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特首施政工作交流會透露幾個重要訊息

行政長官賀一誠在上週六與各公共部門領導舉行「跟進和落實二零二零年度施政工作交流會」。既然是「跟進和落實二零二零年度施政工作交流會」,而且賀一誠也確實是在會議中重點談及他已經與各司司長到立法會陳述了本年度的施政計劃,並要求政府各部門要主動按計劃、按部就班落實今年接下來七個月的各項工作,因而該會議的宗旨,確實就是落實貫徹特區政府本年度施政報告及各政務範疇施政方針的動員大會。不過,結合到目前的時空背景,可能還蘊含著以下的幾個用意。

其一、經過四個多月的防疫工作,尤其是在成功地抗擊兩輪疫情襲擊之下,「臨戰式」的抗疫鬥爭已經告一段落,接著是進入長期性的「常態化」的抗疫與經濟「兩手抓」階段。由於賀一誠具有高度的敏感性,在武漢傳出有可能比「SARS」更兇猛的不明病症後,就立即對來自武漢的客機進行體溫驗測,可能是最早採取防範措施的地區之一;而且及早邀請鐘南山院士到澳門提供專業意見,因而澳門的防疫抗疫工作極為出色。在整個疫情期間,沒有本土病例,只是輸入型及與其關聯的病例,而且也都救治好,沒有死亡病例,可能是在全球中,包括自詡「第一」的台灣地區,都遠不如的,因為台灣就有社區病例,及有死亡個案。現在,澳門可以說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地區之一,社區內可以自由行動,昨日更是藉著母親節,市面恢復疫情前的人流,街上又再熱鬧起來。因此,澳門特區的工作,進入新階段,進行戰略性的轉變,即以抗疫「常態化」的精神,在繼續抓緊防疫抗疫的同時,社會經濟恢復正常運作。這就要求政府各部門也必須適應這個戰略轉變。當然,還必須繼續做好個人和各部門的防護。

而在內地,經過「五一」的五天長假,及有意無意地「縱容」部分遊客「跨省遊,結果有一億多人出遊。雖然業績不如往年,但已經以倍數超越有關部門的預測。在這樣的群聚環境下,並沒有發生群聚性病例,而且即使是本土病例也是零星型的,並非是因旅遊而起。甚至在五月三日至六日,連續四天沒有新增本

土確診病例;再往前,連續十天沒有新增本土疑似病例,連續二十二天沒有新增死亡病例。這證明,內地的疫情已經受到有效的控制,「常態化」防疫與生產雙頭並進可以全面鋪開。因此,五月七日,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發言人米鋒宣布,中國所有縣級行政區的疫情均調整為「低風險」。當然,他也仍強調,新冠肺炎疫情還有很大不確定性,要落實常態化防控,嚴防疫情反彈。

內地各地的風險等級評估,是依據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關於科學防治精準施策分區分級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指導意見》訂定,以縣級行政區為單位。無確診病例或連續十四天無新增確診病例為「低風險」地區;十四天內有新增確診病例,累計確診病例不超過五十例,或累計確診病例超過五十例,十四天內未發生聚集性疫情為「中風險」地區;累計病例超過五十例,十四天內有聚集性疫情發生為「高風險」地區。由此,廣東省和上海市等省級行政區域,也已將其緊急響應調低至三級,亦即在全省級行政區域內,都是屬於「低風險」地區,許多「臨戰式」的防疫抗疫措施可以解除,甚至有的地區,還發出指引說,在非室外空曠區域,可以不戴口罩。而酒店、電影院、娛樂城等,也紛紛恢復營業。

因此,澳門的海陸口岸逐步恢復通關,已可預期。相信,澳門特區政府也已經在與廣東省和珠海市,以及香港特區的商討中,達成一定的共識,逐步分階段的開放。前日珠海與澳門共同宣布,允許二萬多名珠海籍或持有珠海居住證的的外僱,在滿足核酸檢測等條件下,於今日開始恢復常態性通關;昨日澳門特區也宣布,粵康碼可與澳康碼互通互認,這更是拱北及橫琴等口岸逐步及分階段恢復通關的重要訊號。

