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理運用「旋轉門」機制培養澳門頂級智庫 陳觀生

  智庫(think tank)一詞最早出現在1971年,由迪克森(Dickson P.)提出,定義為是一種穩定的相對獨立的研究機構,其研究人員運用科學的研究方法對廣泛的政策問題進行跨學科研究,在政府、企業和公眾密切相關的政策問題上提出諮詢。在2020年2月發佈的賓夕法尼亞大學《2019年全球智庫報告》中,智庫被定義為公共政策的研究分析及參與機構,以政策研究為導向,針對國際和國內的問題提出相應的針對性研究與分析,從而使得決策者及公眾作出明智的決策。[2]智庫可以作為獨立機構或附屬機構而存在。作為連接學術界與政策制定部門、國家與民眾之間的橋樑,智庫應以關切和維護公共利益為己任,將基礎研究與實際應用轉化為供決策者易於理解、參考並採用的決策資訊。   回歸後澳門智庫發展迅速  澳門回歸20年來,特區政府把握機遇,充分發揮自身獨特優勢,務實進取,破解難題,迅速擺脫了回歸前經濟不振、治安不靖、人心不穩的局面,一躍成為世界上經濟增速最快、治安良好的地區之一。其中與澳門智庫積極參與建言獻策、努力貢獻分不開,澳門智庫為澳門穩定繁榮貢獻了智慧。  澳門特區政府及社會各界特別重視智庫的作用,先後成立了澳門特區政府政策研究室、可持續發展策略研究中心和澳門基金會澳門研究所等政府型智庫,同時,也鼓勵民間智庫發揮才智。目前,澳門民間較為活躍的智庫主要有:澳門發展策略研究中心、匯賢社、匯智社、澳門聚賢同心協會、澳門學者同盟、澳門經濟學會、澳門經濟建設協進會等。此外,幾大高校屬下的研究機構如澳門大學澳門研究中心、澳門城市大學葡語國家研究院及澳門「一帶一路」研究中心、澳門科技大學可持續發展研究所及社會和文化研究所、澳門理工學院「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等,這些智庫機構在豐富和發展澳門「一國兩制」實踐,提高特區治理能力建設,促進澳門與內地的經貿、文化、教育等領域的交流合作以及推動澳門國際合作和國際化大都市的發展等提供了智力支持。  其中,最重要的智庫是作為官方智庫的澳門特區政府政策研究室,是澳門特區行政長官施政決策的一個直屬決策諮詢機構。該研究室旨在協助行政長官實現民主決策、科學決策與高效決策。自2011年成立以來,通過發揮自身優勢,根據澳門特別行政區長期發展目標以及行政長官的指示,對澳門特區社會、政治、法律、經濟、文化教育等方面的發展戰略規劃開展調查研究以及規劃制定。近幾年中,研究室開展和跟進了多項重大專案的制定研究,作出了積極貢獻,為特區政府大量公共政策和施政計畫提出了有益的政策建議。相關深入研究並為行政長官以及政府其他部門提供了各種施政參考。  除了以研究室為核心的政府智庫外,作為非營利民間智庫的澳門發展策略研究中心也是在澳門及周邊區域內比較有影響力的智庫。該中心成立於1997年11月,研究團隊由澳門工商界、學術界人士組成,主要負責人包括立法會議員、全國人大代表等。該中心宗旨是積極擁護《澳門基本法》,致力於參與「一國兩制」的實踐,以理性、客觀、持平的態度開展澳門發展策略的研究。該中心定位是,立足澳門,建設未來,融匯社會意見資訊,致力於發揮民間智庫作用,以服務整體社會為己任。該中心有關研究結果得到政府部門、社會團體和機構的高度認同、肯定和採納。除課題研究外,該研究中心還出版會刊和多個專題報告、論文集,亦定期舉辦不同主題的座談、講座活動,包括年度活動「齊為澳門動腦筋」大型座談會。   澳門頂級智庫任重道遠  作為現代國家治理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新型智庫是國家軟實力和競爭力的重要體現。據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最新發佈的《2019年全球智庫報告》中顯示,2019年全球共有8248家智庫,其中美國智庫數量為1871家,排名第二的印度智庫數量為509家,中國以507家智庫排名第三。在全球排名前十的智庫中,美國智庫占了五席。  從1910年美國首家智庫,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成立至今,美國智庫已逐漸成為世界最成熟的智庫市場,有學者分析,美國頂級智庫運行有幾個共通點:  首先,資金來源的多元性和獨立性為研究結果客觀中立提供了財力保障。無論是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蘭德公司,還是布魯金斯學會,都強調自己研究成果的公正客觀嚴謹性,無黨派站位偏好,以及資金來源的獨立性。其中,資金獨立直接決定著該智庫是否能有客觀獨立的觀點以及不偏向某個黨派的研究結果。  其次,研究成果的專業性和獨立性為政府與社會提供了信賴保障。在保持自身財務獨立以及可支配資金來源多樣化的同時,頂級智庫與該國政府也一直保持著密切的關係,從而達到對決策者施加影響,並讓公民社會接納其價值觀的目的。  第三,研究方向的前沿性和引領性為智庫成果的落地轉化提供了戰略保障。美國頂級智庫除了在接受慈善捐贈方委託指定的課題內容之外,在一般課題的選擇上也有自己獨特的方法論。這些智庫大都會抓住當前的國際熱點問題,由於其高質量的研究團隊及高額的研究經費,使得其研究成果前瞻性及實用性強。  第四,寬口徑多元化的人員構成為智庫研究的持續創新提供了人才保障。