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登輝再要把宋楚瑜玩弄於股掌之中?

一九二三年一月十五日出生的李登輝的八十八周歲生日,還要十多天才到。但李登輝卻於昨日提前舉行他的「農曆九十大壽」壽宴。受邀的人士藍綠都有,蔡英文、蘇貞昌、謝長廷都是座上客並坐在主桌。但當過李登輝部屬的馬英九、連戰、蕭萬長等,都沒有受邀。宋楚瑜也在受邀名單之列,雖然其幕僚曾表示宋楚瑜擔心此時出席壽宴與李登輝碰面,恐怕將會引起外很多揣測,因而應不會出席,但宋楚瑜畢竟還是出席了。不過,他在致辭時一上臺就暗嗆李執政時代「凍省」,他指著桌上寫著「宋前省長」的名牌,連聲說感謝李登輝的「栽培」,「讓這個省長只有宋楚瑜一人能享有」,「不要分宋前省長,也沒有後省長,就只有一個省長」。李登輝顯然是「聽話聽出聲來」,只顧埋頭喝湯,幾乎沒有笑容。

這又讓被稱為「大內權謀高手」的宋楚瑜,再次被李登輝耍了一道,而宋楚瑜還懵然不知。這就使李登輝的「壽宴政治學」,確實是發揮到了極致。不管宋楚瑜會否出席,都已展示李登輝在未來的日子裡,再玩弄「扁宋會」的一幕,催促宋楚瑜在「總統」大選中,與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攜手合作」。至於宋楚瑜發發牢騷,小兒科啦!無需與之計較,「小不忍則亂大謀」,由他去。

實際上,在台灣政壇上,要數玩弄政治權謀的老手,非李登輝莫屬。就以他將宋楚瑜玩弄於股掌之間來說,就是爐火純青。本來,李登輝與宋楚瑜是「情同父子」。當年蔣經國逝世後,圍繞著李登輝是否應該出任党主席一事,以宋美齡為首的「元老派」與以李登輝為首的「主流派」明爭暗鬥,交鋒激烈。就在這時,宋楚瑜率先提出擁戴李登輝的主張,並以當場退席的方式來抗議延後推舉國民黨代主席的要求。宋楚瑜的這一舉動,最終幫助李登輝順利登上了國民黨主席的寶座,也標誌著他與李登輝「情同父子」時代的開始。後來,羽翼未豐的李登輝保駕護航,宋楚瑜不惜得罪國民黨的元老,不惜遭到黨內同志的怨恨。在國民黨推選「總統」候選人的問題上,宋楚瑜再次挺身而出,以辭職相威脅,要求以「起立鼓掌的方式」通過李登輝為候選人的提案,化解了「非主流派」對李登輝的再次威脅。在激烈的政治鬥爭中,宋楚瑜當時與李登輝可謂形成了一種「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微妙關係。

但宋楚瑜一九九四年選台灣省長,拿下了四百七十多萬張選票。而當時的台灣省的區域範圍,除了屬於直轄市的臺北、高雄兩市,及微不足道的福建省屬下的金門縣和連江縣(馬祖島)之外,盡在旗下,人口佔了台灣地區的八成多,等於事實上的大半個「總統」選舉,選舉過程就是為「總統」選舉探路、摸底。李登輝擔心會出現「葉利欽效應」,更從宋楚瑜經常「炮打中央」中猛然警覺,於是就刻意搞了個「凍省」,把宋楚瑜「凍」掉,奪去他的政治舞臺。宋楚瑜被迫自行宣佈參選「總統」,給李登輝帶來了空前的壓力。李登輝將宋楚瑜開除出國民黨,並通過「排宋條款」,規定曾經遭到撤銷或開除黨籍者,不得回國民黨選党主席。為了將宋楚瑜置於死地,李登輝還通過國民黨「立委」拋出「興票案」,使宋楚瑜長期樹立的清廉形象幾近崩潰,最終在選舉中以只差百分之三的支持率敗北,讓陳水扁「漁翁得利」。

