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真實民意反映,還是派系蠢蠢欲動?

在蔡英文對「國安」系統人事進行調整的翌日,隨即從民進黨內部「流出」一份民調,顯示蘇貞昌的民調數據出現「死亡交叉」--不滿意度超越滿意度。這與蔡英文的民調仍處於高位,形成鮮明的對比。

據台灣媒體報導稱,這份民進黨內部民調一月底的數據顯示,蘇貞昌的滿意度是百分之四十三點五,不滿意度是百分之四十七點二。其中細項分析顯示,泛綠選民有百分之七十五點五對蘇貞昌感到滿意,百分之十八點三不滿意。中間選民有百分之三十二點五滿意,百分之四十六不滿意。泛藍則有百分之十三點二滿意,百分之八十五點四不滿意。黨內人士認為,中間選民對蘇貞昌的觀感可能是影響整體滿意度的關鍵。

由於民進黨是在台灣地區各家政黨中,率先採用民調這個政治及選舉工具的政黨,而且據說還相當準確,但其問卷設計卻偏向於民進黨的思維定勢,因而這份據說是由民進黨內部流出,顯示蘇貞昌已經發生「死亡交叉」的民調數據,應當是相當可靠的。

為何曾經民調一路走高的蘇貞昌,突然在一月間的民進黨內部民調中,發生重大的逆轉?政媒兩界有著各種不同的解讀,有說這是真實事態的反映,也有說是民進黨內的派系正蠢蠢欲動,要趁著「國安」系統人事異動,而將蘇貞昌「請」下台的,因而故意流出這份對他不利的民調數據。

持前一種觀點的人認為,蔡英文在特朗普下台,拜登就任的大環境之下,對「國安」系統的人事進行大調整,委任較為務實圓融的邱太三出任陸委會主委,以向對岸釋出善意,甚至有為此而「逼走」不願放棄陸委會主委的陳明通。當然,也有說是美國要求她調整兩岸政策。不管怎樣,蔡英文即使是仍然堅持拒絕接受「九二共識」的立場,調整人事只是換湯不換藥,根本無助於改善兩岸關係,但畢竟也有著不想繼續惡化兩岸關係的意向。否則,就有可能會被美國拋棄。

蔡英文要緩和兩岸關係,就當然會與蘇貞昌仍然要在台海兩岸製造緊張氣氛,以便於自己能夠迎合「獨派」的口味,得以繼續留任的意願相扞格。因此,民進黨的內部民調,出現對他不利的數據,也就並不出奇。

其實,蘇貞昌雖然是「獨派」,但原本卻並非是「獨到出汁」的類型。他在陳水扁時期出任「行政院長」時期,還曾對連崗鄉展現過一定程度的善意。在當時任「副院長」的蔡英文的輔助下,召開「經續會」,因應台灣地區的經濟發展,對陳水扁沿襲於李登輝的「戒急用忍」政策進行適度的解綁,並頂住了台聯黨「不分區立委」賴幸媛等人的壓力,積極回應與會台商及相關經濟行業代表的要求,開放八吋晶圓赴陸設廠,及台灣金融機構到大陸投資。

但蘇貞昌在第二次出任「行政院長」後,卻完全變成了另一個人。可能是面對民進黨慘敗「九合一」選舉,必須以其行政效率推動民進黨民調翻轉的要求,也可能是要配合蔡英文在大選過程中挑動「恐中反中」情緒的需要,亦可能是要迎合特朗普要利用台灣作為「圍遏中國」的棋子的圖謀,因而成為「仇中反中」的大旗手,製造了系列惡化兩岸關係的事件。尤其是在抗疫過程中,與陳時中一唱一和,將兩岸關係踩踏到「沒有最低,只有更低」。

