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任行政長官選舉將進入實質性階段

第五任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的委員選舉或協商產生後,行政長官崔世安隨即在昨日出版的《澳門特區公報》分別刊登行政命令及行政長官批示,將今年八月二十五日訂為第五任行政長官選舉日;每名候選人的競選活動經費上限訂定為六百四十三萬九千八百四十七點八五元。自此,第五任行政長官選舉,將進入第二階段亦即實質性的階段。

也是在昨日,栗戰書委員長主持召開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十二次委員長會議,決定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一次會議六月二十五日至二十九日在京舉行。該次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的其中一項議程,是「審議全國人大常委會代表資格審查委員會關於個別代表的代表資格的報告」。可能包括審議何敬麟遞補賀一誠請辭後遺下空缺的澳區全國人大代表的資格。倘此,就將不但能夠令到第五任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的組成人員是足額的四百人,不會出現空缺,而且也是對首任行政長官並大力提攜推薦崔世安的何厚鏵的致敬。

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的任期為五年,但其唯一功能是是選舉行政長官當選人,另外其中的中國公民,可以登記參與澳區全國人大代表選舉會議。除非在五年的任期內,行政長官因各種原因出缺,進行補選,否則不會再開會。

這反映了《澳門基本法》的一個不足之處,是沒有「副行政長官」的設計。否則,倘在行政長官的任期內,因各種原因而導致行政長官缺位,副行政長官就可自動遞補,無須再進行一次補選。實際上,在某些國家或地區,都有「副首長」的設計。「副首長」是「備位首長」,平時沒有什麼實質性的權力,多是在首長分身不暇時,代表首長出席相關活動。

就是澳區全國人大代表的選舉產生,出缺時也是遞補。此前的崔世平,現在的何敬麟,都是如此。而在內地,是必須進行補選的。當然,除了基層的人大代表是直接選舉產生之外,地級市及以上級別的人大代表,是由下一級的人大代表會議選出,避免勞師動眾。

在行政長官崔世安簽發訂定第五任行政長官選舉日期的行政命令後,此前已經初步宣布參選行政長官的立法會主席賀一誠,將於今日舉行記者會,正式宣布參選行政長官,並發表宣言。按規定,他必須「中止」立法會主席及議員的職務。躺在八月二十五日的選舉中,他當選為第五任行政長官並獲得中央政府任命,還需「終止」立法會議員及主席的職務。

無論是「中止」還是「終止」,都將會產生某種政治倫理的尷尬情況。這是因為,現任副主席崔世昌,是行政長官崔世安的同胞兄長。倘是「中止」,他就將暫代主席職務;倘是「終止」,按規定必須進行主席、副主席和議員的補選,而按慣例,他極有機會「坐正」。而在崔世安的現任行政長官任期結束之前,還將會有兩次或以上的機會,列席立法會的全體會議,包括其中一次在十一月中旬,向立法會進行二零一九年的《政府工作總結》,另有答問大會。

在此情況下,就將發生行政長官崔世安與立法會代主席(補選後的主席)崔世昌,「兩胞兄弟」並列坐在立法會的主席台上,抵觸「迴避」機制,有違基本法設定的特區政府與立法會既互相配合又互相監督的機制。幸好不是模仿西方的「三權分立」,否則就是「大件事」。

其實,類似的情況差點在去年底就出現。在十一月中旬的行政長官崔世安列席立法會全體會議,向立法會作二零一九年度的《施政報告》時,就傳說立法會主席賀一誠的腰患發作。但他為了避免出現崔世昌代主席與行政長官崔世安「同台」的情況,他強忍痛疼,堅持主持兩次有崔世安列席的會議。在輪到各司長向立法會介紹施政方針並進行辯論時,才請假養病,交由崔世昌暫代主持會議。

在賀一誠正式宣布參選行政長官後,就將「迴避」不了。在「中止」階段,因為尚未進行主席及副主席補選,而是由副主席代行主席職務。接受屆時,代主席崔世昌為「迴避」,可能會「請假」,而由最年長議員或執行委員會第一秘書代為主持會議。而在補選正、副主席後,就由副主席暫代主席主持會議。

現在除了賀一誠將正式宣布參選行政長官之外,還有三名市民梁國洲、許榮聰、蔡婷婷非正式地宣布參選行政長官。此三人由於平時參與社會政治事務不多,與四百名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委員的互動關係不深,因而能否拿到六十六張提名表成為正式的候選人,現在難料。

其實,如果在再也沒有其他「大咖」人物參選行政長官的話,讓他們或其中的一人能夠跨過「門檻」參選,就是最佳的安排。一方面,避免「等額選舉」缺乏民主競爭精神,徒讓反對派或海外帶有色眼鏡政客媒體「說三道四」,而且也使唯一候選人沒有競爭壓力,容易變成「佛系特首」;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可以減低白票率,讓對新《土地法》不盡完善條文極為不滿的選委,在既想發洩不滿情緒但卻又擔心影響「一國兩制」形象,而充滿矛盾心理的情況下,有一個「出氣口」而無需投下白票。

就在澳門進行第五任行政長官選舉的前夕,香港發生了規模巨大的遊行及警民激烈衝擊的事件。導致事件發生的主客觀原因很多,這幾天已經有大量的評論。而不可忽視的是,林鄭月娥將一手具有正當性及必要性的好牌打爛。在中央給予最高的評價及禮遇後,飄飄然了起來甚至是衝昏了頭腦,一味「好打得」而忽略策略及「有理有利有節」,以至聽不進正反兩方面的不同意見,並渾然忘記了其前任梁振英的教訓,及去年初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關於港澳工作進行戰略轉移,集中精力促進港澳經濟建設,並透過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參與「一帶一路」及「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促進港澳經濟發展,改善居民生活品質,以促成港澳居民「人心回歸工程」的精神。從而導致「動機與效果不統一」,今後要為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填補維護國家安全的漏洞,將更困難。

這個態勢,對澳門新一任行政長官選舉,產生重大而又及時的啟迪作用。對行政長官的人選要求,除了是國務院港澳辦前任和現任主任王光亞、張曉明提出的愛國愛澳、中央信任、有管治能力、澳門社會認可等四個標準條件之外,還應有能夠駕馭複雜局面的能力。不要看澳門風平浪靜,其實澳門有自己的深層次社會矛盾,在某些領域比香港還要深刻得多,尤其是「一國兩制」的核心--保持資本主義制度五十年不變及維護私有財產,受到政治光譜極左端的侵蝕。中央之所以派出因是首席商務談判專家,而具有很強抗壓力的傅自應出任澳門中聯辦主任,就是吸取了此前的教訓。因此,不要以為澳門「事少錢多離家近」,「躺著幹也能幹好」。期待新任行政長官,能與傅自應主任相對應,以「強強組合」成為「最佳拍檔」,而不是「佛系特首」,辜負中央的信任及全體「澳人」的期待,浪費處於「五十年不變」及習近平主席提出「兩個一百年」的中間關鍵期的寶貴十年光陰。

容國團說,「人生能有幾多個十年」,「人生難得幾回搏」。希望所有有志參加行政長官選舉的人士,都能緊記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