騙了活人騙死人70年代周恩來怒斥環保造假

新中國的環保事業,是在周恩來的重視之下開展起來的。周恩來生前對環保事業非常重視,講過很多話,作過很多指示。中國現行的有關環保的方針、政策、基本思路,許多都是他提出的。

中國的森林和植被覆蓋率相當低,周恩來對水土保持和植樹造林工作予以極大的關注。

“文革”前夕,在全國林業工作會議期間,周恩來接見西北各省的林業廳廳長、局長及西北林業建設兵團的代表時說:“16年來,全國砍多於造,是虧了。20世紀還剩下三十幾年,再虧下去不得了。”“我們不能吃光了就算,當敗家子。”他強調:“植樹造林是百年大計,總得堅持到21世紀。”

周恩來認為,中國的地形和美國、蘇聯的不同,是西高東低,江河的淡水東流,把肥沃的土壤帶進了江河大海,這對發展水利有利,但下游一定要處理好工業污水問題,一定要注意保護好水產資源。1970年11月21日,周恩來在人民大會堂三樓小禮堂接見國家計委地質局會議全體代表時,對上海代表談到煉油廠的“三廢”(廢渣、廢氣、廢水)處理問題,談到黃浦江和蘇州河的污染情況,並指出,搞工業不能給人民生活帶來不利。

華北地區的唯一天然大湖白洋澱,對調節局部地區氣候、改善華北生態環境具有重要意義。但由於白洋澱上游和周圍區域內工廠增多,工業污水及生活廢水大部分未經處理就排入湖內,污染了湖水。周恩來非常重視這一問題,親自確定了“緩洪滯瀝、蓄水灌溉、漁葦生產、綜合利用”的16字治理方針。

1973年9月16日,周恩來陪同法國總統蓬皮杜遊覽西湖時,看到機動遊艇船尾漂散的油污,對浙江省負責人說:現在世界上許多著名的風景湖區都被污染了,水草枯死,魚類絕跡,再不能遊覽觀賞,我們的西湖不能污染。為了給我們的子孫後代留下一個風景如畫的西湖,也為了讓更多外賓在這勝似天堂的湖光山色中一飽眼福,今後西湖內應少用機動遊艇,以避免湖水污染。此後,得知西湖已在試用電瓶船時,他甚為欣慰。

在當時的中國,人們不願也不敢承認中國有環境污染,認為那只是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頑症。而身為共和國總理的周恩來,則清醒地正視了北京乃至全國環境問題的嚴重性、緊迫性,一再提出“環保問題一定要有個人管起來”。他對北京地區環境保護工作先後作了十幾次具體指示,反復叮囑大家,“要為後代著想”,“要把首都搞成一個清潔的城市”。

1971年10月9日,周恩來陪同埃塞俄比亞皇帝海爾•塞拉西一世參觀北京東方紅石油化工總廠。在參觀過程中,周恩來與工人們親切握手、交談,顯得格外高興。在北京燕山石油化工公司(簡稱燕化公司)參觀時,周恩來不時地觀察燕化公司的上空。“你們這裏沒有黑煙嗎?”周恩來在催化車間問。“燃燒得好就沒有黑煙。不過有些廢氣沒用上。”陪同的廠領導回答。“氣都要用上。”他有力地打了個手勢。在勝利化工廠,即現在的合成橡膠廠,周恩來看見遠在山頭的煙囪裏冒出縷縷黃煙——氧化脫氫催化劑裝置排放出的含氧化氮的尾氣,不禁感慨地說:“黃煙,有毒。要把黃煙消滅掉。讓祖國的天空是個晴朗的天空嘛!”公司領導解釋道:“準備配上甲烷把它燒掉。”周恩來指示道:“燒掉是下策,放空是下下策,應當把它綜合利用起來。”

在東方紅煉油廠汙水處理場,周恩來見到秩序井然的汙水處理池、養魚池、養鴨池、水稻試驗田後,顯得非常高興。陪同的廠領導在養魚池旁介紹說:“這是用處理過的污水養的魚,魚能活,說明汙水處理過關了。”周恩來叮囑說:“你們把這個問題解決了,這是對世界上的貢獻。這是個大問題,要超過世界水平嘛!”在送走外賓後,他又留下來一再叮囑:“你們一定要消滅黃煙,汙水處理要達到人能喝。”

