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祖開賭計劃或將凍結對澳門威脅解除

「九合一」選舉雖然是台灣地區的地方選舉,但在某個角度上,卻與澳門特區有著一定的關連。那就是連江縣長的選情,五年前參選失利的連江縣立醫院醫生劉增應,今年捲土重來,以四千三百八十五票,即兩千多票的大幅差距,壓倒性擊敗爭取連任的現任縣長楊綏生。由於楊綏生是連江縣前年「博奕公投」的主導者,並催使「博弈公投」以一千七百九十五票同意、一千三百四十一票反對獲得通過,此後又四處奔走,推動馬祖「開賭」;而楊增應則無論是在兩次縣市長選舉中,還是在進行「博弈公投」時,都打出了堅決反對馬祖「開賭」的旗號,因而估計,他在就任連江縣長後,將會消極對待馬祖「開賭」規劃,亦即不會像其前任那樣為馬祖「開賭」而到處奔走,也不會催促「立法院」儘早通過《博弈法》,使得馬祖「開賭」無法可依。或許,在他的未來四年任期內,對澳門博彩業既是挑戰也是機會的馬祖「開賭」議題,將會被凍結,有意在馬祖「開賭」中分一杯羹的澳門博彩業者,尤其是某些賭廳廳主,在馬祖開設賭廳的美夢將會幻滅。

今次「九合一」選舉,其中一項內容是對二十二個直轄市和省轄縣市的縣市長進行換屆選舉。但國民黨卻提名了二十三名候選人,其中同時提名兩位縣長候選人的,就是連江縣。因為歷史及地緣的原因,尤其是馬祖島曾經是與對岸解放軍軍事對峙的前線,也是「八二三炮戰」的重點陣地,因而民進黨根本針插不入,水潑不進,長期以來都是國民黨的「鐵票區」。也因此,每次連江縣長選舉,都是兩個國民黨候選人之爭,而國民黨中央也有信心不會發生「漁翁得利」的狀況,而對兩名登記參選的國民黨員都準以參選,並以黨的名義為其提名,以示公平。在今年九月十四日的國民黨「十九全」二次會議上,馬英九就為二十三名縣市長候選人「棒球手」「發球」,參加二十二個縣市的角逐。這「多出」一名的候選人,就是來自連江縣。除了爭取連任的現任縣長楊綏生外,還有五年前參選失利的連江縣立醫院醫師劉增應,今年捲土重來。

在五年前的縣市長選舉中,楊綏生的主要競選綱領,就是擘劃了在馬祖島開賭的藍圖,保證將會讓縣民們可以過上好生活。這對剛從戰爭廢墟中走出來,生活頗為艱辛的馬祖島民來說,確是充滿誘惑力。而同為國民黨縣長候選人的劉增應,卻反對馬祖開賭。而因已經連任兩屆縣長不能再選,同屬國民黨籍的前任縣長陳雪生(現為無黨籍「立委」),也是反對馬祖開賭,因而支持劉增應,但由於劉增應起步較遲而落敗。

楊綏生當選並就職後,即兌現其諾言,在馬祖進行「博奕公投」,結果「公投」過關。在「公投」的過程中,劉增應和陳雪生都表態反對馬祖開賭。「公投」過關後,兩人雖然表示尊重「公投」結果,但仍對馬祖開賭採較保守態度,因而劉增應在今次縣長選舉中,獲許多反賭鄉親投票支持。

回頭說到楊綏生,兩年前在「博弈公投」獲得通過後,四處活動。除了是促使「交通部」起草《博奕法案》,並由「行政院」送請「立法院」審議之外,還籍著國共兩黨友好的關係,跑到對岸福州市活動,爭取到某些地方負責人應允,把「馬祖博弈特區」擴大為「兩岸博弈特區」,由福建省地方政府釋出七百公頃土地,由開發商在閩江口的琅歧島興建五星級飯店,並在馬祖北竿島興建賭場,未來透過直升機和快輪,讓來自福州、溫州、廈門的遊客,晚上住在琅歧島的飯店,白天透過「小三通」管道,二十分鐘就可以抵達馬祖島的北竿國際級賭場消費。

當時,本欄就為文質疑福建省某些地方負責人的這種做法。僅過八天,二月二十七日,國台辦發言人範麗清就在例行發佈會上指出,大陸明令禁止賭博,《海峽兩岸關於大陸居民赴台灣旅遊協議》附件《海峽兩岸旅遊合作規範》也有明確規定,接待社不得引導和組織旅遊者參與涉及賭博等活動。而在此前,福建省台灣事務辦公也代表福州市政府發表聲明明確指出,「二月二十日,福州市有關部門負責人就馬祖建立博弈特區一事明確表態,我們的法律是禁止大陸居民賭博的,如果馬祖開設這樣的特別項目,我們不可能與之合作和配合,並將依法禁止我們的居民前往參賭。」

就此,楊綏生縣長的「兩岸博弈特區」夢碎。而與此同時,台聲稱要在馬祖島投資六百億元新台幣興建最高級賭場酒店及國際機場的美國懷德集團,其「皮包公司」的真面目也被揭穿。何況,一些台灣學者也指出,即使是懷德集團真的能拿出六百億元,也根本無法在基建設施極為落後的馬祖島,興建最為基本的市政設施,更遑論最高級賭場酒店。因而質疑懷德集團只是意圖以吹噓得天花亂墜的「投資計劃」,騙得賭牌,然後再以此賭牌吸引國際財團出資與其合作。而「交通部」在擬制《博弈法案》的過程中,也並不順遂。即使能送請「立法院」,也必然會遭到把「反賭」視為「神主牌」的民進黨黨團的阻擾。因此,馬祖開賭的議題,一直被擱置,並因為《博弈法》尚未立法,而無法進行賭牌開投。

或許,正因為馬祖開賭的議題遭遇重重波折,讓在「博弈公投」中投了反對票的縣民,擁有了更具正當性的反對理由。而原來支持開賭的部分縣民,也在開賭前景渺茫之下,逐漸失去興趣。因此,在今次「九合一」選舉中,當劉增應再次推出反賭主張,並以「小確幸」為競選綱領時,就獲得大部分選民的支持。

因此估計,劉增應就職後,將會擱置「馬祖開賭」項目。而曾經應前任縣長楊綏生邀請,前往馬祖島考察的正在澳門經營賭廳的閩籍人士,包括閩籍澳門居民和在澳門賭場貴賓廳「搵食」的內地福建居民,其要在馬祖開賭中分一杯羹的美夢,也將幻滅。實際上,楊綏生在「兩岸博弈特區」夢碎及懷德集團淡出後,就把眼光轉移到長期在澳門賭場貴賓廳「行走」的閩籍居民身上去,認為他們在福建、浙江一帶有著極為強勁的人脈關係,而且也瞭解當地的情況,容易融入當地社會,還深諳「遇到紅燈繞道走」、「堤外損失堤內補」的一套,雖然中央政府出面禁賭,但他們也懂得「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一套,運用其他方式躲避。而新任縣長劉增應反賭,這些閩籍澳門賭廳廳主及在澳門賭場活躍的閩籍中介人,也將「馬祖開賭」夢碎。

而也曾進行「博奕公投」但遭否決的澎湖縣,在「九合一」選舉中是由民進黨候選人陳光復當選澎湖縣長。由於民進黨「反賭」,因而即使是《公民投票法》規定的三年內不得就同一議題進行「公投」期限過後,也將不會重啟「博弈公投」。因而威尼斯人和美高梅美國母公司的在澎湖開賭的計劃,也將無了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