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社團領袖宜發揮帶頭接種疫苗作用

近日,世界各國各地區的戰疫形勢,出現了「逆轉勝」的重大轉變。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都出現大幅度的緩和,甚至是「斷崖式」的下降。在疫情最嚴重的美國,單日新增確診病例今年一月以來下降百分之五十左右,加拿大也减少百分之二十八。德國新增確診病例兩周下降百分之二十八,死亡下降百分之四十。意大利、法國也出現好轉,進入穩定期。這是自疫情以來,新增人數下降幅度最大、持續時間最長的一次。有些專家認爲可能是疫苗帶來的效力,美國彭博公衛學院教授認爲,也許美國在今年四月有機會達到群體免疫。

因此,世界各國各地區,凡是有條件的,都加緊了接種疫苗的工作。根據外媒統計,疫苗施打的前十名爲:以色列、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英國、美國、巴林、智利、賽爾維亞、丹麥、土耳其、瑞士。接種率第一名的以色列,九百萬公民當中已逾百分之四十九民眾打完第一劑疫苗,相關封鎖措施也開始慢慢解禁,健身房、酒吧、教堂也重新開放,民眾若打過兩劑疫苗持有「綠色護照」者就能進入。英國迄今已有一千七百六十萬人至少注射第一劑疫苗,約占全國人口的四分之一,加上封城防疫見效,感染率六周降逾八成。首相約翰遜二十二日公布解封路綫圖,三月起逐步放寬防疫措施,首階段著眼于重開學校和讓民衆恢復社交活動,到七月英國民衆的生活將大致恢復正常。美國推估到了三月以後將會有一億五千萬人接種疫苗,接種人數和曾經感染過而擁有「自然免疫」相加,可達到群體免疫。從現在美國感染趨勢來看,新冠肺炎有望在今年四月消失。

因此,美國總統拜登日前下令,全國下半旗一日向五十萬名病逝者致哀。這個動作,與中國去年清明節進行全國哀悼有點相似,也是在戰疫取得關鍵性勝利之際,舉行悼念活動,以示「而今邁步從頭越」,告別過去,走向未來。當然,中國式正好遇到清明節,但過了幾天的四月八日,武漢就宣布解封,緊接著湖北省各地也解封,展示抗疫鬥爭已經取得重大進展。現在,因為武漢曾經疫情嚴重,有了大面積的自然免疫,反而成了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之一。

發達國家由於搶占先機,搶先重金預訂疫苗,以至是囤積疫苗,因而具有較高的疫苗接種率。除了極為個別的個案之外,各種疫苗的安全率都較高。其實,就是這幾個個別方案,與已經接種率相比,也是機率甚低的,只不過是某些奉行「語不驚人死不休」,及「狗咬人不是新聞,人咬狗才是新聞」的西方新聞價值觀的媒體將之放大式報導而已。因此,不但是接種疫苗可能為人類帶來安全的免疫環境,而且就是疫苗的本身,也是最安全的。因而曾經強調個人自由,一度不服不配合戴口罩、居家隔離等防疫措施,甚至上街遊行抗議的西方城市居民,也都踴躍接種疫苗,成了自覺的行動。

就是一向「看不起」內地的香港,部分人的心理也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在林鄭月娥首先接種國產疫苗並進行直播後,短短的幾個小時內,就有約七萬多人進行網上預約登記,首兩星期預約已經額滿,反應頗為熱烈。甚至因為擁擠,而導致網上預約系統啟用後一度「死機」,無法進入系統,約十多分鐘後才能登入,惟仍要排隊才能進入登記頁面。可以說,這些香港居民已經拋棄了對國產疫苗以至國家的任何事物不信任及鄙視的心理,轉為高度信任及歡迎。這也是中央出手推動香港特區政治變革帶來的重要成果。

