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真學「習」,積極推動經濟適度多元發展 認真學「習」,積極推動經濟適度多元發展

習近平主席在慶祝澳門回歸祖國十五週年大會暨澳門特區第四屆政府就職典禮上的重要講話,對澳門特區提出的四點希望,其第二點是「繼續統籌謀劃,積極推動澳門走經濟適度多元可持續發展道路」。習近平主席指出,這些年來,澳門經濟社會快速發展,同時一些長期形成的深層次矛盾也隨之顯現,發展面臨的風險有所積累。要放眼世界、放眼祖國、放眼未來、放眼長遠,合理制定澳門發展的思路和藍圖,推動澳門經濟社會健康發展。為此,習近平主席要求澳門特區要善於從長計議,抓住國家全面深化改革的重大機遇,圍繞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臺」的發展定位,推動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可持續發展。這是關係澳門居民利益的大事,也是關係區域發展乃至國家發展的大事。要做好頂層設計,制定具體推進的步驟和措施。要堅持提升自身發展素質能力和加強區域合作「兩條腿」走路。一方面,要以更大勇氣和智慧破解發展難題,加強和完善對博彩業的監管,積極培育新的經濟增長點,不斷推動經濟適度多元可持續發展取得實質性成果。另一方面,要用好中央支持澳門發展的政策措施,深化同祖國內地特別是同廣東省和泛珠三角地區的合作。在區域合作中拓寬澳門發展空間,增強澳門發展動力,努力實現與內地共同發展、共同進步。

澳門回歸以來,歷任國家領導人在接受澳門特區行政長官述職,或是訪問澳門,或是在全國「兩會」的期間,所發表的講話,都強調澳門特區必須「居安思危」,不要把全澳經濟發展的「雞蛋」,都放在博彩業這個「籃子」中,以利於分散風險。尤其是五年前習近平以國家副主席及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身份訪問澳門時,更是針對當時發生國際金融危機的情況,勉勵特區政府和澳門各界齊心協力應對國際金融危機的沖擊和影響,化危為機,使澳門的經濟和社會更繁榮穩定。在「有辦法」的各種應對措施中,就有一項是澳門經濟發展及財政收入必須避免對博彩業的依賴,而是促進各業經濟的均衡發展。

為此,中央在「十一五」規劃和「十二五」規劃中,都對澳門特區的經濟結構,定位為促進經濟適度多元發展,並要求澳門特區建設「世界旅遊休閑中心」及「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臺」。為此,中央對澳門特區落實執行上述任務,提供了各方面的有力支援和保障,包括將「APEC」旅遊部長會議安排在澳門特區舉行,委託澳門特區舉辦「中國與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並將其秘書處安排在澳門,還委任澳門居民出任其重要職務等。

要說澳門特區政府沒有為此而曾努力過,並不完全符合事實。但似乎卻做得並不足夠,或是有心乏力。相關主管部門盡管也曾採取主動,對新建綜合性大型娛樂酒店項目,在新批賭桌數目時將之與所含非博彩元素的比例相掛鉤,並針對澳門土地匱缺、人才不足等實際情況,決定以發展會展業、中醫藥園及文化創意產業等,來落實「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定位。但畢竟進展仍是有限,甚至仍有錯誤認識,以至發生過爭論。兩位司長在新批大型娛樂酒店項目中,是否含有賭場而爭論不休,而某位主管司長整天把新批賭台數目,及賭收增長數字掛在口中。

這難免會刺激中央敏感的神經。因為澳門博彩業的高速發展,是一個陰差陽錯的歷史誤會。實際上,本來當時中央批准澳門開放賭牌,其設想是藉著外資尤其是美資博企的進入,在帶來先進技術和管理經驗的同時,也帶來境外高端賭客;但卻因為實施「個人遊」,而令澳門新建賭場逆向而行,變成吸引大量內地遊客。而某些官員又偏頗理解「世界旅遊休閑中心」的要求,將其中的「世界」理解為「世界級」的旅遊設施及服務品質。這固然沒錯,但更重要的是要吸引世界各地的遊客,並藉著「一程多站」將之轉介引流到內地旅遊市場。

由於澳門博彩業的主要顧客是內地遊客,這就犯了大忌。因為一是助長了內地官員的貪腐行為,或是官商勾結,將大量的國有資產外流到澳門賭場;二是誘惑不少民營企業主來澳參賭,而致其辛苦打拼而獲得的財富都「進貢」給澳門賭場,甚至破產;三是在賭資外流的過程中,可能會涉及「洗黑錢」,破壞國家金融外匯政策,也在外國勢力攻訐中國「反洗黑錢不力」時授人以柄。這些,與中央開展反貪及禁奢的鬥爭,進行打擊赴境外參賭的鬥爭,是相抵觸的。前一段時間,只不過是認為反正這些賭資都是要流到境外,就不如「肥水不流別人田」,讓其流到澳門「益自家人」,而對內地居民尤其是官員的「個人遊」簽注管理,時緊時鬆而已。而今日澳門經濟尤其是博彩業的繁榮,正是這一傾斜政策的成果。不過,卻促成澳門經濟發展的不平衡,博彩業的急速發展嚴重擠壓中小企業的發展空間,各業經濟發展及居民收入兩極分化,居民生活品質受到影響,從而滋生了民怨,在遇到「有心人」煽動時,就轉化為對特區政府的強烈不滿而爆發出來,成為幹擾社會穩定和諧的重要因素。

這就是為何,今次習近平主席訪澳之前,一反過去國家領導人訪澳之前,放寬「個人遊」簽注,促成賭收「更上層樓」,以營造「好景」氛圍的慣例,不但是沒有「放水」,相反還「收緊」,使得澳門博彩業收入連降六個月。這除了是內地反貪禁奢而形成「月暈效應」的主要原因之外,其實也是中央要藉此方式告誡澳門,不能再指望中央再在博彩業方面「送大禮」,而必須切切實實貫徹好「經濟適度多元發展」。中央即使是要「送大禮」,也是以其他方式實施,標的是為了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加快建設「世界旅遊休閑中心」及「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臺」的進度。比如,今次習近平主席宣佈中央政府已決定啟動明確澳門特區習慣水域管理範圍的相關工作,其中一個意義就是為了向澳門特區提供更多的發展空間,以更好地配合「經濟適度多元發展」。

明白此,就可瞭解到中央今次對抑制澳門博彩業發展是「動真格」。盡管中央滿意澳門特區的工作,尤其是在與香港「佔中」強烈對比之下,中央是滿意澳門特區官民的愛國愛澳情懷,及正確處理「一國」與「兩制」、中央與特區的關係的實際情況的。但還要查找不足,博彩業的畸形發展就是一例。

行政長官崔世安似是已從種種訊息中,瞭解到此問題的嚴肅性,因而決定成立建設世界旅遊休閑中心委員會,以此頂層設計來統籌並加快落實中央的指示。隨著身為全國人大代表,也是策略發展研究中心會長,因而能準確領悟中央意圖的梁維特,獲中央任命為經濟財政司司長,相信可以調整過去的偏差,執行習近平主席的囑託,積極推動澳門走經濟適度多元可持續發展的道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