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立倫參選宣言的「戲肉」在於「內閣制」

國民黨補選主席的領表登記作業已於前日結束。盡管有多人前往領表,但除朱立倫一人是符合法定資格及繳交了二百萬元作業金之外,其餘聲稱要領表者,有人雖然符合資格但卻沒有繳交作業金,有人雖是國民黨員但不符參選黨主席必須是中央委員或中央評議委員的要件,甚至還有人連國民黨員也不是,都不符合參選資格或要求,因而已經確定是由朱立倫一人同額參選,篤定當選。現在差別是,是否會有黨員認為「反正已經當選,差我一票沒關係」而不參加投票,導致投票率不高,致使朱立倫的這個新科黨主席的低氣不足。因此,國民黨中央及朱立倫本人,緊接下來的工作,就是要設法提高投票率,以體現國民黨雖然遇到挫折,但並未氣綏,仍將團結一致,眾志成城,謀求再起。

這幾天,很多人對朱立倫參選黨主席的議論,都是圍繞著他在參選宣言中所說的二零一六年不選「總統」而兜轉,認為他是「很狡猾」,為了愛惜羽毛而避免與蔡英文硬碰,表面是迎合馬英九的「接棒計劃」,其實是讓吳敦義去跳火坑。但反過來看,倘若吳敦義輸了,他這個作為總操盤手的黨主席,是否也應為敗選而引咎辭職?倘答案是肯定的話,同樣也是折翼斷翅,又如何能保存羽毛?

其實,朱立倫的真正「狡猾」之處有二。其一是提出降低投票年齡,及檢討「單一選區兩票制」,還有降低政黨「門檻」至百分之三等屬於「修憲」範疇的議題。這些看起來對國民黨選情頗為不利的提議,但卻可令國民黨獲得勇於改革的讚譽,改善其遭到批評的形象,並可丟「立委」及其他公職選舉之「卒」,保「總統」選舉之「帥」,在「總統」選舉中,獲得年輕選民和不參加「總統」選舉的小型政黨的支持。

實際上,在「太陽花學運」後,過去對政治冷淡,不出來參加各類公職選舉的年青人尤其是「首投族」,在今次「九合一」選舉中卻踴於投票,甚至有公民團體籌款,幫助在台北市和新北市打工的青年集體乘車返鄉投票。如果投票年齡再降低兩歲,雖是符合國際大趨勢,但卻可能會讓國民黨在各項公職選舉中的得票率再度降低;而廢除「單一選區兩票制」後,將會打破國民黨和民進黨對「區域立委」選舉的壟斷,小型政黨也有機會獲得議席;至於將政黨「門檻」降低至百分之三,就既可讓小政黨可獲分配「不分區立委」議席及領取政黨選舉補助金,那就必然會從國民黨和民進黨的手中,奪走部分「不分區立委」名額。但「除笨有精」,國民黨雖然在「立委」及其他公職選舉中流失得票率及議席,卻將會在「總統」大選中,得到不提名「總統」參選人的小型政黨及青年選民的好感和支持。

其二是提出「內閣制」。這既有戰術上的考量,也有戰略上的謀劃。實際上,「內閣制」在戰術上,將會當即達致以下兩個效果:一、博得對馬英九執政無能反感的民眾的支持。由於實行名義上的「雙首長制」,實質上是「半總統制」,作為「總統」的馬英九權力很大,卻是有權無責,無須向任何憲制權力機關負責,從而糟蹋了大好機會,導致台灣民眾怨氣沖天,因而推出削弱「總統」權力的「內閣制」,等於是向馬英九的間接抗議。二是「火力偵察」不久前還在高唱「內閣制」的民進黨的態度。果然,曾經提出要「修憲」推動「內閣制」的蔡英文,卻因為最有可能在二零一六年當選「總統」,昨日就反口了,以「工程浩大」而表質疑,而且還由民進黨智庫民主憲政小組召集人游盈隆出面,批評朱立倫的「內閣制」主張是「未有深思熟慮」,等於是否定。這就把民進黨的咀臉暴露了出來。

奇怪的是,曾經六次主導「修憲」,推出「雙首長制」的李登輝,卻贊成朱立倫推動「內閣制」,難道他也是從「不屑」馬英九的角度,來否定自己當初的「修憲」主張?

至於在戰略上,在明知國民黨獲得二零一六「總統」大選勝選難度很高的情況下,提出「內閣制」,就是要剝奪蔡英文的權力。

實際上,「內閣制」所指的「內閣」,在英文裡就是「政府」(Government)。實行「內閣制」國家的內閣,通常是由國會內的多數黨,或少數幾個黨聯合起來過半,組成「內閣」。通常都是由多數黨的領袖出任「內閣首相」,也有的國家稱為總理;內閣其他成員,是由首相挑選並任命,但如果是多數黨聯合組閣,內閣成員就會考量到每個黨的勢力分配。內閣成員原則上都必須具備國會議員的身份,因而「內閣制」並沒有堅持嚴格的「權力分立」原則,行政權與立法權是合一的。

這樣,就將改變目前「總統」有權無責,「行政院長」只是「總統」的大幕僚長,有責無權的現象。比如,倘若現在就實行「內閣制」,由於國民黨「立委」議席過半,因而可以自行「組閣」,由黨魁出任「行政院長」,並由其挑選及任命各部會首長。而「總統」只是一個「虛位元首」,負責內外禮儀等方面的職能。

但由於實施「內閣制」就必須先行「修憲」,而在廢除「國大」後,「修憲」的程序複雜得多,必須由四分之三「立委」通過並提出「修憲案」,再交由全民「公投」複決。因而根本不可能是在馬英九的「總統」任內進行,這就決定了對馬英九的威脅性倒是很低,反而是針對極為可能會在二零一六年當選「總統」的蔡英文。

也就是說,在二零一六年的「總統」和「立委」選舉中,倘若能趕得上對「修憲」進行「公投複決」而實行「內閣制」,也倘若國民黨仍然能掌握過半「立委」議席,或是雖未過半卻是最大黨,可以聯合其他志同道合的小黨,湊成過半議席,聯合組閣,朱立倫就可出任「行政院長」,從而架空蔡英文。

這也正是曾經鼓吹「內閣制」的蔡英文,現在卻有所質疑的根本原因了。朱立倫看穿了她的「心病」,說是不會在二零一六實施「內閣制」,實際上也來不及,因為即使是「立法院」能夠及時提出「修憲案」,也需進行為期六個月的全民討論,隨後在三個月內舉辦全民「公投」複決,因而絕對趕不上在二零一六年與「總統」大選或「立委」選舉捆綁在一起進行,而是著眼於二零二零年。但問題是,其一、民進黨必會以霸佔主席台等手法,造成「修憲」無法成案;其二、即使能成案,並經全民「公投」複決通過,而倘朱立倫有機會在二零二零或二零二四年當選「總統」,「內閣制」就反成為束縛自己的繩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