美國頂級智庫在招聘時,會在最大程度做到專業、種族、文化背景、教育、工作經歷等方面的多樣化。唯有多樣化、包容化的人員構成結構,才能使得頂級智庫具有創造力及全球化的視野。  第五,多途徑研究成果推廣和媒體互動為國際影響力提升提供輿論保障。  參考美國頂級智庫的發展,澳門智庫應當從以下幾個方面加以努力。第一,對接國家重大發展戰略,深入研究「澳門角色」及參與路徑。澳門智庫應該審時度勢,瞄準國家重大發展戰略,積極對接,建言獻策。第二,立足澳門,助力澳門特區科學發展。認真把握《澳門基本法》實施中的重大原則問題,以及特區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面臨的老問題、新問題,尤其是要善於發現並抓住對事關澳門長遠發展、長治久安的關鍵性、戰略性問題並展開深入研究。第三,培育智庫人才,多出思想、多出成果。智庫生存與發展的生命力、競爭力在於智庫人才的培育、凝聚、留住與才盡其用。澳門雖小,但收入與生活水準高,經濟社會穩定繁榮,國際開放度高,對內地及全球華人人才以及其他國際人才具有較強吸引力。此外,澳門擁有多所高等院校,研究氛圍良好。所以,澳門要把自身人才培育和引進人才有機結合起來,整合內地、港澳及其他國家和地區學術力量,培養吸引和留住大批高端智庫人才,不斷發現、培養研究人才,擴大、充實研究隊伍,形成一支相對穩定、水準較高、兼具學術聲望和社會影響力、能夠積極配合澳門工作大局的智庫人才隊伍。第四,加強與內地智庫及國際智庫的合作,提升自身競爭力和影響力。澳門智庫應廣泛開展國際合作研究、學術交流等,努力探索和破解澳門「一國兩制」理論和實踐的深層次問題、地方重大經濟社會發展戰略問題,提出前瞻性政策建議,為澳門智慧發展提供強大智力支持。   合理運用「旋轉門」機制  澳門智庫近年發展迅速,形成了一批有影響的研究成果,如近幾年中,政府政策研究室開展和跟進了澳門人口政策研究、澳門家庭友善政策研究、澳門居民社會流動研究、澳門職業教育研究、澳門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建設研究、澳門旅遊和人口承載力研究,以及澳門法制發展的反思與展望、澳門特區政府績效管理建設、粵澳合作開發橫琴的法律問題、「一個中心、一個平臺」背景下的澳門法治、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和澳門人才培養長效機制等研究專案,為「澳門特區五年發展規劃(2016—2020)」、「澳門特區城市發展策略研究(2016—2030)」、「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建設和澳門承載力研究」等重大專案。此外,研究室還就澳門公共行政組織架構特別是政府架構調整及民政總署職能調整、領導官員績效評審制度、涉及《澳門基本法》的若干問題、澳門特區政府在施政過程中遇到的具體法律問題等。  除研究室外,澳門發展策略研究中心近年來因應澳門社會發展的變化及市民所關心的情況,分別開展了多項課題研究,如「澳門居民素質調查」、「澳門社團現狀與前瞻」、「澳門特區政府公共行政改革研究報告」、「澳門特區政治人才問題研究」、「科學發展、先行先試、互補共贏」——澳門與區域合作系列研究、「澳門中產階層探索研究」等,有關研究結果得到政府部門、社會團體和機構的高度認同、肯定和採納。  但是,澳門智庫研究成果的社會效應和影響力仍未如理想,以及智庫人才的建設,還需要積累厚度與廣度。頂級智庫的核心競爭力的主要來源還是人才,不僅要要招得來人,更要留得住人。一個組織成員青年人的占比決定了該組織的前瞻性與創造力,與此同時,智庫團隊裏也必須有從「旋轉門」裏退休走出來的、具有豐富研判及決策經驗的長者。  在政治領域「旋轉門(revolving door)」最初是指立法者與執法者之間角色轉換的行為,後來逐漸演變成為私人部門與政府部門之間人員的角色轉換。在美國,主要指的是每四年換屆選舉後,不少卸任官員加入利益集團作為院外活動家,或選擇前往智庫成為政策研究者,反之亦然。這種「旋轉門」機制小到具體政策實行,大到國家戰略制定,全方位地對美國政府進行影響和滲透,智庫在其中的作用不可小覷。  通過「旋轉門」機制,智庫一方面吸納卸任官員任職,增加該智庫在業界的影響力和公信力;另一方面通過「旋轉」進入決策機構的前員工來獲得更豐富且準確的情報。在其全球頂級研究人員的研究分析加工下,不僅使得美國各級政府在決策時獲得更高質量的資訊,讓權力與智識結合地更加緊密,有效提高政府執政能力。從長遠來看,這種機制也使美國智庫的影響力直接滲入到美國政治決策的核心,成為決策過程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同時,頂級智庫還成為了美國未來政客的孵化器,為未來美國政府人才培養不斷輸送新鮮血液。布魯金斯學會的大衛•M•魯賓斯坦獎學金計畫,蘭德公司的帕迪蘭德研究生院,以及卡內基和平基金會的「投資下一代」專案都旨在尋找未來有影響力的研究人員,通過「旋轉門」機制,將其輸送至決策機構,並反哺該智庫。而年輕的業界精英也視頂級智庫為自己進入政壇的「旋轉門」,通過在頂級智庫積累足夠的經驗和人脈,從而使得自己「旋轉」進入國會或白宮成為下一位政壇之星。  澳門特區政府也有一批卸任官員未有充分發揮其作用,另外還有一批年青學者有志進入政府機構服務社會,本澳應該建立「旋轉門」機制,促進發展頂級智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