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崔世安率團訪問新加坡宜落馬看花

特首崔世安應新加坡共和國總理李顯龍的邀請將於下週一率領澳門特區政府代表團到新加坡進行為期四天的官式訪問。其間,行政長官將與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國務資政吳作棟、內閣資政李光耀和外交部長楊榮文等作禮節性會晤。代表團一行還將分別出席新加坡副總理張志賢及中國駐新加坡大使所設的宴會。此外,代表團一行還將參觀新加坡中央公積金局、公共服務學院、建屋發展局等多個機構和部門,以及參觀和聽取濱海灣金沙和聖淘沙名勝世界等兩家度假娛樂設施的情況介紹。

「走出去」學習別人的經驗,以改進本地區的工作,這是一個好方法。只要不是為訪問而訪問,也只要不是走馬看花,而是能夠通過實地考察,認真學習人的經驗,即使是因為自己時間不足,或受身份限制而未能深入考察研究,也要在初步考察中感悟出要點的基礎上,指示各相關部門按照去深入考察,認真學習別人的經驗,用以改進自己的工作。這樣,就不但是有益於澳門特區的發展,而且也能使所謂「遊埠特首」的流言消失於無形。

實際上,崔特首前一段時間出外訪問考察較多一些,就引來「遊埠特首」之譏。後來崔世安決定減少外訪,專心處理政務,並精心準備其二零一一年度的「施政報告」。此舉,及時地遏止了有關的流言。而據新聞局前日「新聞稿」所指的「訪問原本安排在去年十月進行,後因工作安排的原因而押後至今年一月成行」,可能也正是出於此原因。既然如此,今次訪問新加坡就更應是「落馬看花」,認真考察和學習人家的先進經驗,並結合澳門的實際情況,予以靈活運用,把澳門的工作做得更好。

新加坡的社會政治形態,除了新加坡是獨立主權國家,澳門是行使高度自治權的地方政權方面有所區別之外,與澳門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兩地都是高度城市化的地區,都是由華人掌權,也都是城市經濟形態。澳門現在所存在的許多問題,新加坡也曾存在過,但經過努力,得到了改善,從而成為世界上管理最先進的地區之一。其中有幾點,是特別值得澳門學習的,其一是公屋建設,其二是廉政建設,其三是公務員培訓,其四是交通管理,其五是行政效率,其六是城市管理,其六是社會保障制度。而崔世安今次訪問新加坡,有參觀中央公積金局、公共服務學院、建屋發展局等多個機構和部門,就證明特區政府是意識到自己的所短,人家的所長,應學人家的所長,縮自己的所短,並迎頭趕上。

新加坡政府建立了完善的社會保障體系,包括社會保險和社會福利兩部分,其中社會保險是由國家強制實施個人儲蓄的中央公積金制度構成,是新加坡社會保障體系的主體部分,也是中低收入者購房款的主要來源。新加坡的民用住宅主要由政府組屋和商品房兩部分組成。組屋的價格由政府統一規定,以低價出售或出租給中低收入階層使用,包括共管公寓等高級公寓和私人住宅在內的商品房則是由私人投資修建,按市場價格發售。新加坡政府堅持以行政幹預為主、市場調節為輔的原則,牢牢掌握了房地產市場的主動權,供應充足的組屋既解決了大部分國民的住房,也有效平抑了房價。與此同時,高收入階層的住房需求也為私人開發商提供了商機,這種各階層在住房品種上各取所需的機制,符合市場規律。

新加坡不但城市美麗,其井然有序的城市交通也給人們留下深刻印象。這一切應歸功於新加坡日趨完善的城市交通網絡以及合理而嚴格的交通管理體系,及其設施健全、結構合理、設計到位的高質量的立體交通網絡。新加坡交通部屬下的陸路交通管理局作為新加坡道路交通的管理者,制定有嚴格的檢查機制,負責國際標準道路設計和道路安全管理,檢查銷售的車輛是否符合當地安全標準,並定期檢查車輛是否符合行駛標準。

新加坡較早地建立起現代公務員制度。現代公務員制度的基本原則是公開考試,擇優錄用;科學考核,量績晉升。這一制度的建立,比較有效地堵塞了任人唯親等腐化現象盛行的人事制度上的漏洞。不僅如此,新加坡政府在公務員制度建設過程中將有關廉政要求融入其中。新加坡政府在公務員的錄用和晉升上嚴格把關,以防止腐化分子混入政府機關並得到重用。在官員的考核上,新加坡政府注重對官員日常工作合法性和正當性的審查。.新加坡建立了公務員學院以專門負責培訓在職的公務員,每年有數千人參加培訓。在對公務員的培訓中,不僅給他們傳授知識,還注意培養愛國主義情感,教育他們忠於國家的目標。新加破政府還注意對公務員進行有關職業道德方面的教育,使他們以忠於職守、廉潔奉公為榮,以怠忽職守、腐化墮落為恥。這樣,就從思想上築起一道防範腐敗的堤壩,並建立起較為完善的、高效率的行政管理體制。

還有一點不容忽略的是,過去曾將賭博認為萬惡之源的新加坡,近年為了開闢財源,也大開賭戒,引進了外資賭商,其建設速度並不低於澳門。新加坡在開放賭權時,學習了包括澳門在內的先進經驗,也警戒包括澳門在內的缺點,從而整理出新加坡的一套先進管理方式。其中的對博彩業的社會責任要求,尤其是對病態賭徒和本地居民參賭的限制,十分嚴格,值得澳門好好學習。

目前在新加坡開賭的兩家博企,其中的一家是馬來西亞雲頂,是我棄人取的。實際上,雲頂曾經參加過澳門賭牌的競投。作為華人企業,而且又擁有豐富經驗,並有管理會引進中國內地以外的客源,本是較佳的對象,但不知為何,卻是落了選。「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現在雲頂在新加坡也活得有滋有味。而澳門的賭牌「三開六」,結果原本只是批給美國博企一個賭牌,變成了三個,佔領澳門博彩業半壁江山,後遺無窮。月前的「爆料」,某家美國博企要搜集澳門特區政府主要官員的「負面資料」以作威脅,就是一個嚴重的警號。今後萬一中美關係有變化,可能還將會有其他的花招,不得不防。

誠然,如果美國博企是能夠引進海外高端賭客,也不失是好辦法,起碼是為澳門引進先進的博彩技術及管理技能。但事情並非如此,似是要把海外高端賭客截留在其美國的賭場,甚至還要利用私人飛機將中國內地的高端客戶引飛到美國。與此同時,大力鼓動中國內地的中等資產人士到澳門參賭,與當年開放澳門賭權的初衷,南轅北轍。

現在新加坡的另一個賭場,就是在澳門行事高調,要以負面材料來要脅特區政府的那家美國博企。曾記否?在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之時,為了搶建新加坡賭場,而停止其在澳門的擴建工程,並將資金抽調到新加坡?這本來就是對澳門極不友好的態度。特區政府似是應從此事中吸取教訓。

由此,又引發另一個新話題,特區政府有必要認真到新加坡實地考察,新加坡賭場對澳門博彩業的影響,而那家在澳門建有賭場的美國博企,是否也以當年「截留資金」的手法,將澳門的賭客截到新加坡參賭?

如果訪問團能初步完成上述考察,就可洗脫「遊埠」的嫌疑了。

(發自廣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