日之功。面對南部六縣市選民占台灣總選舉人數三分之一的現實,著眼2016年“大選”,國民黨沒有放棄的理由。在選前有限的時間內,國民党應集中火力保住嘉義市這塊南台灣的根據地,積極輔選爭取雲林縣“綠地變藍天”,全力固樁擴大嘉義縣、屏東縣藍營版圖,炒熱選情保住高雄市、台南市基本盤,避免出現“骨牌效應”,使得藍營不至於徹底潰散,為將來東山再起積蓄有生力量。

(徐步軍/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