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媽派為防邊緣化進行反撲將裂解民進黨

台灣地區二零一零年最後一天最吸睛的政治新聞,並非是民進黨為「槍擊案」提起北北高「當選無效之訴」,而是「公媽派」幾乎是以「起義」的姿態,反對民進黨中央以「全民調」方式產生「總統」和區域「立委」提名人,「獨派」大老辜寬敏還揚言要退黨。這是因為,民進黨要提起「當選無效之訴」,明眼人都知道這是胡鬧一場,對台灣政局並不會產生甚麼實質性的影響,至多是浪費司法資源,並在法院審理此案的過程中暫時刺激民進黨支持者的情緒而已,事情過後就將船過水無痕。而「公媽派」的「造反」,則有可能會在民進黨發展史上留下濃重的一筆,既記錄著民進黨籍此實現「世代交替」的轉折過程,也將有可能會導致民進黨再次發生分裂,並或會導致民進黨脫胎換骨。

實際上,自民進黨日前傳出二零一二年「總統」初選可能採用「全民調」模式後,就已引發黨內「公媽派」的全面反彈。呂秀蓮結合「獨派」大老辜寬敏等人,於昨日召開記者會,要求二零一二年「總統」初選應納入「黨員投票」,而呂秀蓮也宣稱將會針對全代會提案,呼籲初選採用巡迴辯論、黨員投票、民調等三階段。她昨日一開口便左批右打,直說這次「五都」選舉採用「全民調」,沒有黨員投票,引起基層普遍反彈;但民調實施的過程當中,高雄縣長楊秋興離家出走,「其實『五都』市長候選人也沒經過黨內程序」。呂秀蓮還指出,陳水扁當年競選臺北市長連任失敗,整個黨為他把「四年條款」廢除,原本的黨章明訂不得先後參選,導致前黨主席許信良告別民進黨。這是一個歷史的教訓,應設立一個公平、公正、公開的機制。而初選機制若非常公平、公正、公開,勝不驕、敗不餒,就不會影響團結。為此,呂秀蓮提出了黨內初選應採三階段,第一是有志參選二零一二年「總統」的民進黨員,完成黨內登記程序以後,黨中央在全島二十一個縣市舉辦二十一場巡迴政見辯論會;其二是尊重黨員,黨也沒有理由剝奪黨員參與初選的權力,但參與初選的黨員必須是自行繳費,盼黨中央有一個機制,防制代繳黨費;其三是即使採用「全民調」,也應是全島的民調,而非排除黨員初選的民調,但負責民調的機構也必須大家都能接受。

辜寬敏則表示,聽說黨中央對於「總統」候選人,要全部以民調來決定,「我覺得非常不適當」,民調本身也有很多問題,而黨有很多考慮,才會說一些用民調的話,盼民進黨更瞭解基層民意對政權輪替有多大的期待。辜寬敏說,基層的期待就是把政權拿回來,此責任重大,需要非常公平的候選人初選制度,而為實現人民的期待,民進黨不能一切以民調來決定,若這麼做,最後淪為含淚投票,他沒辦法認同這樣的事情。他還宣佈,倘黨中央執意要搞「全民調」,他將會退黨。

「公媽派立委」蔡同榮也認為,民主是民進黨的靈魂,因此候選人的產生應經過辯論,有黨員投票參與才能體現政黨政治意義,提名時程也不應急於明年三月底前完成。他還說,當民進黨員當那麼久,黨員不能投票,「不就是在做笨蛋」,所以黨中央要觀前顧後,採取一個合理的提名制度。

最有意思的是呂秀蓮,對「公媽派」這個稱謂大為光火,說是已故先人才叫「公媽」,難道是要將他們視為「死人」乎?唉呀呀,「公媽派」這個稱謂,至少已經叫了好幾年。在許信良出走之後,前「美麗島系」發生分裂,分別組成「新動力」和「新世紀」之時,就已存在。為何這幾年來,呂秀蓮、蔡同榮等人卻甘之如飴,樂在其中,現在才突然間厭惡起來了呢?是否曾當選「副總統」,一心希望要做台灣地區第一位「女皇」的呂秀蓮,嫌「公媽」級仍不足夠,要做到「媽祖」級才「配」得上她的資歷?

很明顯,「公媽派」的反撲,是對民進黨即將發生世代交替重大轉折的反撲。實際上,二零一二年的「總統」選舉,倘民進黨果真的是推出「蔡蘇(嘉全)配」參選,蘇貞昌、謝長廷、呂秀蓮等這些「美麗島世代」的元老級的人物,就將退出台灣的政治舞臺,由上世紀五十以至是六十年代出生的中生代接棒。因此,呂秀蓮等人突然對已叫了好幾年的「公媽派」,說成是「已往生的先人」,就折射了他們對即將被擠兌出政治舞臺的焦慮感及猶有不甘心態。

實際上,昨日出席記者會的幾位「公媽派」人物,都是政治野心勃勃者。其中呂秀蓮為了部署二零一二年的「總統」之路,創辦了《玉山週報》並組織了智囊班子。而辜寬敏則曾與蔡英文競爭民進黨主席,現在仍不忿於輸給了蔡英文,更不甘心由她來代表民進黨選「總統」,因而有「過裙子的人不能當統帥」的雷人雷語。蔡同榮這個「台獨聯盟」的創辦人,則不但多次競選過「立法院長」,甚至有一次只差一票就讓他達陣,而且也曾競選過民進黨主席。

辜寬敏聲稱,如果民進黨堅持要搞「全民調」,他就將退黨抗議。別看這只是一句氣話,其實潛伏著將會導致民進黨裂解的大危機。因為他是民進黨的「大金主」,為支持民進黨的「台獨」活動他捐了不少錢。因而他在與蔡英文競選民進黨主席失敗之後,就敢於在蔡英文的聲望正高時聲稱「穿裙子的人不能當統帥」。這不但是藐視年輕人,而且也是歧視女性。

但現在他為了要對抗蔡英文,也要支持「穿裙子」的呂秀蓮宣佈參選「總統」,不要太客氣。真是自打咀巴。當媒體追問辜寬敏過去曾說過,「穿裙子的不能當統帥」時,辜寬敏為了掩飾自己的失言,假扮幽默地回應說,「有誰穿裙子嗎?最近很少看見有人穿裙子,都是直接穿褲子。」呂秀蓮也趕忙說,「蔡英文是不是受了辜寬敏的影響,都穿褲子。」

「公好派」提倡「黨員投票」,表面看是爭取黨員的基本權利,實質上是要藉著「公媽派」擁有大量「人頭黨員」的優勢條件,希望能爭取在民進黨的初選中「出線」。雖然呂秀蓮也說必須繳交黨費,亦即是不能讓那些「被」交黨費的人參加投票,但已從此看出,「公好派」已是民進黨內反對改革的舊勢力。

其實,「公媽派」的實力已在急劇衰退中。其中許榮淑已被開除出黨,另行組織「人民黨大黨」;黃慶林投靠了陳水扁,在連陳致中也宣佈退黨自行參選高雄市議員的情況下,「扁系」顯然不會是支持「人頭黨員」的。何況,陳水扁已多次聲稱,支持和看好蔡英文選「二零一二」。因此,他們昨天的「造反」,只不過是秋後的螞蚱,蹦跳幾下而已,掀不起什麽大浪,但卻有可能會被民進黨向中間靠攏的時代浪潮淹沒。

(發自湛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