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處境最難堪的是王金平

郭台銘已宣佈退黨,是否等於「郭柯王聯盟」正式成形?看來,郭台銘與柯文哲的合作是真的,但柯文哲由於現任台北市長的職務,為了反襯韓國瑜「落跑市長」的欠缺正當性,他將會堅持做滿四年市長任期,亦即不會參加明年的「總統」大選,而是靜待二零二四年。但為了建立政治舞台,尤其是避免在二零二二年十二月卸任台北市長至二零二四年初參選「總統」期間出現「政治真空」,而必然會全力推谷台灣民眾黨的「立委」選情,爭取能有三名或以上的候選人當選,可以成立「立法院」黨團,在自己儼然成為大黨黨主席的同時,在「立法院」發揮「關鍵少數」的作用,以維繫自己的政治能量。因此,柯文哲的密底算盤是,支持郭台銘參選「總統」,昨日就傳出消息說,將會助攻五十萬份連署書,力挺郭台銘直攻「總統」大位,反過來又利用郭台銘發揮「母雞」效能,帶動台灣民眾黨「立委」候選人這些「小雞」的選情,甚至連他們的參選經費也一併解決。但由於自己不適宜脫產助選,因而可能只是在郭台銘的競選總部掛一個級別很高的「榮譽」職,而不是外傳的總幹事。至於總幹事,很可能會是趙少康,實際上在此前,郭台銘為了了解有關選情大勢,都是與趙少康探討交流。

那麼,王金平往哪裡擺?直到如今,他仍然堅持不當「副」的,因而根本不可能當郭台銘的「副總統」搭檔。當然,更不可能是他當「正」的,而由郭台銘做「副」的。否則,郭台銘根本就不需要退黨,當韓國瑜的「副手」搭檔就可以了。即使韓國瑜有自己的想法,尤其是「武大郎開店」心理發酵,擔心郭台銘的光芒超越自己,但在連戰等大佬施壓下,也得被迫接受。

王金平既然不當「副」的,就是要以「正」的身份參選「總統」了。倘是循被連署人的方式參選,在九月十七日之前就要辦理申請登記手續,而且還需連同「副總統」人選一道登記,似乎是過於倉促。更有一個更嚴峻的現實問題,他現在是由國民黨提名參選而當選的「不分區立委」。如果連署參選,必定遭國民黨開除黨籍,他的「不分區立委」也就隨之失去,變成一介平民。這與郭台銘本來就是一介平民,沒有任何政治包袱,可以不帶一片雲彩地瀟灑離開國民黨,是完全不同的。

但是,王金平是不甘寂寞的人,而且他已經七十八歲,今次是最後機會,「蘇州過後冇艇搭」。因而昨日就傳出,深感在郭台銘、柯文哲面前遭受「邊緣化」的王金平,要「最後一搏」,全力催谷他一手推動的「民主大聯盟」,整合親民黨、新黨這些第三勢力,甚至不排除借用親民黨的「總統」大選「入場券」,披掛橘袍出戰「總統」大位。

倘果如此,到十一月十八日至二十二日「中選會」接受「總統」、「副總統」候選人登記時,他以親民黨提名的身份進行「總統」參選人登記,就更是違反國民黨黨紀,必定遭到國民黨中央「開鍘」。不過,此時距離第九屆「立委」的任期結束,只剩下一個半月時間,「損失」相對較小。當然,今後都不可能指望國民黨再次提名他為「不分區立委」參選人。而在此前,國民黨已經連續四次以「不分區立委」提名他,甚至專門為他一人「度身定做」修改「不分區立委」的提名辦法,國民黨對他已經仁至義盡。

但正如有政論者所言,這次「總統」大選,是自一九九六年實行「總統」普選產生以來,選情最激烈的一次,即使是屆時韓國瑜的民調提升不起來,還有蔡英文、郭台銘的民調和實力都比王金平高,他又有何德何能可以當選?只能是「陪太子讀書」。這又何苦來哉?他曾經有過幻想,倘國民黨「換瑜」,他可以接手。其實,他也明知難度很高,因為他沒有參加國民黨的黨內初選,因而即使是「換瑜」,也是朱立倫。何況,黨內的深藍部份肯定會抵制他,不讓這位被指為「藍皮綠骨」者染指國民黨「總統」參選人的「大位」。