如果說,這是李登輝第一次以宋楚瑜來裂解國民黨,暗助民進黨,那麼,李登輝第二次利用宋楚瑜來防制國民黨,暗助民進黨,則是在二零零五年。當中國國民黨主席連戰在民進黨進行反對「反分裂國家法」的大遊行之際,不管個人安危譽謗,毅然跨海到大陸進行「和平之旅」。李登輝擔心這會壞了他的「台獨」之夢,就意圖利用宋楚瑜來沖銷、降低連戰登陸的影響。

當時,連戰與宋楚瑜已經冰釋前嫌,組成「連宋配」出戰二零零四年「總統」選舉。雖然因「兩顆子彈」而落選,但已對陳水扁造成極大攻擊。泛藍支持者要求國、親、新三黨合併,以凝聚力量對抗泛綠。此時,以國民黨為主體的國、親合併似已是大勢已趨,同屬泛藍陣營的新黨率先宣佈,該黨提名的「立委」參選人將以國民黨的名義登記參選,泛藍支持者繼續向國民黨聚攏,對親民黨「立委」選情產生重大衝擊。親民黨內部要求在「立委」選前完成合併的聲音四起。雖然宋楚瑜以先組政黨聯盟再合併以作對應,但選戰的結局卻現實的,親民黨的選票大幅流向國民黨,國民黨進一步站穩了正藍盟主的位置,並讓其獲得一個重整旗鼓、再度出發的契機。

在此情況下,宋楚瑜必須尋找出一個新的政治出路,一個超越藍綠對決的政治格局,而不能再自陷於「國親合」的框架中,逐步被國民黨稀釋,否則未來的親民黨將會步入新黨的後塵。在這樣的思維下,與陳水扁合作,適可援引之成為助力,擺脫在泛藍陣營中總之屈居於「老二」的命運。

於是,李登輝促成了「扁宋會」,並達成了「十項共識」。李登輝的想法,是促成「扁宋會」,防止國民黨再度上臺。因為當時民進黨加上親民黨的「立委」議席,就可使國民黨在「立法院」內不過半。而宋楚瑜則既要超越既有的藍綠格局,又可籍著「代表」陳水扁登陸訪問而增加籌碼與能量。陳水扁則基於突破國會少數的策略考量,期能促成聯合陣線突破困境。但是,「十項共識」卻不合李登輝的心意,批評「扁宋會」「就像是抓鬼的卻被鬼抓去」;而李登輝的女兒李安妮批評陳水扁時稱,「老人家叫你去相親,沒有叫你跟人家上床」。但由於宋楚瑜的堅持,在與胡錦濤的會面中發表了定位兩岸關係為「兩岸一中」的會談共識,引發陳水扁不滿,宣佈並非是代表他訪陸,而使「扁宋會」終於破局。

因此,李登輝昨日的壽宴邀請了宋楚瑜,而故意沒有馬英九、連戰、蕭萬長,很明顯是要再次裂解泛藍陣營。也恰在此時,國民黨秘書長金溥聰要告宋楚瑜,倘若此這態勢成勢,必會引爆「國親合作」以來最大的裂痕。而宋楚瑜則因不滿馬英九、金溥聰在處理「興票案」及多場選舉中對自己的態度,將與國民黨各走各的路。恐怕就是再次義助民進黨,讓馬英九在二零一二年落選。

不過,宋楚瑜是否真能起到這個作用,令人生疑。就以這次「五都」選舉為例,盡管宋楚瑜出盡了吃奶的力氣,但親民黨在「五都」市議員選舉中,只是拿下一個議席。須注意,這不是「立委」選舉的「單一選區兩票制」,而是複式選舉多名額制。因此,李登輝要鼓勵宋楚瑜出走,可能是反而會埋葬親民黨。或許,正是李登輝奸計的所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