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捉到鹿唔識脫角」

陳明文在高鐵車廂內遺失三百萬現金一事正在發酵,但似乎是事態的發展呈現「唔湯唔水」的狀態。因為失主陳明文是「英系」大旗手、民進黨中常委及民進黨中央選舉對策小組的實際主持人,也將代表民進黨在嘉義縣第二選區參加「立委」選舉。只要該事件能夠發酵得完全充分,就將不但會重挫陳明文的政治聲譽,也將會波及民進黨二零二零年「總統」及「立委」的選情。

事情的經過是,前日台灣高鐵北上列車上拾獲一只未上鎖的行李箱,經高鐵人員清查,發現裡面竟有現金三百萬元,高鐵追查後發現,失主竟是民進黨嘉義縣「立委」陳明文。陳明文通知其兒子取回。據陳明文的次子陳政廷指出,因他想延續母親「舞茶」品牌,打算至菲律賓開珍珠奶茶店,這筆錢是父親要給他創業用的,但不小心遺忘在車廂上,他已全數領回。此事外界議論紛紛,在野黨直呼「不合理」,籲陳明文說清楚、講明白,並質疑是政治獻金。但陳明文卻神隱,而陳政廷則出示與菲律賓方面聯繫的報價單及對話紀錄自清,表示這兩年他因緣際會前往菲律賓工作,有創業想法,父親陳明文到菲律賓探視時,逛街時感受到台灣珍奶可打進菲律賓市場,經討論後,父親決定讓他投資,讓台灣珍奶南進。陳政廷說,這筆三百萬元現金,是這幾天他回台,請父親向母親拿的。至於為何不用匯款?陳指出,他沒有信用卡,在菲律賓也沒有帳戶,這筆錢是方便他在台灣買一些煮茶的設備、原物料,再運到菲律賓。此外,另一部分的錢則要換成美金,帶去菲律賓付公司的開辦費,他在菲律賓申請公司要透過代辦,之後才有辦法開設公司的戶頭,才能用匯款的。陳政廷說,前日中午他和父親吃飯時,父親看到他的臉,想起要將現金給他,才驚覺錢遺落在高鐵上,他馬上趕到高鐵站領取,三百萬現金全數找回。

陳政廷的這番說辭,也許有部分是事實,但卻也不能完全解釋得清楚。不過,卻可能會因為討得蔡英文的歡喜,而獲得民進黨庇護。因為所謂到菲律賓投資的說辭,符合蔡英文的「新南向政策」,雖然只是三百萬元的小個案,但在響應者寥寥的情況下,也算是不無幫補。而且,「有其父必有其子」,陳明文雖然是蔡英文的近身親信,其兒子也雖然沒有投身政壇為蔡英文「保駕護航」,但作為台商卻沒有到大陸「資共」,而是到菲律賓開設珍珠奶茶店,除了是響應蔡英文「新南向政策」之外,還向菲律賓推廣台灣的「特色」,忠心耿耿也。

而對此「主動送槍上門」的好機會,國民黨的從政人員卻沒有「見獵心喜」,進行追打,可能是「投鼠忌器」,擔心追打下去會成為「迴力標」,因為國民黨的某些民代,可能也存在著類似遭受質疑的問題。只有一些不準備投入選戰的黨職人員「唔鹹唔淡」地諷刺幾句。反而是一些名嘴及民進黨民代,尤其是要在嘉義縣第二選區挑戰陳明文的前民進黨人林國正等,丟出了讓陳明文極為尷尬並難以回答的問題。

實際上,甭看只是區區的三百萬元,但倘是按照陳政廷的解釋,按圖索驥地追問下去,可能會觸及到涉嫌違法的問題,比質疑為「政治獻金」還要嚴重得多。因為根據「監察院」今年五月公佈的公職人員財產申報《廉政專刊》,陳明文在去年十一月一日定期申報的財產中,除多筆不動產外,現金存款扣除債務,只有二百四十萬元。現在卻一下子「從銀行提領」三百萬元現金,是否存在著「瞞報」的問題?倘答案是否定的,那麼,這些既超逾申報數額,也超溢陳明文在申報後出任「立委」的合法酬金的現金,是從哪裡來?是參加地下賭場的賭博贏取得來?還是有人行賄而所得?……隨便一條,都是觸犯相關法律的。而且,根據反洗黑錢法律規定,存戶向銀行提領超過五十萬元現金,就需要由銀行進行登記並通報洗錢防制中心,而陳明文卻一下子提領了三百萬元,有否通知洗錢防制中心?還有,根據法律規定,在一年內向親屬贈予超過二百二十萬元的,都需繳交贈予稅,這筆贈予有否向國稅局繳稅?

台灣地區海關規定,出境時最多只能攜帶十萬元現金,超過部分將被沒收。據報導,昨日蔡英文在出席一項活動被媒體詢問時,臉馬上僵掉,並且急忙對站在一旁的「內政部長」徐國勇投注求救的眼神,徐國勇當即機靈救駕,代替蔡英文回答說:「因為它並沒有發生嘛,還沒有發生就沒有帶出去嘛,帶出去當然要申報,申報就沒有什麼洗錢的問題」。這就反證了,這筆現金倘是攜帶出境,是抵觸相關法律的。而從今年初開始,蔡英文為了騙取選票,製做「恐中抗中」氛圍,曾經多次主持「國家安全會議」,定下一系列措施,其中一項就是維護「國家金融安全」。此事如果是發生在國民黨人士身上,可能就會被扣上「擾亂金融管理,危害國家金融安全」的大帽子。遺憾的是,國民黨人「捉到鹿唔識脫角」,沒有就此而窮追猛打。即使是陳明文獲得「司法庇護」,也可出一口烏氣。畢竟,國民黨人被沒收、凍結黨產,及遭受「東廠正義」後,憋屈在心裡太久了。

即使是按照陳政廷所說,有部分現金將在台灣購置設備,其實也不需要支付現金,而只需使用支票或匯款就可以了。如是到菲律賓作投資,租賃或購置舖位、裝修、聘請員工等,新台幣並非是當地流通的貨幣,必要兌換成美元或菲律賓披索。這又涉及到是否觸犯當地外匯管理及反洗黑錢的法律的問題。另外,根據菲律賓的法律,開設珍珠奶茶店是屬於零售業,必須是要由百分之百的菲律賓人經營,有百分之一都算是外資。如果陳政廷是以外國人身份去菲律賓創業,就必須提出二百五十萬美金(折合新台幣七千七百多萬元)的財力證明,這三百萬元而且還要在台灣購置設備的款項,根本就無法滿足菲律賓的相關法律規定。

陳明文的所作所為,使人想起了陳其邁的父親陳哲男。因為他與陳哲男一樣,都是國民黨的「叛將」,為了選舉利益宣布退出國民黨或被開除出黨。兩人分別加入民進黨之後,可能因其所擁有的政治資源正是民進黨所缺,也可能是「叛將」必須表現得比「忠臣」還要「忠」,因而竭盡全力討好領導人,果然分別受到陳水扁和蔡英文的重用。後者被任命為「總統府」副秘書長,但因涉及「政治獻金案」而被判刑。前者成為「英系」大旗手,參與民進黨的核心決策;但是否會因三百萬元現金,扯出更多的涉嫌違法行為?且拭目而待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