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虹安被起訴會否意外促成「郭柯配」?

  正當民調正在追趕賴清德的柯文哲躊躇滿志,因而重申排除「郭柯配」,而郭台銘則繼續以「盤馬彎弓箭不發」的姿態分別向柯文哲、侯友宜施加壓力之際,作為郭台銘與柯文哲之間緊密連接紐帶的新竹市長高虹安,昨日遭到台北地檢署宣布,依其違反《貪污治罪條例》的「利用職務詐取財物罪」、及「使公務員登在不實罪」為由,並直斥其「行為公私不分、貪圖小利,而且犯後態度不佳,卸責予助理」,因而將其提起公訴,並建請法官褫奪公權。台北地檢署在「二零二四」大選八個月前,起訴民眾黨唯一的縣市長公職及「當紅炸子雞」,顯然是帶有打擊柯文哲選情的意圖。但由於高虹安原來是郭台銘的愛將,並由郭台銘向柯文哲推薦,以民眾黨的名義獲提名參選「不分區立委」並當選,而且其遭到台北地檢署起訴的「貪污罪」又是在擔任「立委」時發生,起訴書中披露的案情,還有郭台銘名下永齡基金會每月支應十萬元予「歷久網路媒體股份有限公司」協助其從事「立委」職務的情節,因而該案就像一條紐帶,將柯文哲與郭台銘捆綁了起來。倘台北地方法院是主動配合民進黨當局行事,搶在「二零二四」大選正式開打前開庭審理該案,意圖以此打擊柯文哲的選情,會否導致柯文哲在此嚴重政治危機下,「破罐子破摔」,索性與郭台銘合作,組成「郭柯配」登記參選?這是值得密切觀察的可能發展前景。
  台北地檢署昨日上午十時召開記者會,宣布偵結高虹安在「立委」任內,涉利用男友詐領助理費,及涉嫌擅自使用資策會期刊文章違反著作權法等案,涉嫌違反《貪污治罪條例》的「利用職務詐取財物罪」、及「使公務員登在不實罪」,等罪。其中貪污案起訴高虹安、助理陳冠宇等五人,高虹安的男友李忠庭不起訴。至於資策會提告高虹安「背信」一案,檢方給予不起訴處分。據起訴書所指高虹安涉嫌「貪污」的款項,是四十六萬零三十元。
  高虹安現在還是處於「無罪推定」的階段。但以台灣地區的司法實踐,司法機關對「詐領助理費」的貪污案,量刑偏重。如民進黨籍台北市前議員童仲彥的「詐領助理費案」,法院最終認定他詐領五萬餘元助理補助費,就將他判刑三年十個月定讞。比照該案,倘高虹安被法院判決罪名成立,將無法躲掉貪污案的七年以上重罪。
  根據《地方制度法》規定,縣市首長若涉嫌《貪污治罪條例》等,起訴經一審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將停職,由副縣市長代理。案件若經二審改判無罪,可復職;但判刑確定者,將解職,並於三個月內完成補選,但若剩餘任期不足兩年,就不再補選,由「內政部」報請「行政院」派員代理至任期屆滿。另外,根據《公務人員俸給法》規定,縣市首長停職期間,得發給本俸(年功俸)的二分之一,復職時需刑事判決確定未受徒刑之執行,或未受撤職、休職懲戒處分者,才可補發停職期間未發的本俸(年功俸)。
  該案「政治介入司法」的痕跡甚深。一方面,在柯文哲的選情仍處於沉浮不定之時,台北地檢署就一直拖延;但當柯文哲的民調直追上賴清德,甚至有個別民調結果的數據是超越賴清德,對賴清德的選情構成威脅時,台北地檢署就對已經拖延了八個月的案情,宣布偵結,並對高虹安提起公訴。另一方面,高虹安剛以新竹市政府的名義,將林智堅的十二億元棒球場案移送「監察院」,台北地檢署就宣布正式起訴高虹安,明顯地帶有「你做初一,我做十五」的意思。
  該案對民眾黨及其主席柯文哲的衝擊力度,是頗大的。柯文哲長期以廉潔自許,並在選戰過程中經常炮打民進黨當局的弊案,因而該案就有「剃人頭者,人亦剃之」的意況。而且,目前正是柯文哲為民眾黨「區域立委」參選人擺棋佈局之際,但在新竹市一直沒有找到適當的人選,該案的被起訴,將會增加民眾黨在新竹市提名「區域立委」參選人的難度。何況,高虹安是民眾黨唯一的縣市長公職,也是民眾黨的「當紅炸子雞」,她的被起訴,對於嚴重缺乏骨幹,堪稱「一人政黨」的民眾黨來說,不啻是「釜底抽薪」。當然,如果法院是在「二零二四」大選進入「埋牙」階段開庭審理該案,也就必然會對柯文哲的選情造成重大的負面影響。因此,該事件是民眾黨成立後,最嚴重的政治危機。
  高虹安原來是郭台銘的中層幹部,在「二零二零」大選時,柯文哲「海選不分區立委」參選人,郭台銘向柯文哲推薦七名親信,柯文哲挑選了高虹安,結果當選,並參與民眾黨「立法院」黨團運作。而郭台銘又將「賣剩蔗」的六人推薦給宋楚瑜,納入親民黨「不分區立委」參選人名單,結果全軍盡墨。而在「九合一」選舉中,高虹安被民眾黨提名參選新竹市長並當選。因此,高虹安就成為郭台銘與柯文哲之間的聯繫紐帶。但以親疏程度,高虹安更親近於郭台銘。
  台北地檢署昨日宣布起訴高虹安後,郭台銘、柯文哲都理所當然地為高虹安鳴冤。如果台北地方法院是在十一月「中選會」受理政黨提名「二零二四」參選人登記作業的前夕開庭審理該案,以圖打擊柯文哲的選情,說不准將會促使面臨重大政治危機的柯文哲,與郭台銘共同為高虹安申冤,進而在客觀上促成兩人「抱團取暖」,從而陰差陽錯地組成「郭柯配」登記參選。這個結局,可能是民進黨當局始料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