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綠主帥都遇到尋覓副手之困

自一九九六年實行「總統」直選以來,二零二零年的「總統」大選可能是歷屆最混沌不清的。因為此前六次「總統」大選,雖然也是群雄逐鹿,但卻大致上一早就各自佈局明朗。而今次,卻不但是各政黨的出征主帥出現過去罕見的爭紛,而且即使是在主帥確定之後,也陷於副手難尋的困境。

民進黨是最早確定參選人的。蔡英文作為現任「總統」,按規例要爭取連任,本屬正常,實際上過去無論是民進黨的陳水扁,還是國民黨的馬英九,儘管其在第一任結束時,政績並非輝煌,民調也已急挫,但黨內都沒有人挑戰其爭取連任的意願。而到了民進黨的蔡英文的首屆任期即將結束時,卻終於有人打破這個絕對穩定的記錄,曾經作為蔡英文手下的賴清德,在「獨派」的支持下,要挑戰蔡英文的爭取連任之夢。蔡英文運用其執政優勢,以各種方式實施「狙擊戰」,再加上外部因素對她有利,從而保住了代表民進黨出戰「二零二零」的權利。但「獨派」似乎並不服氣,還是強要將賴清德押給她,作她的副手,組成「蔡賴配」,不過,似是「神女」與「囊王」均無此意願。

其實,蔡英文有一位絕佳的「御用品」,就是桃園市長鄭文燦。由於他與賴清德同屬「新潮流系」,並更是「新潮流系」的總召,因而倘是由他來代替賴清德,可以穩住「新潮流系」,並戮力為她操盤選戰。但可能是鄭文燦不願過早將自己暴露在「火力」之前(民進黨敗選「九合一」選舉後,蔡英文引咎辭去黨主席,黨內中生代都希望鄭文燦接手,但他卻不願提前「犧牲」,而設計推舉卓榮泰代勞),也可能是蔡英文考慮到,倘此將會「自廢」掉在「總統」大選正式開打後,攻擊韓國瑜「帶職參選」的「武功」,因而兩人都不作如此想。蘇貞昌可能是看到機會,因而最近為蔡英文「保駕護航」的表現極為出彩,而且在主持「行政院」的工作中,也能展現其「電火球」及「衝衝衝」的特色。因而在黨內有一種說法,是蘇貞昌希望能獲得蔡英文青睞,點名他為其副手,並在九月底的「全代會」上正式確認。

其實,即使是蔡英文能夠接納此設想,也並非最佳選擇。對蔡英文而言,蘇貞昌年齡偏大,並非「接棒」人選,不利於民進黨的「可持續發展」。對蘇貞昌來說,按照台灣地區的「憲政體制」,「副總統」只是「備位元首」,沒有實權,而且「總統」也不願見到副手是個「大光燈」,光芒掩蓋自己,最好就是像李元簇那樣默默無聲,因而還不如繼續當「行政院長」。除非是「大吉利事」,「元首」「掛掉」後自然接任,就如約翰遜和李登輝,就分別是在肯尼迪遇刺身亡及蔣經國病逝,而當即宣誓接任就職那樣,否則沒有機會發揮。

這邊廂,韓國瑜也是煩惱。本來最理想的是郭台銘,因為可以補強自己在「知識藍」、「經濟藍」和「專業藍」群體的不足,「庶民」與「精英」雙劍合璧。但一方面,郭台銘做慣「一哥」,哪能屈居於「一人」之下?二來更最重要的是,在國民黨「總統」初選過程中,「韓粉」及某傳媒集團對他的攻擊,至今仍然難以釋懷。

退一步,同樣參與初選的朱立倫,似也不錯,也可以在某種程度上彌補韓國瑜在「知識藍」、「經濟藍」和「專業藍」群體上的不足。朱立倫似乎也有此意願,一直在做國民黨的「桶箍」,並聲稱倘要表達委屈,他最有資格,但卻忍辱為重,表現出寬廣的胸懷。但韓國瑜卻似乎是並未為其而感動,可能是心目中另有人選。

果然,日前突然傳出,韓國瑜可能會邀請台積電始創人張忠謀做其副手,挑戰對手蔡英文,以及另一潛在對手柯文哲。該消息指,考慮到初選落敗的郭台銘,與黨內關係發展不明朗,故黨內有高層建議,倘郭台銘「不回頭」,韓國瑜可找蔡英文的盟友張忠謀當副手,以開拓知識界及經濟界的支持度。張忠謀去年曾應蔡英文的邀請,擔任台灣代表出席「亞太經合會議」(APEC)。消息續指,若要請張忠謀出山相助,可能要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出面,惟目前需等待韓國瑜作決定。報道又指,若張忠謀拒絕,另一副手人選是無黨派人士、國政顧問團總召張善政,可望補足韓在科技、企業與青年創業等領域上的不足。不過,韓國瑜競選總部回應說,該報道屬於假設性的臆測內容,關於副手人選會待有確切消息再公佈。

張忠謀果然「搶手」,藍綠皆愛,左右逢源。實際上,據說當年陳水扁、馬英九和蔡英文在尋覓副手等,都曾找過張忠謀。他們看中他的是經濟及科技,與郭台銘的特質極為接近,而且雖是外省人,卻從來沒有就「統獨問題公開表態,因而相信藍綠支持者都能接受。但他都拒絕了,顯然是不願墮落政黨惡鬥的泥淖。

何況,張忠謀今年已經八十八歲,倘成為「副元首」參選人,除了馬來西亞的馬哈蒂爾之外,幾乎可以成為世界紀錄了。而且還只是「備位元首」,亦即其唯一功能是倘「總統」缺位,則不用選舉就立即接任,避免出現「憲法真空,實際上哪有接班人的年齡比被接班人高出一截的道理?

張忠謀雖是外省人,但又不同於一九四九年跟隨蔣介石撤退到台灣的軍公教人員及其後代。他是在大陸輾轉各地後,在香港中學畢業後前往美國,先後在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機械工程系等就讀。畢業後長期從事半導體產業研發工作,曾任德州儀器事業部「全球副總裁」及通用儀器公司總裁。一九八五年,應孫運璿之邀,前往台灣擔任工業技術研究院院長,兼任聯華電子董事長,隔年因緣際會籌辦荷蘭飛利浦與工研院合資成立的台灣積體電路製造股份有限公司,任董事長兼總裁(執行長),隨後創立世界先進積體電路公司,因而並非是政客。

不過,他曾經分別獲陳水扁(二零零六年)、蔡英文(二零一八年)邀請代表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反而李登輝、馬英九時期並沒有作出此項邀請。按照蔡英文對其自己爭取「連任」的強烈意願,她在連續兩次邀請宋楚瑜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恰好與「總統」只能兩任相符)後,換上了張忠謀。而張忠謀在「APEC」的表現,優於性格張揚的宋楚瑜,因而大得蔡英文歡心,估計今年十一月的「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仍然將會邀請他「連續」代為出席,這也正好契合她本人強烈爭取連任的心理。張忠謀在有此前景之下,或將不會考慮韓國瑜的「副手」之邀。亦即不會為因韓國瑜選情不穩定而並不確定的「副總統」,而喪失明確的「APEC」參與機會。

另外,張昭雄辭去長庚醫院院長職務後,作宋楚瑜的副手參選,在宋楚瑜敗選後,又出錢出力地協助創立親民黨,但到頭來卻是兩頭空,什麼也沒有得到的教訓,可能也讓張忠謀心生警覺。實際上,韓國瑜現在的聲勢遠不如當時的宋楚瑜,張昭雄尚且吃了大虧,張忠謀又豈能不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