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否在內地再造一個橫琴校區式的澳門?

澳門中聯辦主任李剛在接受內地媒體採訪時指出,澳門土地狹窄、發展空間小,單在澳門不行,「要走出去,到內地再打造一個澳門」,「支持澳門在內地創業,再打造一個澳門,對特區的繁榮穩定非常有幫助」。

從李剛主任這番話中,我們可以品味到,中央政府是充分了解到澳門特區發展所遇到的瓶頸困境,並正在想方設法,竭盡全力,力圖協助澳門特區解決這個瓶頸困境,讓澳門特區獲得更大的發展空間,以爭取更大的發展成就。這既是為了「澳門的明天更好」,更好地落實中央所賦予的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定位,讓居民享受到更高品質的生活,也是為了讓澳門特區的「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事業具有更大更好的發展迴旋空間,從而向全世界證明,「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是解決中國歷史遺留問題的最佳方式,具有無可置疑的正確性、正當性和必然會成功。對中央政府的誠意和良苦用心,六十萬濠江兒女心領了。

但在目前的時空背景及現成制度環境的制約之下,「走出去到內地再打造一個澳門」,就只能是在橫琴新區、廣州南沙新區、中山翠亨新區,及江門大廣海灣經濟區等地,劃出一塊專供澳門各行業使用的區塊,形成「×澳門經濟合作區」集中發展。否則,倘是分散零碎的話,就不能算是「再打造一個澳門」。

但嚴格地說,這還不能算是「再打造一個澳門」。這是因為,由於這些「×澳門經濟合作區」,是實行內地的政治、經濟及社會制度,因而不能算是「一國兩制」條件下的「澳門新區」。在當地生活的澳門居民,未能像澳門特區內的澳門居民那樣,享受澳門特區所實行的政治、經濟及社會制度。在當地生產的產品及從事第三產業服務所形成的產值,並不能劃歸澳門特區的「GDP」帳內,其賦稅也不是由澳門特區政府徵收,對澳門特區落實貫徹「經濟適度多元發展」沒有多少幫助。而一些按照《澳門基本法》第五章有關以「中國澳門」的名義參加《世界貿易組織》、關於國際紡織品貿易安排等有關國際組織和國際貿易協定,包括優惠貿易安排;出口配額、關稅優惠和其他類似安排;根據當時的產地規則可對產品簽發產地來源證;……等的規定,就不能適用。其意義,與當年改革開放初起時,澳門居民到內地的經濟特區或其他地區投資設廠,沒有什麼差別。

因此,倘是再打造一個具有「一國兩制」意義的「澳門新區」,最適當的辦法,還是像澳門大學橫琴校區的模式那樣,實行澳門特區的法律制度及政治、經濟和社會制度。這樣,這個「澳門新區」所生產的產品,無論是由其形成的「GDP」還有所產生的賦稅,就都歸入澳門特區的賬冊內;當然在出口時,可以享受《澳門基本法》所規定的優惠貿易安排,出口配額、關稅優惠,及簽發產地來源證等優惠待遇。而澳門居民在這裡生活,就與他們在澳門特區生活的方式及形態一模一樣,包括可以訂閱港澳台出版的報紙,可以自由上網,可以充分享受《澳門基本法》所賦予的各種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包括依法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等。甚至特區政府相關部門還可以在社區進行選民登記等民政管理,及在此設立投票站等。

這就需要一定的條件,如澳門大學橫琴校區那樣,在地理環境上靠近澳門特區,並以特別通道與澳門特區相連接;由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在此地區實行澳門特區的法律制度等。而從目前的條件看,符合這樣的條件的當然是橫琴。那就是在澳大校區的基礎上,增劃一副更大面積的地塊,以租賃方式提供給澳門特區,並與內地進行封關區隔,並以特別通道與澳門特區相連接,不向內地開放。

不久前行政長官崔世安提出的向橫琴租賃十平方公里土地,以解決澳門居民「上樓難」問題的設想,可能就是計劃採用澳大橫琴校區模式。後來廣東省長朱小丹所說的將於橫琴建立的十平方公里土地是「澳門產業園區」,而且還需要填海,卻與崔世安的設想有較大的距離。因而就與部分澳門居民在內地居住的情況沒有什麼不同,談不上協助澳門居民「紓解上樓難」。

而由於澳門並非是一個政治城市,澳門居民中所滋生及發酵的民怨,並非出自對政治議題的追求,而是對民生議題的不滿,尤其是在「上樓難」的問題上。因此,還得另辟蹊徑,「東方不亮西方亮」,一是繼續直接向中央提出土地擴容要求,二是繼續向中央要求海域管理權。只要擁有了海域管理權,就可以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域管理法》的規定,自行決定填海規劃,而無需再向珠海申請。而從澳門周邊海域的地理形勢看,路環以南的廣袤海域,可以進行填海工程。以今日的工程技術,完全不成問題。三是向中央申請在規劃面積有三十平方公里的珠海西區的「鶴洲南」海灘自行填海,並以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決定,對其採用「澳大橫琴校區模式」,實行澳門特區的法律。澳門特區與該「澳門新區」的交通連接,可以用約二十公里長,穿越橫琴的高架橋或地下高速公路及輕軌來實施,中間途徑的地方不設開口,從而保證「一國兩制」不受互擾。而二十公里的高速公路或輕軌,運行的時間也只不過是十多分鐘,來往也就十分方便。這就令澳門特區有充份條件,在此興建公屋及各項設施,尤其是有利於開設可以落實貫徹「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文化創意產業等各種行業。

從中央政府加大「老虎蒼蠅一起打」的力度的情況看,我們已經不可指望中央政府對澳門回歸十五週年送上的「大禮」,是進一步開放「自由行」等有利於博彩業發展的措施;而從中央政府希望能進一步鞏固發展澳門特區的和諧社會態勢,以向香港特區及台灣地區作出示範,及向全球證明「一國兩制」的成功實踐的意圖看,習近平主席來澳出席慶祝澳門回歸十五週年大會暨第四屆特區政府就職儀式,並主持第四任行政長官崔世安宣誓就職時,有可能宣布向澳門特區送出的「大禮」,就極有可能是屬於民生範疇,例如幫助澳門特區解決「上樓難」問題所需的土地問題。

因此,我們衷心希望,李剛主任所說的「再打造一個澳門」,會有更深一層的意境,那就是中央政府答允特首崔世安的「十平方公里土地」請求,倘能更進一步,將在此土地實行澳門門特區的法律制度,那就將是「喜大普奔」,「習大大」和中央政府的恩情,永遠銘記在六十萬澳門居民的心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