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展低空經濟要根據澳門實際因地制宜揚長避短

  這兩天,有關發展低空經濟的議題,端上了澳門和香港特區立法會的議事桌。首先是在澳門特區,在前日的立法會口頭質詢大會上,葉兆佳議員口頭質詢關注如何推動低空經濟發展的問題。經濟財政司司長李偉農回應表示,發展低空經濟的前提,必須有適切的包括無人機在內的航空器飛行管理等方面的法律法規出台,經濟財政範疇會適時根據「1+4」適度多元發展策略,就有關問題進行研究。緊接著,在昨日香港特區立法會舉行的與行政長官互動交流答問會,民建聯議員葛珮帆關注內地多個城市大力發展低空經濟,包括以無人機送貨,如果香港再不發展就會落後。她建議特區政府成立跨部門工作小組制訂低空經濟政策,考慮在蓮塘設置相關直升機升降點以及推出低空外賣速遞服務。李家超則回應指出,香港作爲大灣區其中一個城市,須探討如何共同發展低空經濟,但他承認,當中有難處。因為香港地方密集,高樓大廈多,低空經濟涉及飛往不同區域,牽涉安全問題,例如航道、海事及信號,亦要有相關配套,因此需要研究。
  看來,對於發展低空經濟,澳門特區政府是相對積極,而香港特區政府則雖然是持正面態度,但也有所顧慮。當然,香港特區的立法會議員,早在今年全國「兩會」時,首次將低空經濟寫進《政府工作報告》後,就已經不斷地就此製造輿論,並因此而引起特區政府決策部門的注意,進行了對策研究,可能是針對香港的實際情況,如空域小,地方密集,高樓大廈多等,感到需要審慎行事。而澳門特區較少提起低空經濟,雖然民航局、旅遊局有對澳門居民和外地遊客在澳門使用無人飛機需要注意的事項進行宣導,也雖然在立法會修訂《民航法》時有加進對無人飛機進行規管的條款,但嚴格來說,尚未提升到「低空經濟」的位階。直到前日的立法會口頭質詢大會,才有議員以「低空經濟」為議題對特區政府進行質詢。雖然在召開口頭質詢大會之前,議員會事先將質詢內容知會特區政府,但在短時間內,對應詢內容來不及作更全面更細緻的考慮,因而就沒有像香港特首李家超那樣,在正面肯定發展低空經濟的同時,也實事求是地考慮到將會遇到的「難處」。
  確實,發展低空經濟,必須根據澳門特區的實際情況,實事求是,因地制宜,揚長避短。一方面,無論是為了對接特區政府的經濟適當多元可持續發展的規劃,還是響應中央發展低空經濟的號召,都應當儘早研擬發展低空經濟的政策措施,並盡快推動。另一方面,也需根據澳門特區的空域比香港特區更為狹小,城市建成區與內地的距離更近,雖然高樓大廈沒有香港那麼密集,但畢竟也是擁有大片「石屎森林」的特殊情況,實事求是地制定適合澳門使用的低空經濟政策。
  實際上,低空經濟不但已經成為國際經濟的發展潮流,也已經成為我國發展新質生產力的重要內容之一。在今年三月初的全國「兩會」上,「低空經濟」首次被寫進《政府工作報告》,正式加入戰略性新興產業的行列,凸顯了中央對其未來增長潛力的肯定;有輿論更指二零二四年將開啟內地的「低空經濟元年」時隔不到半個月,國家工信部、科技部、財政部和中國民用航空局在三月底聯合發佈了《通用航空裝備創新應用實施方案(2024‑2030年)》,明確提出到二零二三年內地低空經濟將達至萬億級別的市場規模,並為此制定五大重點任務和二十項具體工作部署。
  其實,在更早時,「低空經濟」就已經擺到中央決策的案頭上來。二零二一年二月,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的《國家綜合立體交通網規劃綱要》,首次提到發展低空經濟,具有標志性意義,低空經濟迎來重大機遇。二零二一年民航局、發改委、交通部印發的《通用航空發展「十四五」規劃》,明確要積極發展空中短途運輸,提出通過立法等方式處理好短途運輸、無人機等新領域新業態發展、新技術應用。二零二二年五月三十日,交通部發布《正常類飛機適航規定》,專門增加了「H章電動飛機動力裝置補充要求」,對eVTOL 等新型飛行器可以兼容。二零二三十一月,國家發改委科技部、司法部、自然資源部、中國人民銀行、中國證監會、國家知識産權局等七部門聯合發布《關于再次推廣借鑒深圳綜合改革試點創新舉措及典型經驗的通知》,本次推廣借鑒的創新舉措及典型經驗共二十二條,其中包括創新低空經濟發展新機制。二零二三年十二月,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北京舉行,習近平主席在重要講話中全面總結二零二三年經濟工作,系統部署二零二四年經濟工作。會議强調,明年(二零二四年)要打造低空經濟等若干戰略性新興産業,開闢未來産業新賽道,加强應用基礎研究和前沿研究,强化企業科技創新主體地位。
  正因為有此背景,至今已有近三十個省市將低空經濟寫入當地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地方政府紛紛以此「明志」,顯示對該領域的重視和大力發展的决心。而廣東省政府在五月二十二日亦印發了《廣東省推動低空經濟高質量發展行動方案(2024‑2026年)》,提出成立由省領導擔任召集人的「推動低空經濟高質量發展工作專班」,從加快低空空域改革、適度超前佈局低空基建、拓展低空應用場景、提升低空産業創新能力、打造世界級低空製造高地、以及推動支撑體系建設等方面,推動廣東低空經濟的高質量發展;並提出到二零二六年廣東省低空經濟規模超過三千億元人民幣,培育一批龍頭企業和專精特新企業等的發展目標。據統計數據顯示,二零二三年,中國低空經濟規模達到五千零五十九點五億元,增速高達百分之三十三點八。預計到二零二五年將達一點五萬億元,到二零三零年有望突破二萬億元,到二零三五年有望達三點五萬億元。
  但是,與港澳兩特區的「低空經濟」概念,只是停留於無人飛機和直升飛機相比,內地低空經濟的概念,卻是廣泛得多。實際上,根據上述的各項文件精神,低空經濟的應用大致可分為四類:一是消費類應用,包括傳統的航空運動、低空觀光和私人飛行等,無人機技術的發展則進一步將消費應用範圍擴展到航拍、無人機表演等領域;二是公共領域類應用,例如應急搜救、遙感測繪和消防等;三是運輸及物流類應用,涵蓋中小型無人機末端配送、電動垂直起降飛行器(eVTOL)載人載貨服務;四是以傳統通用航空器和遙控駕駛航空器進行的長航程應用。
  在澳門特區發展低空經濟,有必要從維護國家安全和社會安全出發。尤其是必須防範不法分子利用城市建成區幾乎與珠海市緊密相連的特點,以無人飛機進行走私以至傳遞間諜情報之用。另外,在特區本身的範疇內,也需注意防範不法份子利用無人飛機進行偷拍並將影片在網絡上直播,運送毒品或違禁品,甚至是攜帶炸彈傷害他人等。因此,在推動發展低空經濟時,一定要立法規範,放收並舉自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