1972年9月8日,在邀集國家計委和各省、市、自治區負責人參加的“三廢”治理座談會上,燕化公司環保工作弄虛作假的事情被揭露出來。周恩來在會上說:“東方紅煉油廠的工作不真實……”這時,有人插話並簡單說明了情況。周恩來聽後非常生氣地說:“我不能理解,作為一個國家幹部,一個解放軍(指當時任廠領導的是一個‘支左’解放軍),一個共產黨員,為什麼要弄虛作假。不僅欺騙了我們這些活人,而且欺騙了死人(指謝富治死亡前也以為東方紅煉油廠治理污水已經基本過關)。”周恩來指示外交部:“在這個問題沒有真正解決之前,再不要邀請外賓去東方紅煉油廠參觀。”

根據周恩來的意見,燕化公司對有關問題組織調查,調查後寫出了檢查報告,並如實地作了檢討。當時養魚並不是全部用處理後的污水,而是經常向處理後的污水裏摻進一半左右的新鮮水;鴨子是在處理後的污水裏放養的,但飼料是用新鮮水拌的;在接待外賓時,用買來的鴨子、鴨蛋、魚頂替……1973年,治理工業污染取得了較好的成效,並研製成功了中國第一套採用催化還原法消除氧化氮的生產裝置,使尾氣中的氧化氮含量大大降低,消滅了黃煙,得到了國務院副總理李先念的肯定。

1974年3月31日,病中的周恩來主持召開中央專委會會議。在聽取秦山核電站工程技術情況彙報時,他特別強調,核電站的設計建設,必須絕對安全可靠,特別對放射性廢水、廢氣、廢物的處理必須從長遠考慮,一定要以不污染國土、不危害人民為原則。

20世紀60年代末,西方發達國家的環境公害事件不斷發生,一些國家的媒體開始報道公害事件的真相,引起了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1968年,根據瑞典的建議,第23屆聯合國大會通過決議,決定於1972年召開人類環境會議(即聯合國第一次環境會議)。

1972年2月,聯合國秘書長瓦爾德海姆邀請中國參加。此時中國正值“文革”時期,在十分困難的情況下,周恩來還是決定組成30人的代表團參加這一世界性會議。

為參加聯合國首屆人類環境會議,中國政府要按規定提交一份報告。周恩來在審閱報告草稿時,發現其中大講中國取得的建設成就,而對公害、污染問題隻字未提。閱後,他對起草人嚴肅地說:“還是實事求是嘛!我們也有環境問題,不好回避。西方環境不像你們講的那麼差,我們這裏也沒有這麼好,污染到處都有,一些地區很嚴重。北京就有污水,冒黑煙。不能只把公害說成是資本主義制度的頑症。”周恩來不但對文件草稿提出具體意見,還親自提筆修改。於是,在中國代表團提交大會的文件中,增加了“中國也存在環境問題”一節。

1973年8月5日至20日,在周恩來直接領導下,國務院在北京召開了第一次全國環境保護會議。周恩來在第一次全國環保會議的講話中說:我們一定要重視環境保護問題。我國的工業化剛剛起步,我們不能走西方發達國家的老路,要避免出現環境污染的情況。我們應該從建設一開始,從產品、廠址、技術設備選擇時,就注意環境保護。要考慮到建起來之後,對環境可能造成的污染和破壞。我們搞建設,一定要想到人民的利益,想到子孫後代,不要做對不起子孫後代的事情。

第一次全國環保會議研究了我國的環境狀況,並將各部門反映的比較嚴重的環境問題集中登載在12期會議簡報增刊上。周恩來看後,將簡報批轉給中央各部部長和各省省委第一書記(包括各自治區區委第一書記、直轄市市委第一書記)閱看,以引起相關領導的重視。這次會議雖然是在特殊的歷史背景下召開的,但它標誌著中國環境保護事業的開始。事業開始了艱難的起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