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外交官不能出任中國澳門特區行政長官

筆者昨日之所以分析認為,邵該榮的外國「外交官」身份,對他參選中國澳門特區行政長官而言,是「負債」不是「資產」。這除了是筆者昨日提到的行政長官不得兼任外國公職之外,還有更重要的政治效忠要求,就是按照《澳門基本法》規定,必須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當選後不得擁有外國居留權,就職時必須宣誓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及其澳門特區,擁護基本法。更重要的是,必須得到中央人民政府的高度信任。尤其是在目前,美國脅迫西方國家圍遏中國,因而高度警覺外國勢力干預中國及其港澳兩特區的內部事務之際,是否放心由一名外國的「外交官」擔任澳門特區的行政長官?

但邵該榮偏是「哪壺不開提哪壺」,竟然是高調地自稱「外交官」,並以「巴布亞新幾內亞駐澳門名譽領事」的身份,宣布參選澳門特區的第五任行政長官,簡直是把莊嚴神聖的行政長官選舉,當作是「細佬仔煮飯仔」,頗不嚴肅,玷污了行政長官選舉的政治性質。

我們說邵該榮自詡的「外交官」,其實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以外的其他國家亦即外國的「外交官」,是具有客觀事實的。一方面,他就是以「「巴布亞新幾內亞駐澳門名譽領事」的身份,宣布參加行政長官選舉的。而且,他還具有「馬達加斯加共和國駐澳門及廣州副領事」的外國外事職務。另一方面,據由錢其琛主編,世界知識出版社出版的《世界外交大辭典》指出,「中華民國時期,中國曾實行名譽領事制度,委派名譽領事。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沒有委派名譽領事官員;一九九九年以後開始接受外國名譽領事。香港和澳門回歸後,中國同意外國向港、澳派駐名譽領事。」(由梁寶山撰稿)既然如此,邵該榮就不是中國的外交官,而是外國的外交官。

另據梁寶山著,世界知識出版社出版的《實用領事知識》一書介紹,名譽領事制度是泛指各國委派或接受名譽領事的制度。亦稱名譽領事官員制度。在國際上,名譽領事制度遵循國際習慣法的原則,由各國任意選用。各國可自由决定是否委派或接受名譽領事。榮譽領事制度出現後,早期從居留在外國的本國商人中推選領事的做法被一些國家沿襲下來,發展成由本國駐外使領館從駐在國居民中推薦(或委任)、經本國元首或政府委任(或認可)、授權執行一定領事職務的名譽領事制度,作爲職業領事制度的補充。各國依照本國的法律規章或雙邊條約和國際公約的規定委派或接受名譽領事。.由于名譽領事可以兼職爲個人利益從事任何專業或商業活動,「國際聯盟國際法編纂專家委員會」曾以名譽領事把大部分時間忙于私人事務、在不公平基礎上與其他商人競爭、不能盡心盡力地爲派遣國國民提供保護等理由建議取消這一制度。許多國家不承認名譽領事制度。而《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則對名譽領事官員及以名譽領事官員爲館長的領館的便利、特權與豁免做了系統規定,幷明確規定名譽領事官員制度由各國任意選用,各國可自由决定是否委派或接受名譽領事官員。但有的國家既不接受也不委派名譽領事。

派遣國通常通過其使館或職業領館在接受國當地居民中選擇名譽領事的候選人。候選人應具備的條件是:在當地社會上有一定威望;有獨立的經濟收入;熟悉經濟和貿易情况;與地方當局有很好的聯繫;通曉派遣國和接受國語言等。各國一般優先在當地定居的本國國民中挑選,如無合適的本國國民,則從與本國有某種聯繫的接受國國民或第三國國民中挑選,但候選人不得是當地政府官員或政界人丄。派遣國使領館一般都正式地或非正式地就名譽領事候選人征得接受國主管當局的同意。有的國家規定.,委派接受國國民或第三國永久居民爲名譽領事必須事先征得接受國同意。

按照《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第三章《對於名譽領事官員及以此等官員為館長之領館所適用之辦法》規定,凡是正式領事及其領事館所享有的特權,如國旗與國徽之使用,領館館舍不得侵犯,領館館舍免税,領館檔案及文件不得侵犯,行動自由,通訊自由,遇有領館轄區內有派遣國國民受逮捕或監禁或羈押候審、有權探訪受監禁、羈押或拘禁之派遣國國民,人身不得侵犯,逮捕、羈押或訴究之通知,管轄之豁免,免除工作證,免稅,免納關稅及免受查驗,免除個人勞務及捐獻,刑事訴訟等。

另外,由英國的杰夫‧貝里奇和艾倫•詹姆斯合著,高飛翻譯,北京大學出版社出版出版的《外交辭典》一書詮釋,名譽領事是任何級別的名譽領事官員的一般性稱呼,或介乎名譽總領事和名譽副總領事之間的名譽領事官員。而名譽領事官員指在名譽上執行領事事務的官員。名譽領事官員一般是接受國的居民,或者是永久定居在接受國,不是派遣國外交人員,但與派遣國長期保持聯繫的人。名譽領事通常是一個領事館的領導,該職位可以是任何級別的名譽職位。因此,就有了名譽總理事、名譽領事、名譽副領事以及名譽領事代理等幾個級別,但是最常見的是名譽領事或名譽副領事。如果一個國家在另一國的首都沒有常駐代表(因爲這兩國間沒有外交關係或因為其外交使團是非常駐的),只有名譽領事的話,爲了方使,接受國通常會把名譽領事納入外交官名錄。在英國就是這個傳統。這同時反映了一個現象,首都的領事人員通常屬於大使館領事處,而不是來自獨立的領事館。因此,在首都城市,包含名譽領事的領事目錄很罕見,甚至根本沒有。在少數幾個英聯邦國家之間不互派領事,在這種情况下,執行與領事相同任務的人常被稱爲名譽代表。一個國家可以拒絕接受名譽領事官員。在過去,名譽領事又被稱爲貿易領事,或「外國代表人」。

既然按照中國簽署並在中國及其港澳特區適用的《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規定,凡是正式領事及其領事館所享有的特權,尤其是彰顯國家主權的國旗與國徽之使用,領館館舍不得侵犯,領館檔案及文件不得侵犯等,名譽領事也同樣擁有,而且也被視為「外國代表人」,那麼,作為「巴布亞新幾內亞駐澳門名譽領事」的邵該榮,就是代表外國的政治利益。因此,如果邵該榮真的是如他所言「當選後能為澳門帶來新景象,推動經濟適度多元化」的良好意願的話,他在宣布參選行政長官之後,就需依法辭去「巴布亞新幾內亞駐澳門名譽領事」,及「馬達加斯加共和國駐澳門及廣州副領事」之職。

中國政府同意外國在澳門特區派遣名譽領事,這本來是「一國兩制」的優越性,也有利於澳門特區與世界各國的交流。但尷尬的是,某些國家在兩國關係上,或在國際事務上,是與中國政府的政治立場有衝突的。比如,容許達賴喇嘛訪問該國,某些國家批評中國的人權狀況,或在南海問題上與中國的國家利益發生衝突等。當中國政府對這些國家提出批評時,有意參選中國澳門特區行政長官的「外國外交官」邵該榮,究竟是與中國政府保持一致,還是與任命其為名譽領事的國家「同一口徑」呢?這是需要釐清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