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落跑市長」,各自表述

  今年底的「九合一」選舉,有多名選將是從現任的公職中參選縣市長的。這其中,除了是爭取連任的新北市長侯友宜、台中市長盧秀燕、台南市長黃偉哲和高雄市長陳其邁,按照西方的所謂政治慣例,可以帶職參選,但在進入競選期內時最好是請假參選之外,在理論上,無論是現任的「立委」,還是現任的副市長,尤其是計劃參選B市長的現任A市長,都應辭去現職,避免濫用現有行政資源或「一心二用」。
  已經獲得所在政黨徵召或提名,以及正在積極運作爭取所在政黨徵召或提名,參選縣市長的現任公職人員,藍綠白三黨都有。他們是:「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參選台中市長,「衛福部長」陳時中參選台北市長,台北市副市長黃珊珊參選台北市長,新竹市長林智堅參選桃園市長,「立委」蔣萬安參選台北市長,「立委」高虹安參選新竹市長,「立委」賴香伶參選桃園市長,新竹市副市長沈慧虹參選新竹市長,等等。他們都將面臨是否辭去現職投入選戰的問題及質疑。
  其實,這個問題在四年前的「九合一」選舉中,就曾經引發熱議。當時以現任公職參選縣市長的情況比現在還要有過之而無不及,除了是新北市副市長侯友宜參選新竹市長之外,還有十一位現職「立委」參選縣市長,國民黨包括桃園市的陳學聖、台中市的盧秀燕、彰化縣的王惠美、雲林縣的張麗善、金門縣的楊鎮浯、花蓮縣的徐榛蔚;民進黨則有台北市的姚文智、台南市的黃偉哲、高雄市的陳其邁、宜蘭縣的陳歐珀、台東縣的劉櫂豪。此外,還有為參選而宣布退出國民黨,因而是以無黨籍身份參選新竹縣長的林為洲。
  侯友宜是早在當年二月,就提前九個月宣布請假參選。而現在距離投票日只有不到五個月,甚至距離「中選會」訂定的領表登記日程也只剩下正好兩個月的時間,但在副市長位置上參選市長的黃珊珊、沈慧虹,至今仍是在副市長的位子「安坐如山」。
  當年以「立委」之身參選縣市長的,有盧秀燕、張麗善、姚文智、陳其邁等宣布辭去「立委」之職。其中盧秀燕、張麗善和陳其邁分別順利當選台中市長、雲林縣長和高雄市長,因而沒有任何「損失」。姚文智則因為落選而變成「兩頭唔到岸」,並因此而淡出政治舞台。
  其他七名「立委」,分別以自己的選區有多處偏鄉地區,仍然需要替鄉親爭取權益,或其是所在地區是唯一一席「立委」,還有更多要為選民爭取的事要做,甚至是請辭「區域立委」,就會讓本在「立法院」席次就偏少的國民黨團減少戰力等理由,任由質疑聲四起,仍然厚著臉皮拒辭「立委」。
  當然,其中的張麗善、楊鎮浯、徐榛蔚、黃偉哲等分別順利當選縣市長,按照「立委不得兼任官吏」的法律規定,就辭去「立委」。而他們留下的遺缺,如是「區域立委」,連同辭職參選的盧秀燕的遺缺,就必須進行補選。
  現在,現任公職者參選縣市長,是否應當辭去現任職務的問題,又成為政壇熱議。本來,以「立委」之身參選縣市長,及從副市長謀求「升呢」參選市長,就已經讓人們「睇唔順眼」,但更令人詬病的,是跨市參選,亦即現任A市市長參選B市市長。這是因為,其要參選他市的市長,按照《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規定,在投票日的四個月之前就必須將戶籍遷到他市。這樣,他就失去出任原任地市長的資格,因為在法律上他已經不是這個城市的市民,當然不具出任該市市長的資格。
  現任新竹市長的林智堅,已經獲民進黨中央宣布提名參選桃園市長,這就使得他的政治誠信受到質疑,連同他去年提出「新竹縣市合併」,在遭受質疑後聲稱即使是新竹縣市合併,也將不會參選「大新竹市長」,現在卻是參選無論是政治地位還是實質經濟人口規模都比「大新竹市長」強得多的桃園市長,因而就受到「落跑市長」的抨擊。
  這就更是引發出一個新的現實問題。當年韓國瑜剛當選並出任高雄市長不久,就去參選「總統」,被民進黨揪住來打,攻擊其為「落跑市長」,後來更是成為民團發起、民進黨支持及協助的「高雄市長罷免案」的其中一個最重要的「理由」。而韓國瑜的參選「總統」,並不涉及到遷移戶籍的問題,實際上他在參選的過程中仍然主理高雄市政府的市政。但林智堅卻是其新竹市長的任期尚未完成,就「拋離」新竹市民,計劃在七月間辭去新竹市長職務,跑去桃園市參選市長,其「落跑市長」的性質比韓國瑜更嚴重。
  因而這就讓人質疑,民進黨是一個「落跑市長」,各自表述。將政治批評訴求當作是「手電筒」,只是別人,不照自己,實行雙重標準。當然,國民黨自己也是在主觀上不爭氣,任人輿論魚肉宰割,在客觀上也是未能掌握輿論戰技術能力,尤其是網軍輿論攻勢嚴重輸蝕於民進黨。
  但在今次,國民黨方面似乎也存在著「手電筒」的問題。就是蔣萬安和黃珊珊都準備參選台北市長,蔣萬安不辭「立委」,卻老是追問黃珊珊何時辭去台北市副市長職務,並批評她濫用行政資源助力市長選舉,違反行政中立。但柯文哲卻為其擋駕,聲稱選舉有各種方式,有些人是為了選舉而選舉,但或許也有「新的選舉模式」,也就是做好自己工作、在工作中爭取選民認同。
  黃珊珊起初還扭扭擰擰,昨日終說要提前請假參選了。她卻又反將蔣萬安一軍,蔣萬安卻又是雙重標準,聲稱「立委」是民意代表,工作就是站在崗位上持續監督是政府施政,沒有所謂握有行政資源的問題。言下之意,他將不會為參選台北市長而辭去「立委」之職。
  總之,台灣地區的選舉是一地雞毛,玷污了民主的性質和聲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