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當局掌控「大法官會議」的危害性分析

台當局立法機構日前行使「大法官」人事同意權,由蔡英文提名的司法機構幕僚呂太郎、「考選部長」蔡宗珍、高雄高等行政法院院長楊惠欽,以及台大法律系教授謝銘洋等四名人選全數過關,將在今年10月1日接任「大法官」。隨著蔡英文此番新提名4名「大法官」的通過,蔡英文在第一任期內所提名的「大法官」達到11名,超過總席次的三分之二,民進黨在「大法官會議」中擁有了絕對優勢。「大法官會議」在臺灣現行體制」中佔有重要地位和作用,民進黨當局徹底掌控「大法官會議」影響深遠、危害極大,需要引起高度關注。

「大法官會議」在台現行體制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

「大法官」是臺灣司法機構設置,具有「統一解釋法律及命令」、審理「政黨違法解散案」及「地區領導人彈劾案」許可權的常設機關。

「大法官會議」做出的「釋法文」,具有拘束全臺灣地區各機關及人民的效力。根據臺灣地區法律規定,目前「大法官會議」總席次共十五席,是島內制衡行政和立法機關的中堅力量。「大法官」的履職必須要超脫黨派以外,獨立行使職權,不受任何干涉,被稱作「體制守護者」,堪稱是臺灣地區現行體制防範「台獨」的最後一堵防護牆。

蔡英文新提名「大法官」的相關言論與立場

蔡英文此次新提名「大法官」的相關言論與立場備受外界質疑。

即將上任的「大法官」楊惠欽在被無黨籍金門縣民代陳玉珍一再追問「中華民國」疆域議題時表示,「這個疆域很大很大,至於固有疆域範圍多大,很難講大到哪裡。」

另一位,蔡宗珍在被國民黨民代費鴻泰追問民進黨黨綱主張建立「臺灣共和國」與制定新法是否「違法」時僅表示,自由民主精神維持就不會有政黨違法問題,「制法」「修法」也當然不危害民主秩序。

謝銘洋在被「時代力量」民代徐永明提問是否接受高雄市長韓國瑜「一國兩區」說法時表示,「固有疆域本身是高度不確定的法律概念,必須透過解釋來瞭解,他無法接受兩岸是‘一國兩區’。」且對於外界一直以來質疑「黨產會」「促轉會」是違法機關,他強調他不這樣認為。

蔡英文此次新提名的「大法官」有的曾是民進黨「公投制法」「體制改革」的重要幕僚,有的曾在公費留考面試自己的指導學生,視「利益回避」如無物。不僅政黨色彩、意識形態濃厚,還嚴重缺乏程式正義觀念,完全違背臺灣地區法律對「大法官」的履職規定。難以想像這些「親綠」甚至是帶有「台獨」意識的「大法官」未來能夠忠實履行「大法官」守法護法的職責。

民進黨當局掌控「大法官會議」的危害性分析

蔡英文獲任內「免死金牌」

司法機構的「大法官」共15席,蔡英文已經在2016年提名7席,如今又提名4席,共掌握11席,超過總席次的三分之二,可說是完全控制了「大法官會議」的「釋法大權」。而根據臺灣法律規定,由「大法官」組成「釋法法庭」在審理「地區領導人彈劾案」時,必須要有三分之二以上「大法官」同意才能「諭知被彈劾人解除職務」,未達三分之二以上同意,彈劾就不成立。

換言之,只要掌控「大法官會議」三分之二以上席次,縱使是立法機構全體二分之一提議、三分之二以上決議聲請「大法官」審理彈劾案,最後在「大法官會議」也不會成立。這無異於是給了蔡英文一個天大的「免鉈金牌」,保證蔡英文在目前任期及一旦連任後,無論她如何胡作非為,也絕對不會被「彈劾」。

蔡英文取得可隨時解散政黨的權力

根據臺灣法律規定,「大法官會議」還可審理「政黨違法解散案」,只要掌握「大法官」三分之二以上席次,「釋法法庭」隨時就可以判決解散政黨。這表明蔡英文在今年新提名的4名「大法官」就任後,就取得了利用「大法官會議」解散政黨的權力。今後,蔡英文可利用完全執政的優勢隨時強行對在野黨安插「違法」罪名,借機對敵對政黨予以解散,這是對島內民、主及政黨政治的嚴重侵害。

臺灣司法將完全喪失獨立性

依目前臺灣的「大法官審理案件法」規定,「大法官」解釋法律,應有總額三分之二出席,及出席人三分之二同意,方得通過。再依2022年將實施的「訴訟法」規定,法律判決應經「大法官」現有總額三分之二以上參與評議,現有總額過半數同意;聲請案件之受理,應經「大法官」現有總額三分之二以上參與評議,參與「大法官」過半數同意,未達同意人數者,應裁定不受理。蔡英文目前已經提名了超過總席次三分之二的「大法官」,這些「大法官」政黨色彩、意識形態濃厚,甚至帶有「台獨」立場。可以預見,這些「大法官」日後很難公正公平地「釋法」,民進黨已經牢牢控制住了「大法官會議」或未來的「釋法法庭」。這意味矜民進黨執政期間種種「違法」的作為,將很難被「大法官」宣告「違法」,臺灣社會想要透過「大法官會議」的「司法權」發揮制衡的功效、扮演「法律守護者」的角色,恐將是緣木求魚。當「大法官會議」成了民進黨的「台獨同路人」,「獨立司法」淪為民進黨的附屬品,臺灣的「最高司法」將完全喪失獨立性。