林鄭月娥的「全港第一針」,不僅起到了模範帶頭作用,更標誌著香港正式啟動全民免費疫苗接種計畫,持續了一年多的抗疫進入了新的階段。雖然不是說疫苗能夠一蹴而就,但接種疫苗的確為社會各界走出「疫」境帶來曙光,是護己護人的最好選擇。不久前,習近平主席表示中央政府會採取一切措施全力支持香港特區政府抗疫,強調祖國是香港的堅強後盾。事實也證明,控疫是重啟經濟的根本性、決定性前提。國家的支持是香港抗疫的最大優勢。因此,香港特區啟動的全民疫苗接種計畫,將徹底扭轉抗疫困局,為重啟經濟打開決勝之門。

相比之下,樣樣事事走在香港前面的澳門,在接種疫苗方面,可能反而會被香港「彎道超車」迎頭趕上。由於澳門的疫情安全,而且可以憑核酸檢測自由出入與內地間的口岸,對接種疫苗的反應,就不如仍然遭受「封關」、「封樓」之苦之困的香港居民那樣熱烈。雖然中央支援的國產疫苗,早於香港運抵澳門,特區政府也早於香港向全體居民開放預約接種疫苗,還購買了保險,也雖然行政長官賀一誠率先帶領政府問責官員注射首劑國藥新冠疫苗,並進行現場直播,還向全澳居民表示注射時無特別感覺,但在開放普通居民預約接種後,反應並沒有預期般熱烈。每日五千個名額都沒有用完,而且只有一萬多人預約登記接種,其中還有四千三百人是屬於優先人群,更未見各界別愛國愛澳社團領袖率先以身作則帶頭示範的熱烈景象,與他們日常在其他社會事務及接受榮譽地位時「擔凳仔,霸頭位」的表現,形成微妙對比。

原因可能不少,既可能是「迫切性」不強,也可能是有人仍在等待其他地方出產的疫苗。

其實,踴躍並帶頭接種國產疫苗,這正是展現愛國愛澳的精神及傳統的時候。當然,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應變協調中心也適宜靈活處理。一方面,繼續實行現行的網上預約方式,讓沒有活躍參加社團活動的「散客」可以自由選擇時間地點預約接種;另一方面,允許社會各界別社團集體預約,供各愛國社團的領袖集體接種,以形成聲勢,發揮帶頭示範作用,不辜負中央對澳門同胞的關愛。

盡管全國「兩會」在即,可能會有社團領袖以其中有人是全國人大代表或全國政協委員,要赴京開會為由,認為現在不便進行集體接種。其實,澳區的全國人大代表或全國政協委員,因為要赴京開會,已經在國產疫苗尚未運抵澳門前,就已集體到珠海接種第一劑。不過,如果相隔時間適宜是在赴京前接種第二劑的話,就應當改變接種程序,第二劑在澳門接種,這跟將形成帶頭示範效應。

其實,澳區全國人大代表和全國政協委員的人數並不多,只佔各界別社團領袖中的很小比例。因此,即使是在全國「兩會」期間,他們仍然可以在澳門進行集體預約接種疫苗,為帶頭接種國產疫苗發揮應有作用。

當然,據說已經有個別社團領袖以個人身份預約接種。但這只是個人行為,而且低調,因而未能產生帶頭效應。

另外,昨日有屬於建制派的社交媒體工具傳言,有超過六十歲的人士按照預約時間地點前往接受接種,但被告知高齡者不適宜接種,著其回家。因而惹起「改變政策」疑雲。但協調中心並無此宣示,而其他超過六十歲的預約人士也未接到電話短訊通知。可能是誤會,或是當事人當時有其他症狀出現,不適宜接種。

其實,超過六十歲的賀一誠都已接種,而且沒有發生任何不良反應,因而是安全的。何況,高齡者正是危險人群,更應優先接種。實際上,歐美接種疫苗,緊急接種的首要接種對象就是六十五歲以上的老年人和高危接觸人群。因此,協調中心宜就此作出適當說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