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王何賢連遭蔣特暗殺

“影子澳督”

1908年,何賢出生於廣東番禺的一個殷實家庭,16歲隻身闖省城,從糧油買賣的夥計做成掌櫃。在黃金外幣炒買炒賣中,何賢名聲鵲起,成為金融商人。日軍侵華後,何賢輾轉來到香港,後到澳門。

何賢赴澳門次年結識青年才俊馬萬祺,當時馬與“一代賭聖”傅老榕合股經營大豐銀號。後來馬患了肺病,推薦何賢代其打理業務,使何賢很快嶄露頭角,被譽為“能人”,葡人的大西洋銀行也聘其為華人業務部經理。幾年後,在傅老榕被綁案中,何賢斡旋各界救了傅一命,江湖名聲大振。戰亂中,澳門金融起風波,大西洋銀行獲增印澳門幣權卻缺銀幣紙。何賢通過江湖兩肋插刀的朋友,九死一生從香港偷運回一大批銀幣紙。觥籌交錯間,何賢結識澳督等澳葡名流。行走江湖,省港澳華人圈子各派無人不識“賢哥”。

1940年代,日軍占東南亞和香港,澳門四面楚歌。何賢等人冒死到香山縣(今中山市)購糧,組織澳門失業者赴海南做勞工。華人有事,托何賢找澳督;澳門現難題,葡人托何賢相助,“影子澳督”之名始傳開。1945年,國民党軍武裝封鎖了澳門,何賢出巨資收購酒店做虧本生意,為澳門經濟打“強心針”。

暗殺密令

1949年國民黨軍敗退,不少官兵私逃澳門。這些職業軍人有各式精良武器,賄賂澳葡警方。他們打劫、殺人、放炸彈、勒索商人。1954年,澳門不同街道同時爆響4枚炸彈,其中一枚就在何賢寓所後面。

這時,何賢請了黃子雅擔任其貼身保鏢。寓所遭襲後,何賢不斷接到電話恐嚇,函件勒索。黃子雅受命組織了一個私人情報組,專門負責搜集有關危害澳門社會治安或危及個人人身安全的情報,又重金收購黑市武器。

何賢力排眾議,主動靠攏新中國。1955年冬天,何賢應邀回內地觀光。在北京,毛澤東和周恩來都接見了他。何賢運用自己的影響力,使澳葡政府撤銷台灣國民黨當局設在澳門的領事館。對方的密謀暗殺令也隨之而來。

香港遇險

這道密令落在肥佬顏(表面身份是澳門江湖人士,實則是國民黨特務)手上,但很快被何賢的私人情報組偵破,肥佬顏的一舉一動已被密切注視。一天,當肥佬顏返回位於東望洋新街的家時,被埋伏在此的兩名男子阻住去路,先發襲擊。肥佬顏身材魁梧有力,兩男子不是對手。結果驚動員警,將他們全部帶走。後來,何賢親自將兩男子保釋。此後,肥佬顏舉家逃離澳門,到了香港。

一次,何賢友人的兒子在香港結婚。何賢與夫人“四姑娘”應邀出席赴宴。散席後,車回港澳碼頭,黃子雅突然發現肥佬顏正在碼頭附近。黃不讓何賢下車上船,叫司機掉頭,開足馬力離去。

翌日,何賢讓黃子雅再赴碼頭,可特務暗殺行動卻沒有停止。黃是這樣回憶的:我和何賢先生坐小汽車停碼頭,排隊等候過海之際。前面房車忽然駛離行列,另一部貨車閃人。貨與貨的空隙間,我清楚看見一枝狩獵槍,槍管正緩緩向我們的汽車移動。當時,何先生正用打火機點燃含在嘴中的香煙,毫無察覺。情況危急,來不及多說,我只好把何先生推倒,讓他躺在車的座位上,並以我的身體作掩護,同時急忙命司機掉頭,離開險境。

手榴彈炸在腳旁

何賢向來不願插手賭博性質的行業,但1963年,“賽狗”的專營權還是轉給了何賢牽頭的逸園賽狗公司。1966年5月8日晚,何賢參加完酒會後去逸園看賽狗。5月9日淩晨12時30分,何賢離開時開車門,突見一個用報紙包著的小東西迅速朝他滾來。他下意識地准備提起右腳將它踢開,卻聽見紙包內發出吱吱的響聲。白光一閃,轟的一聲爆炸了。有人在現場附近拾得美式手榴彈的破碎彈殼,上面刻著美國製造的字樣。炸彈碎片穿過何賢右腳的鞋進入腳踝,幸無大礙,社會輿論沸沸揚揚。

據說,何賢的私人情報組已經查出作案的歹徒,歹徒是受到了國民黨海外行動組的收買指使。這個歹徒抓起來後,還被押去見過何賢。傳聞說,何賢得知其只為金錢時說:“細佬(小弟),此事不關你的事,你也是受人指使,以後不要再染手。”說罷,掏出幾千元港幣給歹徒,讓他離開澳門,到別的地方去做些小生意,別做害人的事。歹徒感動得痛哭流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