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異!游盈隆剛退黨就「唱好」蔡英文

游盈隆主持的「台灣民意基金會」,在每月公佈的國政民意調查數據中,幾乎是「每日一唱」地「唱衰」蔡英文。但他猛烈批評蔡英文的「六大理由」宣佈退出民進黨後,隨即於翌日亦即昨日發佈的民調,卻是突然「唱好」蔡英文。

實際上,「台灣民意基金會」昨日公佈的民調顯示,雖然有意參與中國國民黨初選的五人,以郭台銘排名第一、朱立倫居次;而原本支持度遙遙領先的韓國瑜,經過4場大型造勢後,民調則不升反跌,位居第三。但在蔡英文、韓國瑜、柯文哲對比下,蔡英文暫居第一,韓國瑜第二,柯文哲第三,若由郭台銘勝出初選,蔡英文仍居第一,第二名是柯文哲,郭台銘則落居第三。

既然連長期「唱衰」蔡英文的「台灣民意基金會」,都突然公佈蔡英文將能戰勝韓國瑜(或郭台銘)、柯文哲的民調數據,相信民進黨將會千方百計與柯文哲合作,即使爭取不到「蔡柯配」,也要催促他出來參選「總統」,在「三腳凳」的競爭中,讓蔡英文得以成功連任。

不過,這個數據卻令人感到有點納悶。因為在一般人的認知中,柯文哲與蔡英文的重疊性甚高,因而在民進黨是推出蔡英文參選的情況下,柯文哲出來選,就將會從蔡英文手中挖走淺綠和中間選票。反而倘是民進黨提名賴清德參選「總統」,因其與柯文哲是兩條平行道,柯文哲將在賴清德的身上討不到什麼便宜。這也是柯文哲一直在觀望的其中一個原因,而且因為民進黨公佈民調結果是蔡英文出線,他就嘆息說,「賴清德好可憐,被做掉了」。其實他的「潛台詞」是,自己「好可憐」,參選夢被不可思議的民調「做掉了」。

而且,游盈隆一直是「唱衰」蔡英文的,現在卻突然「唱好」蔡英文,而且還是在以強烈不滿蔡英文的「六大理由」宣布退出民進黨之後,這就讓某些人從「陰謀論」的角度來審視這個民調數據:這可能是游盈隆的反間計,引誘蔡英文落沓」,與柯文哲合作,結果卻是互相拉扯,反而讓國民黨的候選人「漁翁得利」,其目的就是要把爭取連任意志極為頑強的蔡英文「拉下馬」,「報仇咁報」。

因此,民進黨主席卓榮泰昨日接受媒體專訪時表示,民進黨不會惡意攻擊柯文哲,但在政策討論上,可以攤開來談,特別是在「國家」認同、「主權」定義不能模糊;就比現在沒有任何黨政職務,但卻負責操盤小英選舉的林錫耀所說的民進黨對於柯文哲的態度就是不攻擊,畢竟「三咖督」後,連任仍須爭取「柯粉」的支持,有較為清醒的認識。

實際上,在民進黨的民調「做掉」他所希望出選的賴清德之後,柯文哲對是否參選「總統」,更拿不到主意。可能要待到七月四日前赴上海出席「雙城論壇」,與國台辦主任劉德一「不期而遇」地會面後,再作打算。這個「雙城論壇」,是自蔡英文二零一六年上台之後,兩岸間唯一的官方溝通平台,也是柯文哲藉以取得政治資本的重要途徑。

當然,「台灣民意基金會」顯示蔡英文的民調有大幅提升,也並非不符事實。實際上,自今年元旦起,蔡英文突然改變策略,以「辣台妹撿到槍」的姿態,實行「聯美抗中」的策略轉變,最近更是在香港發生的事件中煽風點火,這確實是讓不滿她的「獨派」元老轉變態度,令到蔡英文能夠將在這方面曾經流失的民調數據收攏回來。但這只是短期效應,此輿論環境能否堅持到明年一月?如果在未來半年多內,蔡英文喪失「撿到槍」的機會,其民調及支持度可能又將會跌回到此前游盈隆「每月一唱」,「唱衰」蔡英文的原點。

而「台灣民意基金會」對國民黨「總統」黨內初選五位參選人大民調數據,韓國瑜從雲端中跌了下來,同樣也令人感到詫異。不過,在回過神之後冷靜思考,卻又感到確有道理。

導致韓國瑜民調驟跌的原因很多,但最主要的無非是以下幾點:其一是剛當選並就任高雄市長,就「吃碗底望碗面」地要參選「總統」,其正當性嚴重不足;其二是連高雄市的市政事務也未能完全熟悉,甚至在市議會市政總質詢過程中發生答非所問的問題,折射連一個城市都管不好,怎能具有管理整個台澎金馬地區的能力?三是韓國瑜經常「跳針式」的談話內容,完全顛覆了自己在參選高雄市長時代淳樸語言,尤其是表達只能被動參選「總統」意願的「五點聲明」,惡評如潮,損害其此前的正面形象。

也正因為如此,韓國瑜連續搞了四場大型造勢活動,雖然表面上很熱鬧,但卻沒有什麼實質性的收益,其民意支持度不升反降。甚至導致要取消壓軸的高雄市這一場。

取消的理由是登革熱防疫。如果說是要集中精力做好防疫工作而必須放棄這場大型造勢活動,因而還具有一定的邏輯性的話,那麼,人群聚集容易傳染登革熱的說法,就是無稽之談了。

其實,韓國瑜現在最不願搞活動的地方就是高雄市。因為有超過一半的市民反對他選「總統」,而且是不論藍綠。究其原因,就是未能兌現其參選高雄市長時代諾言,改變高雄「又老又窮」的現象,繼續帶領市民們「發大財」。

但韓國瑜卻朝相反方向走了,這讓曾經投他一票的選民,會有被騙」的感覺。所謂童言無忌,這幾天韓國瑜在為幾家中學的畢業生頒發相關證書時,就遭到學生的「突然襲擊」。其一是有學生質問他為何當選市長後卻要去選總統,其二是穿上寫有「溜之大吉」字樣的衣服上台領獎,其三是有學生拿著名心理叢書《為什麼愛說謊》上台與韓國瑜合影。而且因為如此,導致該書賣斷市。

這就是國民黨當今的困境,就是韓國瑜將會贏了黨內初選,卻將會輸掉「總統」大選。而且,民進黨還將會施加「辭職參選」的壓力。如果贏了,當然好事。如果輸了,就將會兩頭不到岸,因為虎視眈眈的陳其邁,早已做好「光復高雄市」的準備。另外,民進黨還將會對他發動「罷免」的攻勢。

現在最擔心的是,倘按照游盈隆還有「TVBS」的民調,是郭台銘勝出初選,但與韓國瑜的差距不大,那些「非韓不投的「韓粉」,可能就將會包圍國民黨中央大樓,抗議「假民調」,並要求重新進行初選民調,直到韓國瑜勝出為止,就像蔡英文的「現任者優先」那樣,務必是讓韓國瑜代表國民黨出戰「總統」大選。

因此,游盈隆對國民黨五名參選人大民調,說不準才是真正的「陰謀論」,就是要挑撥國民黨的黨內關係,為柯文哲創造較佳的參選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