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宋楚瑜互動各取所需有深意

在「九合一」選舉中一直對台北市長選舉不作正式表態的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昨日應邀與台北市長當選人柯文哲會晤。在進行閉門會談一個多小時後,柯文哲公開宣布,他已邀請宋楚瑜出任台北市政府首席顧問,宋楚瑜也愉快地表達接受。而宋楚瑜則透露,他在會晤中,除了勉勵柯文哲效仿鄧小平推倒「兩個凡是(凡是毛澤東作出的決策,我們都堅決維護;凡是毛澤東的指示,我們都始終不渝地遵循)」,台灣也要去掉「兩個凡是(凡是民進黨都是台獨,凡是國民黨都是台奸)」之外,還引用毛澤東《七律‧人民解放軍佔領南京》,建議柯文哲對兩岸關係要正道而行,不要像刺猬;而柯文哲則在一旁豎起大拇指,比出「讚」的手勢。

然而,一些人卻認為,宋楚瑜引用毛澤東這首著名詩作,其實還有更深一層的喻意,那就是要深刻領悟詩中「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的名句,不要只是滿足於台北市長,要像他的前任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那樣,從格蘭凱達大道的東端——台北市政府大樓,走向西端——「總統府」。或許,自稱曾到過大陸十八次,並曾參訪過中共革命聖地延安,對中共發展史頗有認識的柯文哲,領悟了宋楚瑜的暗喻用意,因而呼「讚」,但又不能過早暴露自己的「滄桑正道」大志,因而只是在「天若有情天亦老」的詩意上打兜轉。

實際上,宋楚瑜是要從柯文哲的身上,找回自己曾經想要得到的感覺:自己曾經選過台北市長,更曾兩次單獨選過「總統」,一次與他人搭配選過「副總統」,都因種種主客觀原因而告飲恨。這對曾經叱詫風雲的「大內高手」來說,真乃心猶不甘。現在,從柯文哲所刮起的「超越藍綠」旋風看,也將會有機會以「超越藍綠」的姿態,讓早已厭倦要在國民黨和民進黨兩顆「爛蘋果」中挑選其中一顆不那麼「爛」的蘋果的選民,看到新希望,而以「百萬雄獅過大江」的態勢,將他拱送進「總統府」。而作為其「首席顧問」的自己,也可從中品味「佔領南京」勝利的喜悅,甚至可以「首席顧問」的「合法」身份,享受自己應得而未得的尊崇地位。

因此,當柯文哲說是要邀請他出任台北市政府首席顧問時,宋楚瑜當即拋卻「投鼠忌器」的顧忌,爽快地應允了。當然,由於馬政府和國民黨的民調已經跌至谷底,他即使是與「名白實綠」的柯文哲抱團,也不用再擔心會背負罵名,因而可以公開以至是「招搖過市」的了。現在,他應允出任台北市政府首席顧問,可以彌補他當年因受「棄保效應」而敗選台北市長的遺憾;倘柯文哲未來正面呼應許多支持者的意願,「宜將剩勇追窮寇」,直搗「總統府」,自己作為柯文哲的「首席顧問」,也可彌補當年差點就可當選「總統」的遺憾。

柯文哲邀請宋楚瑜出任其首席顧問,當然也有其密底算盤。首先,自己雖然以高票當選台北市長,但並不等於是自己有多大的管治台北市的能耐,只不過是乘載了選民們怨恨馬政府施政無能及討厭權貴的東風;當自己正式走馬上任,尤其是與選民們的「蜜月期」過後,自己的缺乏行政能力及經驗的弱項就將完全暴露出來,而且更要命的是,自己的滑舌甜言雖然可在選舉期間發揮極大的正面作用,但到正式就任,需要真功夫進行市政管理時,倘再「習慣成自然」地以花言巧語「治市」,恐怕就將自曝其短,被「打回原形」。因此,他極為需要具有豐富行政經驗的宋楚瑜為他「保駕護航」。

其次,在勝選之夜,許多支持者高呼要他參選「總統」,這對他當然是具有極大的誘惑力。但選「總統」不像選台北市長,自己還缺乏全島性的人格魅力;而宋楚瑜則正好能填補自己在這方面的不足。而且更恰逢天時地利的是,台北市「厭惡藍綠惡鬥」的心理,正逐漸向全島蔓延發酵,選民們「選民進黨不放心,選國民黨不甘心」的心理更為強烈。尤其是馬政府的無能,讓人們開始懷念起宋楚瑜當年任台灣省長時的勤政及高效,感到要還宋楚瑜一個公道。但宋楚瑜畢竟已經年過七十,倘再直接參選「總統」可能會部分地抵消正面能量。因此,繼續讓宋楚瑜在自己參選「總統」時出任首席顧問,既可充分運用他的豐富行政經驗,又可適當利用選民們對宋楚瑜的補償心理。說不好就像自己順利當選台北市長那樣,也可以無黨籍的身份,在「總統」大選中通吃藍綠選票。

當然,「針冇兩頭利」,有利必有弊,如果操持失當,或是疏於防範,宋楚瑜與柯文哲的互相利用,可能會適得其反,一拍兩散,甚至是釀成重大政治危機。在柯文哲方面來說,自己的「政治素人」是否能降伏宋楚瑜這個「大內高手」?說不好將會被宋楚瑜反客為主,自己反倒是成了被窮追的「沽名霸王」。對宋楚瑜而言,柯文哲給自己的「首席顧問」,是否只是利用自己的形象聲望,及選民們的補償心理,卻是顧而不問,沒有任何實質權力?

看來,宋楚瑜與柯文哲的互相利用,「好戲」還在後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