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立倫參選國民黨主席擺出改革姿態

朱立倫昨日在臉書上貼文,宣佈參選中國國民黨主席,並委託其在競選新北市長連任的競選總幹事,曾任國民黨新北市黨部主委的江政彥前往國民黨中央黨部,領取參選表格並繳交了二百萬元新台幣保證金,完成領表手續。相信,他要徵求一萬零六百位黨員連署,是「話咁易」,必定能夠成為黨主席候選人。郝龍斌由於將要卸任台北市長,胡志強則爭取連任台中市長卻落選,而成為「陽春副主席」,因而都有意參選黨主席,胡志強還曾說過「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辭」;但胡志強昨日在北上與朱立倫會面之後,已宣布棄選;至於郝龍斌,則表態支持朱立倫參選黨主席,一般被理解為也將棄選;因而即使是符合參選資格的李新等人,能夠繳交二百萬元而成為候選人,也將會形成實質上的單一候選人參選,朱立倫在黨內充滿悲壯氣氛之下,將能以高票當選。

朱立倫在臉書的最後一段說,他感謝新北市民給他再一次的機會,他非常珍惜,未來四年他會做好做滿,不會參選二零一六年的「總統」。這出於兩個原因。其一是在主觀上,因為馬英九擔心他將會坐大,並阻礙由吳敦義「接棒」的計劃,因而迫使他回守新北市後,使他被迫作出成功當選連任新北市長後將會幹完四年任期的諾言;他作為政治人物,「牙齒當金使」,必須兌現諾言,不能像馬英九、宋楚瑜、謝長廷等政治人物那樣,說不選又參選,折損自己的政治公信力;其二是在客觀上,他應當是已經估量過,從「九合一」選舉後的最新政治態勢看,他倘在二零一六年參選「總統」,在目前的政治態勢下,能夠成功當選的難度極高,倒不如退一步海闊天空,愛惜羽毛,再等四年,或屆時因為蔡英文不承認「九二共識」,弄到兩岸關係緊張而導致台灣經濟狀況更糟糕,才乘機衝擊「二零二零」,為國民黨奪回政權。反正,屆時他也只是五十九歲,還正是適當年齡。當然,他在爭取連任新北市長中,僅以二萬多票驚險當選,在面對實力較弱的對手游錫堃,,未能達到原先預計的大贏二十多萬票,屬於「雖贏實輸」,無法形成挾勝選餘威「一鼓作氣」攻頂「總統」大選的氣勢,也是他棄選「二零一六」的考量原因之一。

朱立倫的宣布參選國民黨主席,除了是有三十多名國民黨「立委」連署,使他感受到黨內的期盼和重托之外,可能更是出於挽救國民黨的責任感。實際上,他在臉書中的帖文,就以《找回創黨精神 和人民站在一起》為題目,並聲言他作為有三十幾年黨齡的資深黨員,對國民黨有感情;而生活在這塊土地上五十多年,他對臺灣有牽掛。即使眼前艱難重重,都不應退縮。可以輸掉一場選舉,不能輸掉一整個世代,唯有勇於承擔,大破大立,國民黨才能再起。國民黨必須找回國父所追求民有民治民享的精神,讓公平正義的社會,新的進步主義能夠在臺灣推動。

朱立倫在臉書中,對國民黨在「九合一」選舉中慘遭敗績的原因,作出了深刻的檢討。他指出,經濟與兩岸本來是國民黨的優勢,但執政六年多來,民眾卻普遍感受到荷包縮水,財富分配嚴重不均。失靈的市場經濟與失能的政治體系導致執政黨必須付出慘痛的政治代價。兩岸交流和平互利本是民眾所期待的,但因分配的扭曲,特權的疑慮,加上少數台商回台後的惡劣行徑,加深了人民對國民黨的不滿。近年來的高房價,十二年國教爭議,食安事件等,更讓民眾不安,喪失對政府的信心。真是句句「有刺」,鞭鞭有力,無情地鞭撻馬英九,既是說出了廣大國民黨支持者的心聲,也是為自己受到馬英九壓抑的抑鬱心情吐一口氣。

朱立倫對自己能夠當選國民黨主席後的作為,提出了幾點重要的改革期許,包括「修憲公投」以「內閣制」取代現行的「雙首長制」,降低投票年齡到十八歲;降低政黨門檻到百分之三;推動不在籍投票及檢討「單一選區兩票制」等。此外,他在回答記者詢問時,還表示國民黨必須處理好黨產,及國民黨內也應來一場「太陽花學運」。這其中,「修憲」、「內閣制」、十八歲具有投票權、不在籍投票、檢討「單一選區兩票制」等議題,是屬於全民性的「憲制」範疇,牽涉面極大,要推動也將較為困難,而且最快也得到二零二零年才能付諸「公投複決」,因而無法在朱立倫的國民黨主席任期內(按常規是補足馬英九尚未完成的兩年多,在爭取連任四年,共六年多;倘二零一六年國民黨敗選「總統」,黨主席引咎辭職,那就只得一年多任期)完成,但只要能打開一個頭,就將能順勢完成。而處理黨產及黨務改革,則是屬於國民黨的「家內事」,完全可以「操之於我」,但估計也將會遇到黨內既得利益勢力的抵制以至反抗,並不易為之,這就要端看朱立倫的決心和魄力。

其實,其中一些改革議題,如十八歲投票權等,是民進黨早就提出的;而檢討「單一選區兩票制」,及降低政黨門檻至百分之三,則是親民黨等小黨在爭取著的,因而估計將會受到歡迎,或許這正是朱立倫要既為國民黨也是為自己開闢票源的策略。當然,由於其中一些議題,如十八歲投票權,對國民黨自己就很不利,修改「單一選區兩票制」也未必有利於國民黨,因而或將會在黨內受到抵制。實際上,低票年齡為十八歲,雖然這是全球的趨勢,但卻有利於民進黨,這反而折射率朱立倫的大公無私,表現出風度。

台灣七次「修憲」後,將政治體制定位為「雙首長制」,但實際上卻變成了「總統制」,「行政院長」只是「總統」的大幕僚,因而容易形成「總統」的專權,從陳水扁到馬英九,均是如此。倘能改為「內閣制」,「總統」就將回复其「虛位元首」的定位,這當然是好事。不過,似乎又蘊含著要為未來的民進黨籍「總統」「裝彈弓」之意,提前削弱有可能會在二零一六年沐猴而冠的蔡英文。

國民黨的黨產,本來早就應該處理,實際上國民黨作為一百一十年的老舊機器,曾經長期推行黨國一體政策,並在接收日偽財產時黨國不分,存在著國產就是黨產的流弊。而國民黨豢養了一大群黨工幕僚,也需要大筆黨務經費運用。而對比民進黨,黨務經費主要依靠政黨選舉補助金,及政黨捐款,因而就顯得不公,惹起各方批評。馬英九在參選黨主席時,曾聲明當選後將會黨產歸零;但後來卻拖拖拉拉,一直沒有認真處理。現在朱立倫敢於站出來宣示處理黨產,倘果真實行,就將是大公無私,有利於其未來參選「總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