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玉蔻參選國民黨主席是為自我炒作?

馬英九辭去國民黨主席後,按黨章規定,必須在三個月內進行黨主席補選。而由於在這「三個月」之內,必須避開農曆春節假期,因而估計將會在一月份的其中一個星期六實施投開票作業,由具黨權的黨員到設置在全島各地的投票站投票,而海外黨員則提前透過通訊投票方式行使黨員的權利。而據最新的消息稱,為縮短黨務空窗期,黨中央將於今日的中常會上核定黨主席補選作業的細則,原則上訂於明年一月十七日投票,十二月十二、十三日領表,十五至十七日辦理參選人登記。

由於以目前的形勢看,在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之前,只要沒有發生不可抗逆的大事,選舉的「鐘擺」都將難以「擺」到國民黨這一邊來,亦即國民黨將難以勝取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因此,新任黨主席屆時為敗選辭職的可能性很高。就此而言,今次補選的國民黨主席,其任期可能只有一年零兩個月,而且將會幹得很辛苦,動輒得咎:改革,將會傷害不少人的既得利益,從而受到圍剿;不改革,被人遭受更多的黨內外人士及媒體尤其是名嘴痛罵,因而將是左右為難,並很辛苦。

在此情況下,除非是懷有崇高的理想,為了挽救自己的黨,促使其重振輝煌,並爭取長期執政,維護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利益,從而願意做照亮別人燃盡自己的蠟燭,或是懷有個人政治目的,意圖利用黨主席的特權和資源,成就自己的願景,或就是為了提高自己的知名度,一般的政治人物,都將會愛惜羽毛,不會在目前對自己發展前景最為不利的時機去參選黨主席,而是待到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大局已定之後,才徐圖打算。

但仍會將有人甘願冒這個政治風險。因為除了在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日新任「總統」就職之前(倘國民黨仍能勝取「二零一六」,這個期限還可延伸),國民黨主席仍是執政黨的領袖,擁有許多政治資源,可以滿足自己的虛榮心之外,還因為黨主席擁有對二零一六年「總統」和「立委」選舉候選人的提名權,這種權力的誘惑力,真是太大了。

因此,仍將會有人參選,但大多是一些根本沒有資質參與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者。而人們所期待的朱立倫、吳敦義、胡志強、郝龍斌等,卻可能會躊躇不決,或是在黨員們起哄力拱之下,才會被動地參選。

令人不會感到意外的是,周玉蔻昨日上午在其住所門前舉行記者會,宣佈要參選國民黨主席。她發表聲明聲稱,她要找回國民黨的良心,請國民黨白色力量站出來,支持素人參選黨主席。但根據《中國國民黨黨章》規定,必須曾任中央委員或中央評議委員者,並經具黨權的黨員百分之三以上(約一萬一千二百人)連署,才可以申請登記為黨主席選舉候選人,因而周玉蔻目前並不具有參選資格。對此,她再次發揚其勇於批評的風格,批評國民黨現行主席選舉辦法限制少數人才能參選,又有連署門檻,既反民主也反潮流。因而她呼籲今日舉行的國民黨中常會立即修改主席選舉辦法,開放讓所有黨員都可以登記參選。她還透露已經委請某位中常委將於今日中常會中提案。

周玉蔻的這個說法,令人感到啼笑皆非。因為她既然作為每日月旦時事的名嘴,也作為自稱「資深」的國民黨員,應當明瞭國民黨黨章的有關規定,而不是「亂噏廿四」。實際上,《中國國民黨黨章》第四十二條規定,黨章修改之權屬於全國黨員代表大會,修改程序有三種,其一,由「全代會」代表十分之一提議及會議出席代表三分之二決議,才可修改;其二,由中常委會議決議,擬訂「黨章修訂案」,提請「全代會」討論,經會議出席代表三分之二決議,才得修改;其三,由「全代會」主席團會議提議,擬訂「黨章修訂案」,提請「全代會」討論,經會議出席代表三分之二決議,才能修改。因此,中常會並不具有修改黨章的權力。周玉蔻的這個說法,再次暴露了她「知少少,扮代表」,好亂發言的本色。

實際上,今年以來,周玉蔻就充分發揚了這種本色,可說是出盡了風頭。她的「每週一爆」、「每日一批」連勝文,直是「攪得周天寒澈」,令人側目。其實是運用社會公器,進行挾私報復。——多年前周玉蔻曾引用一位媒體人的書籍,影射連戰三次赴瑞士洗錢;連戰就此提起訴訟,後來法院判決她敗訴定讞,須登報道歉。 對此,她忿忿不平,因而籍著主持電子媒體節目及在電子媒體擁有專欄陣地的有利條件,以「每週一爆」、「每日一批」來痛擊連勝文。如果說,在國民黨進行台北市長初選之前,周玉蔻批評連勝文,還可說是黨內言論自由的話,那麼,在國民黨已經決定由連勝文出選台北市長之後,她作為國民黨員卻仍然繼續批判連勝文,就等於是與黨中央過不去,有偏幫敵營之嫌了。但她仍然不以此為恥,反而還得意忘形。因此,有黨員提議黨中央開除她的黨籍。不過,也有傳說,她是奉金溥聰之命而為之,因而才有恃無恐。

最令人感到納悶的是,蘇起的《兩岸波濤二十年紀實》一書中,被視為「曖昧」地指責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向對岸出賣情報」一事,在舉行新書發佈會後的十多天內,都沒有人注意到這個細節,但後來卻有「有心人」複印了這一頁,並在關鍵的段落用熒光筆註明,送給了周玉蔻,讓她又擁有新的「打連猛料」。

作為外省籍軍人後代的周玉蔻,政治立場反復多變。在國民黨李登輝執政時,挺藍色彩鮮明。二零零零年陳水扁上臺後,其政治立場明顯改變,投入泛綠陣營,加入「獨派」台聯黨,並主持多個偏綠政論節目,在節目中痛罵國民黨。二零零六年,台聯黨提名周玉蔻代表該黨參選臺北市市長,但她在獲得台聯黨內提名之後,卻主張支持第三度罷免時任「總統」的陳水扁,並攻擊與台聯黨同屬泛綠陣營的民進黨臺北市長參選人謝長廷因而遭台聯黨開除黨籍,但她並未因此而退出選舉,但只獲得三千三百七十二票,連人家的「零頭」都不夠。馬英九上臺後,她的政治立場又改挺藍,並在多個偏藍政論節目高談闊論痛罵民進黨,還申請恢復國民黨黨籍,因此被人稱為「政壇變色龍」。現在,她要參選國民黨主席,究竟是為了救黨,還是為了毀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