但在這一段時間以來,由於種種主客觀動原因,可能會有部分部門或公務員的工作「螺絲」有所鬆動,必須擰緊,而且還要比以過去擰得更緊,拼命地工作,盡最大可能將過去幾個月的損失奪回來。當然,更「倒迫」澳門特區政府,加緊「雲辦公」,「智慧城市」建設的步伐。因為按專家分析,疫情可能會「常態化」,尤其是在今冬明春還將會來,疫苗也不會很快研發出來。而今年二月間,公務員在家辦公的實踐證明,因為各部門的電子辦公設備不相兼容匹配,效率欠佳。因此,必須防患於末然。

其二、賀一誠在會議中談到了經濟嚴峻的程度,相信大家也已都心中有數,過去十幾年的「好日子」到頭了。今後將必須是實實在在地工作,不能「躺著幹都能幹得好」了。必須真正地落實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任務,尤其是響應習近平主席「特別要做好珠澳合作開發橫琴這篇文章」的號召。這個任務相當艱巨,因為賀一誠有關GDP和稅收歸澳門的設想,不會一帆風順。盡管有對「秦嶺違建別墅」事件的處分發揮震懾作用,但在涉及利益的問題上,將會「分寸必爭」。實際上,坊間傳說,當時崔世安向橫琴要地,對方除了是提出由廣東省進行填海工程的方案之外,還提出「珠海機場開放國際航線」的反建議。這將是一個很艱難的過程,需要全體公務員努力工作,做好賀一誠的堅強後盾,決不能「拖後腿」。

其三、還是賀一誠曾經說過的,「有人忙死,有人閑死」。「怕死」的是被抽調到抗疫第一線的公務員,醫護人員首當其衝,還有警員等各種人員,可說是廢寢忘食,而且還得冒著健康以至生命的危險。「閒死」的是由於防疫所需,先是不用上班,宅在家中避疫,後是逐步恢復上班,但也是半天,而且每次進內申請行政手續的人數有限制,因而工作量相對不多。進行必要的防疫措施,本來並無問題,但因為公務員部分減少工作量,再加上宅在家中防疫而鬆弛了,可能提不起勁。這對在防疫第一線的同仁不公平,可能會造成不平衡心理。由於財政收入受影響,公務員明年不加薪,對防疫第一線的獎勵也須節樽,或會造成公務員內部矛盾。因而全體非第一線的公務員,都必須抖擻精神,努力工作,避免產生不平衡心理。

其四、必須認真接受群眾的監督。這次電子消費卡事件危機,雖然成功化解,但如能提早一天,效果將會更好。有人議論,特區政府籍著某超市瘋狂加價,成功地將人們對消費卡的「貓膩」的視線轉移開了。這就證明仍有人要以消費卡為籍口「鬧事」,還須繼續跟進,鞏固化解危機的效果。

另一方面,也有人指出,這是澳門罕見的一次集體監督行為,當然也是這幾個月從宅在家中到被困「孤島」的憋悶情緒的總爆發。幸好是特區政府及時進行危機處理,因而發洩對象就被轉移到危機處理手法拙劣的某超市。經此「一塹」,希望能「長一智」,善於運用這股民氣,倘適當運用得好,可以成為除弊興利的正氣;如果有人「插手」,就將會成為破壞澳門穩定的歪風邪氣,藉著政府工作的某些失誤或因經濟受衝擊而導致部分人的生活品質受損,尤其是今年大學生畢業的就業情況可能會不夠暢順,倘處理不好,「火頭」就將會轉向,撲向特區政府。

因此,作為公務員,必須首先平撫自己在防疫中的種種心態的同時,接受群眾監督。習近平主席在視察武漢時說,「群眾在家隔離時間長了,發幾句牢騷是可以理解的,誰願意老悶在家里啊!……對群眾出現的一些情緒宣泄,我們要多理解、多寬容、多包容,更要做深入細致的工作,包括心理疏導、解決實際困難。」因而要讓其適當地發洩,倘「管得太嚴」,就會像火山般爆發。另一方面,要運用政治智慧及技巧,將其引導到與損害「一國兩制」和愛國愛澳事業的非正能量勢力作鬥爭的方向去。

這是考驗每一位公務員的關鍵時刻。賀一誠的競選政綱,本來是將公共行政包括公務員制度的改革,擺放在第一位的。但受到疫情的衝擊而「讓路」,不過仍是第二位,僅次於防疫抗疫。因此,那種「錢多事少離家近」的「小確幸」心態,並不是壞事,但將會防礙自己的進步成長,以至窒礙整個特區的事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