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選前就已獻出「綠白合投名狀」?

  二零二四年「二合一」大選的結果,正如包括筆者在內的不少人士所預測的那樣,是賴清德成為「少數『總統』」,民進黨丟失「立法院」多數議席地位,形成「朝大野小」局面;「立法院」三黨不過半,但國民黨一躍成為最大黨。
  賴清德的勝選是「慘勝」,比四年前蔡英文流失了二百五十七萬票,其中主要是留給了柯文哲。侯友宜同樣也比四年前的韓國瑜流失了八十五萬票,可能大部分也是流給了柯文哲。而這二百五十七萬與八十五萬相加,是三百三百三十四萬,與柯文哲所獲的三百六十九萬相距不遠。
  但賴清德在「虛擬」的政治意義上,卻打破了三個「魔咒」,其一是「八年必政黨輪替魔咒」,其二是「『副總統』參選『總統』必落選魔咒」(此前連戰、吳敦義皆如此),其三是「『行政院長』參選『總統』必落選魔咒」(此前連戰、謝長廷、吳敦義亦皆如此)。
  但這僅具象徵意義而已。賴清德由於得票不過半,而且民進黨在「立法院」的議席也沒有過半,受到在野黨「立委」的制肘,可能施政不順。倘在四年任期內沒有作為甚至是胡作為,「二零二八」仍將會丟失政權。尤其是民進黨正面臨最大的危機,就是在蔡英文八年的慘淡經營,讓青年人極為失望,「投奔阿北」而去。而在過去二十多年間,青年人選票是民進黨手中出奇制勝的「王牌」。四年過去後,將有更多青年人擁有投票權,而今次投給柯文哲的年齡層的青年層,將成長為黏著度更高的中狀年層。因此,賴清德倘是在此四年級未能扭轉讓年青人分享不到社會發展成果的「孬政惡治」,「下架民進黨」就將會成為活生生的事實。
  正因為如此,就決定了賴清德必須組建一個強有力的「內閣」班子。據民進黨內信息,現任「行政院長」陳建仁頗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擔當不了這個重任,正在醞釀無需等到「五二零」就提出「行政院總辭」。
  那麼,將會由何人「接棒」呢?據說有四個人選,分別是「總統府秘書長」林佳龍、「行政院副院長」鄭文燦、賴清德國政顧問團召集人鄭麗君及高雄市長陳其邁。
  其中林佳龍是「正國會」會長,可能會遭到賴清德的「新潮流系」小兄弟的強烈反對。但惟其如此,賴清德可能就是要籍此平衡民進黨內兩個最大派系的矛盾,不過,林佳龍的行政歷練是台中市長和「交通部長」,可能欠缺「中樞」統籌的經驗。
  鄭麗君本來是賴清德的「副手」人選之一,實際上賴清德參加民進黨「總統」黨內初選,就是由她代為領表登記的。因此,委任她為「行政院長」,就帶有一定程度的「補償」意味。但她的行政歷練僅是「文化部長」,資歷及經驗都似乎不足。
  陳其邁是「英系」人馬,賴清德倘委任其為「行政院長」,有調和與蔡英文的關係,及作為五年前的民進黨「總統」黨內初選中,與蔡英文殺得見骨見血的「補償」,也是對在今次安排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名單中,沒有將「英系」骨幹陳時中列入名單的「補償」。但陳其邁的行政歷練也不足,而且倘出任「行政院長」必須辭去高雄市長,在其任期尚未過半下,依法必須進行市長補選,又得折騰一番,影響南台灣的政局穩定。
  由此看來,鄭文燦的機率將會較大。一方面,鄭文燦本來就是蔡英文的「二零二四」口袋人選,但在各種因素交織下,被賴清德「捷足先登」,因而有必要予以「補償」。另一方面,鄭文燦是現任的「行政院副院長」,在陳建仁的能力較弱之下,其實已經是在「行政院長」的活兒,因而具有足夠的資歷及經驗。
  更重要的是,這個人事安排完全符合「新潮流系」的政治利益。因為鄭文燦也是屬於「新潮流系」,而且還曾連續當選多屆總召,因而在派系內部,鄭文燦還是賴清德的「老頂」。在賴清德需要一個有能力有活力的「內閣」的背景下,組織紀律性強、注重行動效率的「新潮流系」人馬,符合賴清德的設想。但這樣將會惹來民進黨內「『新潮流系』整碗捧去」的非議。
  不過,在北京質疑賴清德及蕭美琴是「獨上加獨」的背景下,賴清德為了緩和對立氣氛,在上述四個人選中,鄭文燦是最能發揮此作用者。實際上,鄭文燦至今沒有發表過明顯的「台獨」言論,而且在桃園市長任內,是民進黨縣市長中首個在市政府內設立兩岸小組的。其善待兩蔣靈寢及蔣介石銅像的作為,也贏得了外省老兵們及眷村子弟的好感。因此,如是他出任「行政院長」,就可在兩岸議題上,與賴清德分別扮演「紅白臉」,有所緩衝。
  但鄭文燦可能會受到「澳門傳聞」的拖累。但賴清德為了盡快拿出政績,可能會認為這是小節問題,而且爆料者也拿不出確鑿證據。
  但賴清德即使是組建了「戰鬥內閣」,也將會在「立法院」受阻,形成「政令出不了『行政院』」。因此,賴清德正在打「綠白合」的密底算盤,就是讓民進黨黨團與民眾黨黨團合作,就形成議席過半,並在「立法院」正副院長選舉中,以禮讓黃珊珊出任「副院長」,換取民眾黨支持游錫堃或蔡其昌出任「院長」。這樣,就讓號稱「第一大黨」的國民黨,「猴子撈月一場空」。為了利誘柯文哲,甚至承諾在「組閣」時,讓出若干位子給民眾黨。這個有利於民眾黨培養人才並繼續發展壯大的「厚禮紅利」,是國民黨無法拿出手的。正因為如此,在「民調封關」後,賴清德根據內部民調得出大選的準確預測,就在接近投票日時提出了類似「聯合政府」的主張,除了是反制侯友宜的「棄保」策略外,更是要「招安」柯文哲。
  在國民黨敗選下,「藍白合」的誘惑力當然不如「綠白合」。而且還有一層,就是黃珊珊絕對不能讓韓國瑜當上「立法院長」,因為她要力保胞兄黃曙光的「潛艇國造案」,而韓國瑜等國民黨人是揚言要對此追查到底的。另外,在民眾黨的「不分區立委」中,曾在「二零二零」大選時揭發韓國瑜家族弊端的黃國昌,及作為陳水扁醫療小組成員的陳昭姿,還有與黃珊珊一道對「國親合」的惡果心痛惡絕的林國成,都將會在「立法院長」選舉時,拒絕將手中選票投給韓國瑜。
  因此,在大選最後期間,柯文哲突然聲稱自己本來就是「深綠」,並爆出要「繼承蔡英文路線」,其實就是向賴清德獻出「綠白合」的「投名狀」,當然也是要修補當年與蔡英文交惡的裂痕。但除了選舉語言之外,柯文哲與賴清德之間沒有「牙齒印」,要實現「綠白合」,將是水到渠成。
  這不,柯文哲在前晚就聲稱,他與韓國瑜有私交是一回事,是否與國民黨合作推選韓國瑜出任「立法院長」又是另一回事。民眾黨未來既然要扮演關鍵少數,就不會固定要與哪個政黨合作。「聽話聽聲,鑼鼓聽音」,這就聽出味道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