臺灣司法將受民進黨長期牽制

根據臺灣地區「法律增修條文」第五條第二項規定:「大法官任期八年,不分屆次,個別計算,並不得任。每位元新任地區領導人任內,會有七到八位「大法官」的換血機會,這也就是所謂的「任期交錯制」。此次,蔡英文在第一任期內,提名通過〗1位「大法官」,打破了每任地區領導人僅能提名一半「大法官」的既有常識。2020臺灣「大選」若是由藍白勝出,則藍白產生的地區領導人在下一任期內僅能提名4位「大法官」,藍白地區領導人的「大法官」提名權將受到嚴重限制。民進黨在未能執政的情況下,也能夠繼續以超過總席次三分之二的絕對控制權繼續牽制臺灣司法。如果蔡英文在2020年連任成功,則蔡英文在下一任期內將有機會繼續提名4位「綠色大法官」,將「大法官會議」的15席次徹底「綠化」,進一步鞏固和延長對臺灣司法的控制。

民進黨當局徹底完成「中央權力」集中化

在臺灣現行體制下,島內最高權力呈現「五權分立」,對應的機構分別是行政機構、立法機構、司法機構、考試機構、監察機構。2016年民進黨重新執政,民代過半,完全取得了「行政權」「立法權」。隨著民進黨當局的完全執政,蔡英文透過提名綠營人選陸續掌控了考試機構、監察機構。此次,蔡英文再次透過提名「綠色大法官」掌控了「大法官會議」,代表民進黨當局徹底控制了島內「最高司法權」。至此,臺灣所謂的「五權分立」被完全掌控在蔡英文手中,民進黨當局徹底完成了最高權力的集中化,成就了蔡英文「行政、立法、司法、考試、監察一言堂」的機制。臺灣「民主」已經變成「民進黨當家作主」,這絕非臺灣所謂「民主」之福。

臺灣將陷入「民主混亂期」

民進黨當局完全掌控「大法官會議」意味著今後民進黨推行的系列「台獨政策」獲得了「最高保護傘」,這將鼓舞島內「台獨」勢力,促使民進黨當局推出更多的「台獨」舉措,未來島內「違法」情事或層出不窮。近期,民進黨當局瘋狂對涉及兩岸關係的法律進行了一系列的修訂,企圖在法制中塑造「兩國論」的兩岸關係,在法制中注入「台獨基因」,走起了「修法台獨」路線,就是瞄準了當局即將徹底掌控「大法官會議」,可解除「台獨」後顧之憂,所以才會如此肆無忌憚。

未來,「綠化」後的「大法官」不僅無法公正對待「釋法案」,更可能會完全傾向綠營,甚至主動推動「台獨」,進一步以專業角度在法制上動手腳。2020「大選」如果蔡英文成功連任,「大法官會議」就理所當然地在「釋法」領域為蔡英文「保駕護航」;如果蔡英文落敗,民進黨立法機構黨團仍然將會以各種理由聲請「釋法」,而「綠油油」一片的「大法官會議」做出的「釋法文案」,必然會與當局作對,台灣將難以避免地陷入「民主混亂期」。

民進黨將開啟「法理台獨」之門

民進黨掌控「大法官會議」,也就掌控了臺灣的「釋法大權」,將開啟民進黨「法理台獨」之門。未來,民進黨極有可能會透過「法理台獨」來完成「台獨」目標。首先對於「固有疆域」的問題,民進黨可能會透過立法機構多數席次優勢,提起「釋法」。新任「大法官」謝銘洋在立法機構的一番發言,意味著未來「大法官會議」對「固有疆域」的「釋法」很可能會否定兩岸是「一國兩區」的定位,做出「只及於台、澎、金、馬」的解釋。

其次,在確定「固有疆域只及於台、澎、金、馬」後,民進黨可能將會進一步對「法律增修條文」第一句「為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提起「釋法」,令「大法官會議」對此做出「違法」解釋。從而使島內所有法制,包括「兩岸關係條例」第一條第一句「國家統一前」「港澳關係條例」的「第三地」定位等都被認定為「違法」,進而必須做出符合「兩國論」的修改。

最後,對於外界質疑民進黨當局所稱「中華民國臺灣」是否「違法」,民進黨也將會借機提請「大法官會議」做出「合法」解釋。甚至可能在民進黨完成對「台獨」的各項準備、「兩國論」完全侵蝕島內法制之後,極有可能會再次以「釋法」的方式將其解釋為「臺灣」,從而徹底達成「台獨」借「中華民國」軀殼上市,最終掙脫「中華民國」軀殼,完成「台獨建國」的妄想。

民進黨當局掌控「大法官會議」,影響深遠,危害極大。民進黨若繼續一意孤行,不斷推進「台獨」,必然會給台海局勢帶來嚴重危機。民進黨最終也必將自食惡果,遭到歷史嚴懲和全中國人民的唾棄。

(陳文傑/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