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郭台銘也知道自己民調低

  郭台銘昨晚出席由《美麗島電子報》董事長吳子嘉在新北市三重綜合體育館舉辦的《董事長開講》的粉絲見面會節目。這是郭台銘出席者系列活動的「終篇章」,但卻選擇在侯友宜的「本命區」新北市舉行,大有要與侯友宜「比苗頭」之意。但詭異的是,與其此前在高雄市、台中市舉行的同類活動時。慷慨激昂、意氣風發的表現相比,他昨晚的言行卻是低調得多,完全失去當初要與侯友宜「直球對決」的氣勢,甚至還以帶有一絲「無可奈何花落去」意況的自嘲說,「我民調這麼低,怎麼會當選?我這爹不疼,娘不愛的,只有中間選民」。這是郭台銘第一次自稱「民調低」,似乎暗示事態發展將會發生某種變化。
  由《美麗島電子報》董事長吳子嘉舉辦的《董事長開講》的粉絲見面會節目,並沒有「選邊站」,而是對所有的「二零二四」參選人都提供持平的機會。但目前最完整完成的,還是郭台銘的高雄、台中、新北三場。這與柯文哲的高雄那一場,因為「粉絲」報名湊不足數而「流產」,形成鮮明的對比。因此,郭台銘在高雄、台中的那兩場,可說是鬥志昂揚、神情激憤,大有「天上沒有玉皇,地上沒有龍王;我就是玉皇,我就是龍王。喝令三山五嶺開道,我來了!」的氣概,一副睥睨天下,舍我其誰的姿態。
  昨晚輪到在侯友宜的「本命區」新北市舉行,而且時間上的選擇,也是在中國國民黨為追認侯友宜參選「二零二四」提名人的資格並為其造勢而也是在新北市舉行的「全代會」的前兩天,因而要與侯友宜「拗手瓜」,為國民黨內「挺郭派」發動「侯下郭上」提案或臨時連署推波助瀾的意圖甚為明顯。
  因此,在郭台銘臉書粉專刊出其將要出席昨晚《董事長開講》的粉絲見面會節目預告的帖子,就突然發了一句留下空白的句子:「三個___,勝過一個___?」引來許多支持者好奇,是否真的準備要選了。該句俗語的原型應為「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比喻平凡的人集思廣益也會勝過聰明的人。而郭台銘的帖文特地將臭皮匠與諸葛亮這兩個詞挖空,留下許多聯想,更有支持者在留言區表明:「一個郭台銘,勝過三個候選人」,不少人將此句解讀為郭台銘準備參選,紛紛高喊支持、加油。
  但詭異的是,本來應當表現得比高雄、台中場更「英明神武」的郭台銘,昨晚卻是顯然有點洩氣,不但沒有擺出一副「欲與侯侯試比高」的姿態,相反還「自認低威」,說了不少自嘲的話。這與其「輸不起」及「愿賭不服輸」的固執性格,似乎是並不契合。
  郭台銘昨晚的「洩氣金句」,主要有:當他提及自己近期將會再次訪美並接見智庫重要人士時,他也強調自己訪美「不是去面試,因為我目前沒有資格,除非大家給我資格」;當有現場民眾詢問郭台銘要不要選「總統」,還問他當選後會不會徹查民進黨的弊案時,他忍不住感嘆,「我民調這麼低怎麼會當選?對不對?」還委屈說自己現在「爹不疼、娘不愛」,只有今天在場的選民來捧場,但他也認為是自己的努力不夠,提出的「國政牛肉」沒被普遍接受。
  這種「自認低威」的語調,根本就不像出諸於郭台銘之口。當然,不排除郭台銘這是「苦肉計」,「扮豬食老虎」,在麻痺「挺侯派」的同時,也要激發「挺郭派」的「危機感」,催發他們尤其是國民黨黨代表中的「挺郭派」,在明日召開的「全代會」上提出「侯侯」臨時提案並當場連署。
  但更不排除是郭台銘在經歷近日連串事態後,驀然驚覺自己是被各方「出賣」了,使得其競逐「二零二四」的前景不妙。這其中,除了是直到如今還認為是自己有理的,在國民黨徵召作業的過程中,受到朱立倫、黃健庭的「黑箱作業」批評欺騙之外,更是的是「誤判形勢」「始料不及」的變化。
  首先,是國民黨以朱立倫為首的黨中央,及以金溥聰領銜的競選辦兩大機制的「聯合夾擊」下,國民黨內的「換侯派」遭受重大挫折。不但是「挺郭」中常委無法在中常會提出「換侯」提案,而且在國民黨中央對「全代會」議題流程的操作下,「挺郭」黨代表也將難以發動連署「換侯」臨時提案。因此,郭台銘所寄望的國民黨「侯下郭上」,前景渺茫。
  其次,郭台銘寄望的「柯郭配」甚至「郭柯配」,已經徹底破局。不但是其「大哥讓我先幹四年」及「併購民眾黨」的「宏圖偉略」,讓柯文哲「怕」到連其電話都不敢接,就是「退而求其次」爭取「柯郭配」,也已不可能。
  其三,在此情況下,郭台銘如果仍然執意要參選,就必須循「獨立參選」一途。應當說,有中南部地方派系勢力的支持,再加上民進黨暗中發動其支持者「義助」,郭台銘要能夠徵集到法定的連署書數量,並不困難。但問題是,多份藍綠民調都顯示,在「四腳督」參選的情況下,他的民調都是「叼陪末席」的「老四」,根本無法催發「棄保效應」,更遑論會當選,只能是因為分別扯薄侯友宜、柯文哲的選票,將賴清德「推上壘」,白白糟蹋超過六成渴望「下架民進黨」的民意,成為「歷史罪人」。
  或許,郭台銘昨晚的「我民調這麼低怎麼會當選?對不對?」是不得不面對殘酷的現實了。既然是有此認知,就應當「摸摸鼻子認慫」,及時急流勇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