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真學「習」,加強青少年愛國愛澳教育工作

習近平主席在慶祝澳門回歸祖國十五週年大會暨澳門特區第四屆政府就職典禮上的重要講話,對澳門特區提出的四點希望,其第四點是「繼續面向未來,加強青少年教育培養」。習近平主席指出,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澳門青少年是澳門的希望,也是國家的希望,關係到澳門和祖國的未來。要實現愛國愛澳光榮傳統代代相傳,保證“一國兩制”事業後繼有人,就要加強對青少年的教育培養。要高度重視和關心愛護青年一代,為他們成長、成才、成功創造良好條件。習近平主席還表示,泱泱中華,歷史悠久,文明博大。中華民族在幾千年曆史中創造和延續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中華民族的根和魂。要把我國歷史文化和國情教育擺在青少年教育的突出位置,讓青少年更多領略中華文明的博大精深,更多感悟近代以來中華民族救亡圖存、發憤圖強的光輝歷程,更多認識新中國走過的不平凡道路和取得的巨大成就,更多理解「一國兩制」與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內在聯繫,從而牢牢把握澳門同祖國緊密相連的命運前程,加深民族自豪感和愛國愛澳情懷,增強投身「一國兩制」事業的責任感和使命感。

加強對澳門青少年的愛國愛澳教育及培養工作,讓「一國兩制」和愛國愛澳事業薪火相傳,後繼有人,代代相傳,這是歷任國家領導人在歷次的對澳講話中所強調的,尤其是對前往北京述職的澳門特區前、現任行政長官一再耳提面命的重要指示。用句粵方言俗語來說,就是「聽到耳都繭了」。惟其如此,才力證這個問題的重要性。而今次習近平在澳門,雖然也高度肯定「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方針和《澳門基本法》在澳門社會廣泛深入人心、得到切實貫徹落實,憲法和基本法規定的澳門特別行政區的憲制秩序得到尊重和維護,中央全面管治權有效行使,特別行政區享有的高度自治權受到充分保障;這當然也包括廣大青少年的思想狀態在內,因而他對澳門青少年的教育工作還是基本滿意的。

但習近平主席仍然再次強調加強青少年教育培養工作的重要性,並將其列為四點希望之一,要求澳門特區更高度地重視和關心愛護青年一代,為他們成長、成才、成功創造良好條件,讓他們更多地理解「一國兩制」與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內在聯繫,從而牢牢把握澳門同祖國緊密相連的命運前程,加深民族自豪感和愛國愛澳情懷,增強投身「一國兩制」事業的責任感和使命感。這就顯示,澳門特區的教育培養青少年的工作,還有著進一步拓展的空間。

平情而論,澳門特區的青少年教育培養工作,還是做得比較好的。特區政府將教育行政事務與青少年行政事務合併為一個局級部門進行管理,就是一個頗有戰略眼光的決定,這也是現任行政長官崔世安在出任社會文化司司長時的一個重要而又正確的決策。也正是在正確決策的指導下,愛國愛澳的青少年社團如雨後春筍般冒起,國情和基本法教育課程可以進入各學校並成為基本課程;政府提供資助,讓相關團體及學校組織青少年和學生到黃埔軍校等進行軍訓,在與解放軍的接觸中,增強與解放軍的情感,這對於在「北京風波」發生後,對某種錯誤情緒進行撥亂反正,十分重要,因而也與香港部分青少年的「恐軍」情緒形成強烈對比。歸根結底,這也正是廣大澳門青少年能夠擺正「一國」與「兩制」的關係,在愛澳的基礎上更加愛國的政治和思想基礎。即使是「反對派」所進行的政治活動,也鮮有「擺明車馬」挑戰中央政府的所為。

但無可否認,澳門特區對青少年進行愛國愛澳的教育和培養工作,與形勢的要求相比,仍然存在著可以進一步改善的空間。甚至更無可諱言的是,已經出現了某些異常的苗頭。這其中,既有內部因素也有外來因素在混合發生作用。

先說外來因素。一切外部勢力是不願看到「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方針的成功的。尤其是在台灣地區的「台獨」勢力仍然猖獗,香港特區也有「港獨」苗頭露出,以至爆發對抗中央全面管治權的「佔中」之下,他們當然不願看到澳門特區的「一國兩制」事業順風順水,因而必然要將之「攪禍」。近年楊甦棣等「鬼佬」頻頻跑來澳門,並一頭劄進「反對派」尤其是較為年輕者之中,就包藏著禍心。這些「鬼佬」們不顧澳門的實際情況,要將所謂「普世價值」強行移植給澳門,尤其是要將適用於獨立主權國家的制度,強加於並非是獨立政治實體,而只是中國中央政府轄下一個享有高度自治權的省級地方行政區域的澳門特區的頭上。

值得關注的是,與此前前往台灣深造的學長學姐們,學成返澳後積極投入澳門過渡期工作(回歸前),及在各個不同崗位承擔「澳人治澳」重任並發揮正面積極作用(回歸後)的情況有所不同,近年有一些赴台升大學生在台灣政治生態中迷失方向,或是出於好奇,或是在其立場偏綠甚至就是民進黨員的教授的指引下,積極參加民進黨發動的各種政治活動,並從這些街頭活動或公職選舉助選活動中,學習到各種「政治技巧」,學成返澳後在各項政治活動中加以運用。有的更主動地修讀政治系、社會系等「實用科系」,在畢業後參與澳門的政治活動,必然會衝擊原來較為溫和的「反對派」政治活動生態。如「新澳門學社」現任理事長蘇嘉豪,就是台灣大學政治系的畢業生,據說也已考上了台灣大學政治研究所。另一位副理事長級的人物,也已考進了台灣大學政治系。而台大政治系所出了不少藍綠政治人物,當今民進黨的多名骨幹,都是該系所的畢業生。

更值得注意的是,近年在台灣的師範大學澳門學生畢業後,返澳進入此前被稱為「藍底」的各中學任教。他們盡管在組織上不是「反對派」團體的成員,但在思想上卻已與「反對派」「心有靈犀一點通」。利用課堂授課的機會,向少年學生灌輸其所追求的價值觀和意識形態,對這些青少年的世界觀的形成,造成「先入為主」的影響。

當然,在內部因素上,澳門特區政府的某些失誤施政,如向上流動難、上樓難等,也引發年青人的強烈不滿。這些經濟上的訴求在有心人的煽動下,就很容易會上升為政治訴求;或是在外國勢力幹預的外部因素作用下,籍著某些議題而發洩甚至是爆發出來,對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對維護澳門長期繁榮穩定的利益,造成嚴重滋擾。

這就給第四任行政長官崔世安、第四屆特區政府各相關部門,以及社會各界社團,提出一個極為嚴肅的議題和任務,必須積極響應習近平主席的號召,進一步加強對青少年的教育培養工作,不負習近平主席的殷切期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