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力量和親民黨手中的「入門券」

按照《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規定,參加「總統」大選有兩個途徑也可稱為條件,一是由政黨直接提名,條件是該政黨在最近任何一次「總統」或「立委」選舉,其所推薦的候選人得票數之和,應達該次選舉有效票總和百分之五以上。二是除此之外的政黨和無黨籍人士,如要參選,就必須透過選民連署方式申請登記參選,連署人數,應於規定期間內,已達「最近一次立法委員選舉選舉人總數百分之一點五者」。二零一六年「立委」選舉的選舉人(即選民)共一千八百六十九萬二千二百一十七人,因此連署人數須達二十八萬零三百八十四人,方可登記為候選人。而在連署過程中,為了避免因為參與連署者,或是不符選民資格,或是有重複連署現象而被「中選會」剔除作廢,因而往往要準備比法定連署人數要多得多的連署人表。當然,有的參選人為了「造勢」,也將會徵集到數倍於法定要求的連署人表。

依據《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第二十二條的規定,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符合推薦正副「總統」候選人資格的政黨有:民主進步黨、中國國民黨、親民黨、時代力量,各可直接提名一組候選人參選。

而郭台銘、柯文哲、王金平等人要參選「總統」,不管是獨立或是結盟參選,倘沒有上述四個符合資格的政黨提名,就必須循選民連署方式參選。由於向「中選會」登記為被連署人的截止時日期是九月十七日,而且還是連同「副總統」參選人一道進行被連署人登記,並在四十五天內呈交二十八萬多份及以上的連署書,因而時間頗為緊迫。

自一九九六年實行「總統」民選之後,循選民連署方式參選的,有林洋港、陳履安、許信良、宋楚瑜等人,均全告敗選。

今次有資格直接提名「總統」參選人的四個政黨中,民進黨已經經過初選確定提名蔡英文,國民黨也經過黨內初選決定提名韓國瑜。而手中持有「入門券」的時代力量和親民黨,至今尚未決定是否提名「總統」參選人。

時代力量在上次「立委」選舉中,獲得五個議席,其中「區域立委」三席,「不分區立委」兩席,政黨票的得票率為百分之六點一一,成為第三大黨。因而持有此次「總統」大選的「入門券」。但最近該黨陷於內部路線分歧以至鬥爭,有兩席「區域立委」退黨,另一席「不分區立委」則因其助理涉貪而被開除出黨,喪失議席,惟可依法由落選頭的參選人遞補,因而目前只有三個議席。

時代力量本來沒有參選「總統」的規劃,但最近情況發生了重大變化。其一是由於在四年前的合作對象,台北市長柯文哲成立了台灣民眾黨,也要參加「立委」選舉,將對時代力量的「立委」選情產生嚴重衝擊,可能會在已經流失了兩個議席的不利情況下,雪上加霜嚴重丟席,不保大黨地位,必須強化「母雞帶小雞」的戰術,搶救「立委」選情,因而不排除將會提名「總統」參選人,以帶動黨籍「立委」的選情。

其二是時代力量的前主席、現屆「立委」黃國昌,決定棄選來屆「立委」,並指定其助理賴嘉倫參選其所在新北市第十二選區的「立委」,而他則傳說是要接過柯文哲台北市長的棒——倘柯文哲參選「總統」並當選,按規定辭去台北市長,與柯文哲關係友好的黃國昌就參加台北市長補選。但柯文哲在組黨後,尤其是評估「總統」選情後,放棄了參選「總統」的計劃。黃國昌就陷於「兩頭不到岸」之狀態,因而有可能會「被迫填補」柯文哲「落單」的「空缺」,代表時代力量參選「總統」,既是要籍此帶動黨籍「立委」參選人的選情,也是為了避免浪費「入場券」。

不過,時代力量是否推出「總統」參選人,可能會在黨內發生激烈爭論。因為目前該黨發生的內訌,就是圍繞著是否支持蔡英文參選並爭取連任「總統」而展開。但現在黨中央是由主張不與蔡英文合作的鷹派所把持,因而黃國昌倘是決定參選,將是能夠順利出線的。但這就顯示時代力量最終與蔡英文徹底決裂。

至於親民黨,在四年前的「總統」選舉中,宋楚瑜與徐欣瑩僅獲一百五十七萬六千八百六十一票,並未當選。「區域立委」候選人則隨著最被看好的黃珊珊以些微差距落敗而全軍覆沒,不過親民黨的政黨票高達八十萬票、得票率為百分之六點五二,獲得分配三個「不分區立委」議席,依法成立黨團,後來五連霸的無黨團結聯盟「立委」高金素梅宣布加入親民黨黨團運作,親民黨團增至四人。

因此,親民黨也持有直接提名「總統」參選人的「入門券」,目前正待價而沽。一方面,宋楚瑜已經四次參選「總統」,但卻均告失敗,有點意興闌珊,而且也是年齡偏大,體力和精力也應付不了「總統」競選的高度負荷;另一方面,宋楚瑜必須照顧好其子弟兵,盡量將他們拱送進「立法院」,最低限度也要爭取有三席,以便成立黨團,維持大黨地位,並可籍政黨票的較高得票數,獲得較多的政黨選舉補助金的分配,作為親民黨的日常運作經費。

在宋楚瑜棄選的情況下,要達到帶動黨籍「立委」候選人選情之目的,就必須將「入門券」禮讓給有實力的盟友,讓其發揮「母雞」的作用。由於宋楚瑜與柯文哲的關係友好,柯文哲禮聘宋楚瑜為台北市政府總顧問,在每次參加「雙城論壇」前,都會就兩岸政策向宋楚瑜討教,因而宋楚瑜曾經有意將親民黨的「總統」提名「入門券」贈予柯文哲。據報導,宋楚瑜原先的想法及與柯文哲之間的默契是,橘白陣營可以共同合作組成一個聯盟,雙方共推「立委」候選人,親民黨則推薦柯文哲參選「總統」,但關鍵「前提」是柯文哲絕對不能夠組黨,以免影響到親民黨的「不分區立委」政黨票。

但是,柯文哲卻於八月初宣布成立「台灣民眾黨」。宋楚瑜對此破壞合作默契之舉非常不滿,感到柯文哲是要向親民黨搶奪「立委」席次。因此,宋楚瑜與柯文哲的關係生變,就將合作的對象轉為郭台銘,有意將「入門券」拱送給他,並借助他的高人氣催谷親民黨「立委」參選人的選情。當然,親民黨的「立委」競選經費,也將由郭台銘支應。因此,前不久就有宋楚瑜將於郭台銘合作的消息傳出,並傳說兩人已經密會,並敲定了合作的具體方式。

但郭台銘幕僚這幾天的說法卻是,郭台銘將獨立參選,既不指望及等待「韓語」,及以國民黨的身份參選,也不與任何政治人物結盟,這當然是包括柯文哲、王金平和宋楚瑜。郭陣營方面認為,由於親民黨聲勢及形象早已大不如前,為避免因接受親民黨政黨推薦提名而須處處受制於人,無法掌握大選主控權,而婉拒了宋楚瑜的好意。

但是,王金平卻跳出來,聲稱要聯合親民黨、新黨等小黨組「在野大聯盟」,儼然自己就是「第三勢力共主」。不要說,宋楚瑜不屑於王金平的「大口氣」了,就是實力並不強的新黨,也因為他的兩岸觀與新黨相差太遠,也不可能會「降伏」於王金平的腳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