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人大代表制度宜在「一國兩制」條件下更臻完美

雖然澳門特區沒有人大組織,選舉產生澳區全國人大代表的「選舉會議」也沒有被賦予對由其選舉產生的全國人大代表的「原選舉單位監督」的權力職能,但即使如此,仍然有幾位澳區全國人大代表主動地向「選舉會議」的成員匯報工作,具有極強的「代表意識」。

其實,嚴格而言,這只是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七十六條第二款關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應當同原選舉單位和人民保持密切的聯繫,聽取和反映人民的意,見和要求,努力爲人民服務。」的規定。由中國法制出版社出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通釋》一書指出,按照《憲法》的該項規定,全國人大代表是由各選舉單位選舉出來的,他要反映和代表人民的意見和要求,就必須同原選舉單位保持密切聯繫。同原選舉單位保持密切聯繫,包括列席原選舉單位的會議,到原選舉單位視察、調查,向原選舉單位彙報工作等。而聽取意見和要求主要是接待來信來訪,或者主動到人民群衆中收集意見和要求。反映意見和要求包括向國家機關有關部門直接反映,也可以向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提出,由常委會轉交有關部門處理。人民代表是人民選派到國家權力機關工作的人員,肩負著神聖使命和責任,人民對他們給予了高度的信任和支持,代表要時刻牢記人民代表的使命和職責,把人民利益作爲自己的行爲指南。

不過,《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通釋》一書在詮釋《憲法》第七十七條關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受原選舉單位的監督。原選舉單位有權依照法律規定的程序罷免本單位選出的代表。」的規定,在詳盡地解釋如何實施對全國人大代表的監督,及進行罷免的程序,連沒有建置人大機構的解放軍,也有「人民解放軍選出的全國人大代表,受原選舉單位的監督。人民解放軍中的全國人大代表,由各總部、大軍區級單位和中央軍事委員會辦公廳的軍人代表大會選舉産生,其監督和罷免也由該軍人代表大會負責。罷免案由該級選舉委員會提出。」的詮釋時,卻又實事求是地指出,「對於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選舉産生的全國人大代表的罷免監督,現在尚無明確規定。」

這就凸顯了在「一國兩制」條件下,全國人大代表制度仍然有待進一步完善。實際上,既然連因為不在軍中設立人大機構,因而人民解放軍的全國人大代表,也是另行由全國人大制定《選舉辦法》而選舉產生,也都具有罷免代表的功能,那麼,澳門的《選舉辦法》是否也可適當引進這個機制呢?

其實,筆者昨日只是提到了「監督」,而避提「罷免」,是出於「你懂的」原因——「人情世故」也。澳門這麼小,「朝見口晚見面」。君不見去年筆者僅是提出,澳區全國政協委員中具有「雙重國籍」者(注:並非是指持有葡國護照者),尤其是出任其他國家駐澳門名譽領事者,必須注意迴避「雙重效忠」問題,就被人扣上「破壞建制派團結」的大帽子。但是,正如《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通釋》一書所言,「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是國家的根本政治制度,國家的一切權力屬於人民,人民選舉自己的代表,組成國家權力機關,行使國家權力。爲了保障國家權力始終掌握在人民手裏,人民除了有權選舉自己的代表外,還必須有權監督他們。人民有權監督自己選出的代表,是保障國家權力掌握在人民手裏的一項重要措施,也成爲我國選舉制度的應有之意。而全國人大代表接受原選舉單位的監督,包括向原選舉單位匯報工作,接受原選舉單位的批評等,其中最重要的一點是原選舉單位可以依法罷免。」實際上,全國人大常委會就經常審核省級人大機構對全國人大代表的「罷免」案。既然這是《憲法》規定的中國公民的權利,何況筆者也是「選舉會議」的成員,也就無妨趁此機會正式提出此問題,希望能夠盡快填補這個「法律真空」。

是否可以參考賀一誠申請辭職獲准的辦法,將在內地實施的全國人大代表接受原選舉單位監督的機制,結合「一國兩制」的特點,適用於澳區的全國人大代表?實際上,《選舉辦法》沒有提到全國人大代表辭職的問題。而由法律出版社出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選舉法問答》一書,卻有「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怎樣提出辭職?」一題,回答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的辦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選舉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的辦法》的規定,香港、澳門特區的全國人表大代表依法可以辭去代表職。具體程序爲:由代表個人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出辭職請求,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决定接受辭職後予以公告。」

《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代表法》第四十九條規定,「代表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其代表資格終止:(一)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代表遷出或者調離本行政區域的;(二)辭職被接受的;(三)未經批准兩次不出席本級人民代表大會會議的;(四)被罷免的;(五)喪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的;(六)依照法律被剝奪政治權利的;(七)喪失行爲能力的。」其中有喪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的」一項。而由李飛主編,法律出版社出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代表法解讀》一書指出,喪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指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取得他國國籍,而喪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的。根據我國憲法,凡具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的人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只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才享有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按照我國國籍法的規定,不承認中國公民具有雙重國籍。定居外國的中國公民,自願加入或取得外國國籍的,即自動喪失中國國籍。喪失中國國籍,

不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也就不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其擔任人大代表的前提條件已經不復存在。因此,本法規定,喪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的,其代表資格終止。

澳門居民的「雙重國籍」問題,如是因為在回歸前因葡國國籍法實施而取得葡國護照的,按照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中國國籍法在澳門特區實施的幾個問題的解釋》的規定,持有葡國旅行證件的澳區全國人大代表,當然是中國公民,其代表資格不容置疑。只是他們在出外旅行時,無論因公或因私,都自覺地不要使用葡國旅行證件就是了。

但對於那種移民歐美等國家,取得當地國籍後,又回流澳門的,就有問題了。據說,在香港就有這種情況。這應當是屬於違反《代表法》第四十九條第五項的規定的,是屬於「雙重效忠」的問題。實際上,他們在入籍這些國家時,通常是需要「宣誓效忠」的。而且,也有現實的危險,比如,當中國與某國發生衝突以至戰爭時,出任中國的政治公職如全國人大代表或全國政協委員等,當然是要表態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但其所持有的對方護照的國家,可能會將其視為「叛國」。反之亦然。

因此,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及相關機構如憲法和法律委員會等,有必要認真考慮這個問題,以促進全國人大代表制度在「一國兩制」的條件下,更臻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