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秀柱到艱困選區參選有正面意義

國民黨「全代會」雖然為「總統」提名人韓國瑜和「立委」提名人造勢,其實當時無論是「總統」還是「立委」參選人,都是並未完整的。比如,韓國瑜並未按照規定,提名自己的搭檔副手人選,並聯袂在「全代會」「亮相」配合造勢。又如,除依例「不分區立委」參選人名單,是在「中選會」規定的提名時間時提名,此時距離「全代會」舉行的日期尚遠,黨中央尚未啟動「不分區立委」人選的甄選工作,甚至連提名辦法都未有擬定,因而不會有「不分區立委」參選人上台參與造勢之外,當日已經透過黨內初選而確定的「立委」參選人,及由黨中央徵召的「立委」參選人的名單,是並不完整的,因而上台參與造勢的「立委」參選人,並不是國民黨參與「區域立委」和「原住民立委」選舉的全部人選。亦即還有部分艱困選區和存在爭論的選區,尚未產生「立委」參選人。

本周三舉行的中常委,通過第十屆「立委」選舉的第十一梯次提名案,包括新北市第四選區提名陳明義;台南市第三選區徵召童小芸;雲林縣第一選區徵召張嘉郡;雲林縣第二選區徵召謝淑亞;平地原住民選區增加提名黃仁等。同時,中常會也追認連江縣選區提名陳雪生。此外,台東縣選區部分,中常會於七月三日提名李建智,但因李建智公開聲明無法繼續參選,因此中常會廢止提名李建智參選的決議,並依據台東縣委員會決議建議,徵召張志明參選。至此,中常會已分十一個梯次於六十九個選區提名七十二人,佔區域及原住民「立委」七十五個選區的百分之九十二,並佔應選總額七十九名的百分之九十一點一三。

餘下尚未提名的六個選區,就是「最艱困」的選區,或是有爭議的選區了。不過,據說已有腹案,其中台中市第一選區已鎖定前陸委會副主委張顯耀、台中市第三選區則鎖定台中市副市長楊瓊瓔,嘉義縣第二選區和金門縣選區則以初選方式決定人選。至於新北市第三選區和台南市第六選區,黨務人士日前也指出,皆有所進展。

其中台南市第六選區是國民黨最艱困的選區。日前,曾連任八屆「立委」,並曾當選「立法院」副院長,暱稱「小辣椒」粉絲自稱「辣椒粉」)的洪秀柱,宣布已將戶籍遷到台南市,將投入台南市第六選區「立委」選戰,挑戰民進黨「立委」王定宇。洪秀柱「小辣椒南征」,雖然尚未獲黨中央徵召,但未演就已先轟動,作為曾任黨主席及曾經獲得「總統」參選權的資深「立委」,自願到藍軍艱困區參戰,掀起了地方藍軍支持者的熱情。

這當然是需要極大勇氣。因為台南市尤其是合併前的台南縣,是陳水扁的家鄉,是深綠票倉,在歷次選舉中有「寧願肚子扁扁,也要票投阿扁」之說。因而任何的藍軍戰將,都將難有當選的可能。而洪秀柱卻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不怕選輸會令「八連霸」「丟面子」。當然是豪氣乾雲,對國民黨的選將及選民,都具有極大的鼓舞作用。當然,即使是輸了,也是雖敗猶榮。

實際上,倘若洪秀柱能夠出線,或獲得國民黨中央徵召,在台南市第六選區參選「區域立委」,必將會在台南市以至整個南台灣地區,為國民黨的選情產生催票及激勵士氣的作用。尤其是其對手,民進黨「立委」王定宇,雖然是「外省綠」,但正因為他要在民進黨內擺脫「外省人」的「原罪」,因而表現得更「獨」,曾經絆倒到台南市交流參觀的大陸海協會副會長張銘清,被視為「深綠」。作為「深藍」的洪秀柱與之對決,當然是精彩萬分,並打破南台灣地區因為民進黨「獨大」,其推出的參選人「躺著選也可當選」,因而選情並不激烈的沉悶局面。另外,王定宇是電視政論節目常客,辯才無礙,因此而曾是「一邊一國連線」的台南召集人,而洪秀柱也同樣是口才便給、問政犀利,因而才有「小辣椒」的暱稱。兩人在競選過程中的激辯,將精彩可期。幽默評論正指出,這將讓台南市甚至南部綠營票倉的藍軍支持者,不再因為藍綠實力相差懸殊而對投票意興闌珊,對催生整個區域的政黨票、拉抬「區域立委」選情,都有正面加分作用。

不過,洪秀柱這次的勇於承擔,是否又將會是遭到國民黨中央否定,而落得個類似「換柱」的屈辱?不容樂觀。實際上,國民黨台南市黨部主委謝龍介就指出,聽到這消息他嚇了一跳,因為市黨部已規劃好人選並提報黨中央,就等黨中央開會確定後對外公布。而國民黨組發會主委李哲華昨日也表示,由於台南市黨部上週在提名協調小組會議中表示已有規劃人選,該如何妥善調處、整合在地反對民進黨的力量,已責成台南市黨部審慎評估。

對此,曾經經歷過「換柱」的洪秀柱,早就有了心理承受能力,因而表示,由黨中央決定徵召誰比較適合,也不必特別協調,她樂觀其成;她這一次的動作是想讓大家知道,她這把老骨頭,願意開疆闢土,也願為未來開一條路。

但不管如何,洪秀柱的以黨內精英卻自願到艱困選區開疆闢土的大無畏精神,就像標榜「庶民」的韓國瑜,對已經成為破落戶的國民黨,仍然死抱「精英主義」的「權貴」型人物,發揮鞭撻作用一樣,也是對那些只願做太平官,不願艱苦奮鬥的老官僚的警醒和激勵。

在過去國民黨實行獨裁管治時期,由於是國民黨一黨專政,沒有競爭,國民黨的高官也就養尊處優。但也確實湧現了諸如孫運睿、李國鼎等那樣的精英,為蔣經國時代的經濟起飛,進行十大建設,使台灣地區成為「亞洲四小龍」之首,確實是功不可沒。

但在解除「戒嚴」,取消黨禁報禁之後,民進黨透過選舉逐漸拿到較多的「立委」和縣市長席位,形成「地方包圍中央」之勢,最後還先後兩次奪取了政權,國民黨的「高貴」人物卻仍然一副養尊處優的樣子,又怎能奪回政權,執政後又如何能較好地施政和行政?

對止,李登輝是曾要讓政務官都接受「民主洗禮」的,推動政務官回鄉參選。曾經指令「僑委會」委員長章孝嚴,「新聞局長」胡志強,分別回到新竹市和台中市原居地參選「國代」並當選,胡志強在會見港澳新聞界高層觀選團時,就感概地說,脫了幾層皮,卻讓思想昇華,更有利於優質行政。隨後在「立委」選舉中,又推動「陸委會」主委蕭萬長等,辭職分別回到嘉義縣等家鄉參選,其中蕭萬長當選。

但後來在經歷兩次「政黨輪替」,國民黨也宣布由革命政黨轉型為民主政黨,黨機器是為選舉服務之後,國民黨的政務官卻怯戰了。如前幾年曾要求一些部長返回原居地參選「立委」或縣市長,卻竟然紛紛怯戰,就連身為黨主席的朱立倫,也是畏戰避戰,不敢領表參加「總統」黨內初選,當洪秀柱自告奮勇「拋磚引玉」時,卻粗暴「換柱」。

希望,國民黨中央今次能很好地珍惜洪秀柱的勇於拼搏精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