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新澳社對南灣C區有關規劃的言行談起

城市規劃委員會昨日召開全體會議,討論南灣湖C區兩份涉及司法機關設施的規劃條件圖草案。會上發言的委員基本「一面倒」地贊成規劃草案,指出澳門的司法機關分佈於各處,若能集中一處是便民之舉;亦認為相關規劃是充分利用土地資源,已平衡發展和保育。而文化局及工務局代表則表示規劃合乎發展要求。其中城規會委員、文化局副局長梁惠敏表示,局方已就建築限高對世遺澳門歷史城區作出景觀分析,二份草案的建築限高維持於主教山眺望台,望向氹仔方向之間的主要海面範圍,未有改變澳門「山海城」的整體城市空間的布局特徵。她又指稱,根據申報聯合國的澳門歷史城區突出普世價值,舊大橋或南灣湖C、D區的海岸線,並非歷史城區作為世遺的保護及觀景對象。工務局城規廳廳長麥達堯稱,兩份規劃條件圖草案與城市總體規劃諮詢文本基本吻合,建築物實際限高分別為二十六米和四十五米,根據視線分析報告,日後仍可看到大部分海面和舊大橋行車橋面。工務局局長陳寶霞在會後受訪時表示,將會按綜合分析南灣湖建設司法設施用地的規劃條件圖草案,研究修改、補充草案內容,若細微調整不會再公示,但強調一定會向社會交代,若涉及高度、體量等大調整,會作第二2次公示,再發出規劃條件圖。陳寶霞又稱,會議有目共睹,城規會亦充分發表意見,意見較支持建設司法項目。  曾經以「撤」而一鳴驚人,一舉成名,並為此主編出版《撤!還記得嗎?》一書以誌紀念並作為政治資本,因此而成為最年輕的立法會議員的蘇嘉豪,也意圖重溫「撤回」,並籍此作為今年立法會選舉的政治資本的舊夢。昨日在城市規劃委員會開會之前,他率領多名新澳門學社成員到場遞信,要求工務局「撤回」南灣湖C區規劃草案,認為草案對即將興建的建築物限高建議會破壞西望洋「山、海、城」景觀。成員到場手持標語並呼喊口號,促請城規會撤回兩份規劃草案。蘇嘉豪在現場聲稱,他曾經於去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向特首賀一誠遞信,特首辦至今未有任何書面或口頭回覆。「究竟特首係點樣睇呢個問題呢?係咪要激發更多市民上街集會遊行示威先肯撤回呢份草案呢?」  蘇嘉豪所在的新澳門學社,日前還致函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中心,期望教科文關注西望洋山「景觀危機」以及更好掌握和監督澳門世遺保育事務。學社要求教科文督促澳門政府儘快完成編製《澳門歷史城區保護及管理計劃》,以法定機制徹底保護西望洋山與舊大橋間形成的「山、海、城」歷史文化景觀。學社又促請教科文予以重視和監督,共同守護屬於國際全人類珍貴資產的澳門歷史城區。  但「今時唔同往日」,蘇嘉豪津津回味的「撤」這本老黃曆,可能行不通。一方面,與當初的「離補法案」的時空背景不同,當時該「離補法案」與市民尤其是包括公務員在內的青年人所面臨的「上樓難」、「上流難」困擾形成了鮮明對比,因而較為容易感召青年人上街遊行。而現在的南灣湖C區兩份司法機關大樓規劃草案,與市民們的切身利益沒有多大關連,而且經過特區政府幾年來的努力,新城填海區A區的公屋項目正在緊張施工中,位於橫琴的澳門新街坊項目也即將動工興建,雖然還要等幾年的時間,但畢竟是有希望,相信市民們尤其是年輕人對「上樓難」的怨懟情緒已經基本消散。而且,現任行政長官賀一誠作風紮實貼地,領導有方,抗疫有成,仍與市民處於「蜜月期」狀態。有心人要為南灣湖C區兩份司法機關大樓規劃草案發動示威遊行,甚至發出「撤回」的「豪言」,相信是事倍功半,甚至是「濕水棉花彈不起」。  何況,現在的政治氛圍,並不利於反對特區政府的示威遊行。尤其是在《香港國安法》的月暈效應之下,對因為組織非法集會遊行而被初級法院判決罪名成立的蘇嘉豪,更應吸取此深刻教訓,避免重蹈覆轍。實際上,當初檢察院起訴的罪名,是更為嚴重的「加重違令罪」的。當時筆者撰文指出,這可能會導致蘇嘉豪會符合《澳門基本法》第八十一條「在澳門特區內外犯有刑事罪行,被判處監禁三十日以上」就被褫奪立法會議員的條件,變成「製造烈士」,讓其如同「甩繩馬騮」那樣到全世界「告狀」。反而輕判蘇嘉豪,既可讓其受到適當的懲處,又可被綁牢在立法會內,就如在如來佛手掌中的孫悟空,可以翻筋斗,甚至可以撒泡尿,但就不能跳出如來佛的手掌。而可能主審法官也有此自由心證,改判較輕的「非法集會罪」,在罰款後可以保留議席,但畢竟留下了刑事犯罪案底。這對於其今年參與立法會選舉,是「雙面刃」,既可激發同情心吸引選票,但如果「屢犯」則可能會遭到「DQ」,上演「水能載舟,也能覆舟」的一幕。因此,蘇嘉豪雖然仍然沉浸於當年「撤回」的「輝煌」往事,但是否敢於再次發動「撤回」的上街集會遊行示威?看來只是虛張聲勢。  另一方面,賀一誠不是崔世安。賀一誠在競選行政長官時就直言不會屈服於民粹。盡管他會在具體操作過程中,將會靈活調適。實際上,你叫「撤」就撤,可能將會損害其管治威信,成為政令出不了政府總部的「跛腳鴨」,這也是對基本法設計的「行政主導」的辱瀆。因此,相信蘇嘉豪即使是組織上街遊行,賀一誠也決不會「撤」。不過,正如陳寶露所言,已經留下餘地,將會研究修改、補充草案內容。  蘇嘉豪所在的新澳門學社,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中心「告狀」,指稱南灣湖司法機關大樓建設草案危害世遺,這是「指鹿為馬」。因為正如昨日梁惠敏所言,舊大橋或南灣湖C、D區的海岸線並非歷史城區作為世遺保護及觀景對象。因而南灣湖填海區景觀並非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中心管轄的範圍。新澳門學社此舉,雖然與香港「港獨」勢力要求國際「製裁」香港特區不同,但在一定角度上,也是屬於引進國際勢力干涉中國澳門特區內部事務的行為,與「引清兵入關」沒有什麼不同。  實際上,即使是如蘇嘉豪所說,有若干人士對此城規草案有不同意見,也是屬於中國澳門特區的內部事務,犯不著要國際組織來做仲裁。而且,一些意見其實是屬於某些滿足於「喊水能凍結」痛快感的「意見領袖」的所為。而且有時也自相矛盾,一方面批評政府沒有善用土地,另一方面當使用土地時又派生出新的意見,端的是「父子騎驢」,怎樣做都不滿意,都要月旦一番。甚至可能連他自己都弄不清,究竟特區政府要如何做,才完全符合其心意。特區政府就被糾纏在這無窮盡的意見中,寸步難行,難以作為。可能這才是這些「意見領袖」的真正用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