府黨難免會有衝撞王郁琦選邊準確

朱立倫前日攜十萬零六千八百份黨員連署書,繳交給國民黨中央黨部,完成了黨主席補選登記手續,成為唯一參選人,將篤定當選。這十萬多份連署書,不但是國民黨主席選舉辦法規定的一萬零六百票的整整十倍(刻意為之?),而且也比馬英九過去三次參選黨主席所繳交的黨員連署書過去三次參選黨主席時,所繳交的連署書(二零零五年八萬多份,二零零八年九萬二千多份,及二零一三年七萬九千份)都還要多,展現了他在基層的人氣及實力,比馬英九還要高和強。

馬英九首次及第二次參選黨主席之時,正是其人氣如日中天之際;而朱立倫則是剛在「九合一」選舉中,以高於其對手游錫坤二萬多票「慘勝」得以連任新北市長,得票實況遠低於國民黨新北市黨部估計的超逾游錫坤三十多萬票,及朱立倫競選總部自己所預測的二十多萬票。不知是否朱立倫為了彌補以至掩飾自己在登記參選國民黨主席時的「政治含金量」,與馬英九相比而呈現嚴重不足的宭況,而刻意衝高黨員連署書的數量?當然,也有人認為,這也折射了朱立倫在基層的人氣及實力,確實是比不接地氣的馬英九要高得多。實際上,據說在朱立倫決定投入黨主席補選後,獲得基層熱情迴響。儘管連署「門檻」不高,朱陣營相當低調,並未特別設定連署目標,但不少「立委」、議員和基層黨員自發性發動連署,雙北連署均突破一萬份以上。這充分反映了廣大基層國民黨員,已經把帶領全黨浴火重生的希望,寄託在朱立倫的身上。

即使這樣,也惹來朱立倫要與馬英九「拼比高」,及將來「總統府」與國民黨中央黨部之間將會「不對盤」甚至是衝撞的議論。其實,未來即使是會發生這種「不對盤」的狀況,也毫不出奇。國民黨早就需要進行徹底的改革,但卻並非是由金溥聰出任秘書長時的那種閉門造車、一廂情願式的改革,而是熟悉基層情況,了解黨員需要,上連黨中央戰略意圖、下接地氣,順應形勢潮流的改革,因而朱立倫在主持黨務及領導全黨進行改革的過程中,必然會與「馬金體制」的思維定勢及處事方式出現落差,甚至是發生衝撞。

何況,既然國民黨已經衰敗,黨內士氣潰散,為了挽救黨就非改革不可。黨內外也響澈改革呼聲,朱立倫就正是乘著這股呼聲而參加黨主席補選的。可以說,朱立倫參選黨主席並非是為了貪圖坐到那把交椅時頭上的「光環」,也並非是為了掌握「總統」參選人和「不分區立委」參選人的提名權,及「區域立委」參選人的協調權,而是為了盡一個資深黨員的義務和責任,帶領全黨找回創黨精神,從而走出低谷,浴火重生,重振輝煌,並讓人民感受到國民黨是追求民有、民治、民享,及自由、民主、均富的政黨,一切以人民為本,與人民站在一起,爭取重新獲得人民的信任。。這當然就需要進行黨務改革,大動手腳,甚至衝擊「馬金體制」的一些滯後和守舊做法。有爭論並非壞事,問題是能否從爭論中澄清是非,達成共識,推動前進,跨上新台階。實際上,民進黨成立後的前十多年,就是在內部的不斷爭論中成長壯大起來的。

在朱立倫進行黨主席補選報名登記時,有媒體詢問他會否舉辦國共論壇和進行「習朱會」;而朱立倫則表示,兩岸關係必然朝向和平路線,不管由任何人或政黨執政,都會是同一個方向,更何況國民黨長期以來推動兩岸和平、開放、互利,;但他也強調,在和平互利的狀態下,所謂的紅利,不能由少部分或特權存在,須重視公平分配,照顧受害的一方。至於他本人是否親自出席國共論壇,則要等他一月十七日選上黨主席之後再說。不過他又強調,兩岸關係的發展一定會繼續推動,所有必要的會議、論壇,該舉辦的一定會舉辦。

從連戰、吳伯雄出任黨主席時,積極參與國共論壇的活動,而朱立倫自己也曾以國民黨副主席的身份到福建參加並主持國共論壇的情況看,他一定會以國民黨主席的身份出席國共論壇。他的條件比馬英九要好得多,因為他只是地方行政首長,不受那些清規戒律的限制,而且他本人對兩岸交流和國共合作的態度,就比馬英九正面及積極得多。現在他沒有正面回答媒體的詢問,只不過是尚未具有黨主席的身份,但他的一句「所有必要的會議、論壇,該舉辦的一定會舉辦」,及「一月十七日選上黨主席之後再說」,已見端倪。

前幾年馬英九在評估是否進行「習馬會」或「胡馬會」時,有一個考慮因素,就是會否對國民黨的選情造成負面影響。而現在國民黨慘敗「九合一」選舉,其底氣已經低到不可能再低,因此也就無須再擔心將會影響其選情了。相反,說不好還將是促成國民黨翻身的契機,證明只有承認「九二共識」的國民黨才能處理好兩岸關係,才能維護台海和平,而否認「九二共識」,或是咋傻扮懵「不懂九二共識」的柯P,都恰好相反。「習朱會」將有利於台灣民眾重振對國民黨的信心。

或許,正如前述,未來馬英九領導的政府的公權力層面,和朱立倫領導的執政黨的黨務層面將會發生保守和進取、因循與革新的矛盾。因此,昨日「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審查陸委會與海基會明年度預算,民進黨「立委」陳其邁就質詢陸委會主委王郁琦,未來倘若馬英九與朱立倫意見不同時,王郁琦要聽誰的?王郁琦則回答說,盡量溝通協調,他是政務官員,當然是聽馬英九的,但這情形基本上是不會發生的。

民進黨這是其見縫插針的伎倆再現,朱立倫尚未上任就拿尚未發生的府黨矛盾大做文章。但就角色定位來說,王郁琦「當然是聽馬英九」的回答,並沒有逾軌,也沒有錯。

還分兩方面說。其一、「憲法增修條文」及相關法例規定,「外交」,「國防」兩岸關係及其他有關「國家安全」事務,由「總統」直接統領,因此「外交部」、「國防部」、陸委會等部門,雖然屬於「行政院」的編制,但只是象徵式的,實質上由「總統」直接領導。因此,王郁琦說他聽馬英九的,是準確的。

其二、從台灣地區的政治形態看,所有政黨無論是執政黨還是在野黨,都只是一個人民團體,在《政黨法》未立法前,受《人民團體法》規範。因而即使是執政黨也須黨政分家,政務官和黨工各自為政,不能混淆。既然如此,只是「普通黨員(沒有黨職)的王郁琦,在政務問題上,當然是不會聽黨主席的。

這並非因為王郁琦是馬英九的親信的緣故,而是要謹守黨政分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