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特工去世31年後曝光 僅毛澤東等五人知其身份

他是一名共產黨人,為和平解放北平做出了重大貢獻。他是有功的,但卻是無名的。他的身份一直是個機密,去世直到31年後,中共特工的身份才被曝光。當時知道他身份的只有5個人,這五個人分別是毛主席、周總理、李克農、羅青長和王玉,其中王玉就是他的單線聯絡人。此人就是高級特工閻又文。

說起閻又文可能大家不是很清楚,但是他的上司我想大家都很清楚,那就是促成北平解放的抗日名將傅作義。

閻又文是傅作義的秘書,他從抗日戰爭的時候就潛伏在傅作義的身邊。但是整個抗日戰爭中,這個中共高級內線一直沒有啟動。

直到解放戰爭爆發前夕,中央情報部才重新與閻又文接上關係,於是,便有了傅作義痛斥毛澤東的《致毛澤東的公開信》文稿。

這封公開信是由閻又文寫的,當時周恩來直接指示:「這封信要寫,而且要罵得狠一些,要讓傅作義和他的官兵興高采烈,得意忘形,讓我們的指戰員看後,在戰場上恨不能把敵人一口吃掉。」

該信給毛澤東留下了深刻印象,兩年多以後在西柏坡相見時,毛澤東笑著說:「閻又文,你的文章寫得很好啊!」

解放後他恢復了組織關係,但他的真實身份仍未公開。按照中央安排,閻又文還要輔助傅作義完成其部隊的改編工作,如果傅作義知道自己的秘書是中共特務,勢必對他的工作產生影響。

1962年9月25日,閻又文因為食道癌去世,終年48歲。彌留之際他對守在病床邊的妻子丁宴秋留下遺言後,帶著不能說出的秘密辭世了。

周總理曾要求地下戰線的同志「有苦不說,有氣不叫;顧全大局,任勞任怨」。閻又文這句「有事情找組織」,既是對妻子兒女的最後交代,也是對地下戰線組織紀律的堅定恪守。

閻又文有六個子女。他去世時,老大24歲,最小的只有8歲。他們填寫家庭出身時都是「革幹」(革命幹部),1949年以前起義的國民黨將領及其親屬都是如此。

他們沒想到,若干年後,父親的身份卻成了一個自己家人也解不開的謎團。

謎團集中出現在一家人入黨、提幹時的政審上。從閻又文的妻子到小女兒,「一到政審就卡殼。」從上世紀六十年代一直到改革開放前,在突出政治、以階級鬥爭為綱的那些年代裏,閻又文的妻子不但不能入黨,還成了「反動軍官官太太」,老二曾就職某公安機關,後被調離,一直未能歸隊。老三畢業于哈軍工,本可就職國防科工委,卻被分配到一民用工廠當維修鉗工。

政審的結論一般不向當事人透露,閻家人並不瞭解內情。直到老六在部隊申請入黨,部隊多次向農業部發函外調政審,卻仍然找不到清晰的答案,得到的回答都是「閻又文同志歷史問題不清楚」。

閻家子女找到統戰部。國民黨起義軍官的檔案應該都在這裏,可是,統戰部的名冊中居然查不到閻又文的名字。

直到1993年一個偶然的機會,閻又文的在去世31年後他的身份終於被揭開。當時跟閻又文單線聯繫的地下工作者王玉偶然見到了一個老同事,這位元老同事正好又認識閻又文的女兒。

王玉知道後激動地說:「這麼多年了,閻又文同志的身份應該解密了,我就是當時中央與他的聯繫人啊!我一直在苦苦尋找他的家人!」

閻又文的女兒知道這個消息後眼淚刷的一下流了下來,而閻又文的妻子卻沉默不言,但是她的內心一定是翻江倒海。

家人們終究無法明白閻又文帶著這個秘密離去時內心的想法,他默默承受了那麼多誤解和不白之冤,卻從未解釋辯解一句。

閻又文的女兒清楚地記得父親在1956年作的一首詩:「獨懷淩雲志不凡,幹高枝大拔群巔。陽春三月花似錦,英雄樹下贊木棉」。

1997年7月10日,原中共中央調查部部長羅青長在《北京日報》發表《丹心一片照後人》,第一次將閻又文的歷史功績公之於眾。

(樂樂/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