去年秋冬之間,這種缺乏理性的行徑,與包括大陸台商、陸配及「小明」在內的多數台灣民眾的利益相悖,甚至於蔡政府某些部會也發生衝突的情況,引發部份人的強烈不滿,因而曾經出現撤換蘇貞昌的強烈呼聲。但最後蔡英文還是出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遏止黨內派系籍此「卡位」搶占位置,避防自己提前「跛腳」的考量,因而連續十二次誇讚蘇貞昌,並決定繼續留任他。應當說,蔡英文平息了一場黨內「權力譁變」。

但這就讓蔡英文原本讓鄭文燦提前「接棒」的計劃遭受挫折。而蘇貞昌則得其所哉,可以充分利用繼續留任「行政院長」的機會,為其女兒蘇巧慧參選新北市長創造有利條件,甚至是冀求自己也能籍此而「更上層樓」,爭取代表民進黨參加二零二四年的「總統」大選。

獲得留任的蘇貞昌,一方面認為這是自己「衝衝衝」強硬表現的勝利,因為繼續「發揚優良傳統」下去;另一方面也對蔡英文感恩戴德,主動為其「萊豬」政策抵擋子彈,因而繼續橫衝直撞。這就可能與蔡英文在特朗普敗選後,不斷降低兩岸關係的調子,以至調整「國安」系統人事的原意相悖了。因此,蘇貞昌民調的逆轉,可能正是發自民眾的心底感受。這就正如國民黨「立委」陳以信的分析,「代表人民已厭倦他的刁鑽風格」,也如趙少康的忠告:要適時「溫良恭儉讓」,不用事事與人爭辯。

但在民進黨內,對此現象卻又有著另一種看法,其實也不無道理。那就是,民進黨內派系蠢蠢欲動,所以才要營造出這樣的訊息。其中有名嘴在電視政論節目中披露,「正國會」的林佳龍、「新潮流系」的鄭文燦,都開始對二零二二有想法,中間還牽涉到高層人事的改變,所以蘇貞昌的民調就必須低、就必須滾,因此才要營造這樣的訊息,於是就出現有媒體先曝光民調,而後有人出來澄清蘇揆民調沒有下跌的情況,這背後也是派系的角力。

實際上,蘇貞昌繼續佔著「行政院長」的位子,越拖下去,對鄭文燦就越不利。在幾位被討論的「總統」可能參選人選中,目前最高職務而且也是第一順位,並佔有依憲遞補優勢的賴清德,資歷最完備。蘇貞昌除了未曾出任「副總統」之外,也具有賴清德所擁有的所有資歷。近日說自己是一枚「活棋」,因而「成功不必在我,但成功一定有我」的林佳龍,雖然與兩人相比稍遜,但也因為是現任的「交通部長」,還是比只是曾任「新聞局長」的鄭文燦優勝一籌。

本來,按照蔡英文與「新潮流系」的默契。是一半就接任,去年可能就有此背景。但一方面,不能換人;另一方面,鑑於韓,在鄭文燦的桃園市長第二個任期過半後,就致辭接任「行政院長」,以積累在「中樞」工作的資歷及經驗,為代表民進黨參選「總統」創造有利條件的。但在發生韓國瑜「落跑市長」的教訓後,鄭文燦倘也是任期尚未完成就謀求更高職位,說不好也會被視為「落跑市長」。

其實,在特朗普敗選後,民進黨內部對出戰「二零二四」的人選,已有基本的共識,就是應以保證能當選為標準。而單靠民進黨自身的基本盤,是不足以保證能當選的,必須開拓及吸收中間以至淺藍選民的票源。因此,自稱為「台獨工作者」的賴清德、被視為「強硬獨派」的蘇貞昌,和作為「正國會」龍頭的林佳龍,都未必能爭取到民進黨基本盤以外的選票。而鄭文燦,反而可能會得到部份中間選民和淺藍選民的支持。因此,民進黨內部的民調,顯然是為鄭文燦「鳴鑼開道」。

但昨日隨即民進黨又公佈的一份民調,蘇貞昌二月份的民調急升。這個操作手勢,就顯然是黨內其他派系的「反制」行為了。因此,某名嘴所說的這背後是派系的角力,並非沒有道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