因此,王金平只有尋求能獲得親民黨提名,但這也是在宋楚瑜本人棄選的前提下。王金平之所以對獲得親民黨提名有信心,是因為在他的心目中,他與宋楚瑜都是受到國民黨尤其是馬英九欺負的「難兄難弟」,會有「同病相憐」的感覺。因而當宋楚瑜棄選,但又必須有人承擔「母雞」的角色,而原先預想的接班人柯文哲卻是另行組黨,威脅親民黨的「立委」選情,郭台銘也不願受到親民黨的束縛的情況下,就必須依靠王金平了。

實際上,在與馬英九的關係上,王金平的遭遇與宋楚瑜基本相同。在王金平方面,大小争拗不斷,而最大的衝突有兩次,一次是二零一五年的國民黨主席選舉,馬團隊開盡火力攻擊王金平是「黑金」、「藍皮綠骨」;第二次就是大家都耳熟能詳的「九月政爭」。對此,王金平確實是憋了一肚子的氣。

至於宋楚瑜,那就更多了。除了本欄昨日所提的馬英九「發假民調」,成為導致宋楚瑜敗選「二零零零」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之外,更重要的是,二零零四年「總統」大選的「廢票聯盟」,及「兩顆子彈」發生當晚馬英九阻止連戰宋楚瑜進行街頭陳情抗議活動,都被視為「連宋配」僅以二萬多票落敗的重要原因。

二零零四年的「總統」大選,國民黨與親民黨合作,合組「連宋配」。本來「連宋配」的選情被看好,綠營盡管搞了個「二二八百萬人手牽手護台灣」,「陳呂配」的民調有所上升,但仍是不如「連宋配」。

也正在此時,曾經在馬英九台北市政府出任局長級的幾位官員,組織「廢票連盟」,呼籲選民們在投票時投下廢票,因而被視為是代馬英九出手。當時有不少人分析,馬英九是如此盤算的:如果「連宋配」勝出,由於連戰說過只做一任,到二零零八年就是改由宋楚瑜「擔綱坐正」,倘當選二零一二年必定爭取連任,任期直到二零一六年,亦即馬英九還要等到十二年後才可參選,屆時「小馬哥」已經變成「老馬哥」,六十六歲了,而且在卸任台北市長後,失去政治舞台,因而相當不利。因此,只能讓「連宋配」落選,陳水扁得以連任並在二零零八年任滿不能再爭取連任時,自己才搶得先機參選。只須再等四年,而不是十二年這麼久。而他的昔日下屬所搞的「廢票聯盟」,就是為了阻擋「連宋配」當選。果然,當年的廢票達到三十三萬多張,為前次「總統」大選的三倍多,亦即扣除了「正常」廢票,有二十多萬張廢票是「廢票聯盟」的「成果」。而陳水扁僅是以不到三萬票的微弱多數勝出。如果不是「廢票聯盟」「發功」,即使是有「兩顆子彈效應」的因素,也應當是「連宋配」當選,台灣地區的政治發展史和兩岸關係發展史,就將會改寫。

在「兩顆子彈案」發生當晚,電視台走馬燈地滾動播出「陳水扁中彈受傷」的新聞,等於是免費造勢,至少是免費廣告,而「連宋配」卻是一條新聞也沒有。宋楚瑜主張前往「總統府」陳情抗議,連戰也贊同。馬英九雖然是「連宋配」競選總部的總幹事,但卻以台北市長的身份,以《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禁止在投票前一晚的十時後進行競選活動的規定為由,不批准這項活動。這就使得「連宋配」被完全「消聲」,讓陳水扁的消息塞滿所有人都頭腦,在客觀上形成不平等。

出於「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心理,說不准宋楚瑜出於同情王金平的原因,願意將親民黨手中的「入門券」,交給王金平參選「總統」。當然,天下沒有白吃的早餐,王金平必須承擔為親民黨「立委」參選人輔選的責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