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疑嚴打黑工空口講白話

【本報訊】立法議員關翠杏懷疑當局未全力打擊黑工,提出質詢。

關翠杏說,本澳某衛視披露,銀河工地無論白天或黑夜,均有疑似黑工從圍板間的夾縫進出,地盤成為“無掩雞籠”。

她說,甚麼人會不走正門而選擇從偏僻處的圍板間進出工地?相關地盤是管理不善還是故意任之?當局必須立即調查。倘屬黑工通道,作為擁有及管理地盤的相關企業或承建商實難辭其咎。

她指出,本澳黑工問題嚴重,尤以建築業最甚。去年一至九月,警方共採取七百七十九次打擊非法工作的行動,巡查二千八百多處地點,查獲六百四十四名黑工。儘管行動次數不少,但所查獲的黑工遠低於工友所反映的實際數目,更令人難以接受的是當局在多次成功查獲黑工甚至是拘捕涉案僱主之後,卻無法起訴有關人士或作出處罰。

她說,黑工屢禁不止根源在於法律不健全及處罰的阻嚇力弱。據前線人員反映,舉證困難、法定的處罰過輕,實際上使違法成本及風險降低;更甚者是被當局指為最有成效的行政罰款,亦只是有名無實,根本難以成功科處罰款;凡此種種均令執法人員徒勞無功、士氣受損、深感無奈。

她說,黑工問題除了令職工階層的就業和勞動權益受損外,更會衍生一連串的治安及社會問題,因此打擊非法工作不僅與勞動政策有關,還關係本澳社會的整體利益。只可惜,當局對此亟待解決的問題一貫採取輕視及迴避態度,變相縱容違法行為變本加厲,怎不令人憤慨?

關翠杏質詢當局:

一、勞工事務局的年度工作報告指局方前年開立了一千二百二十九宗個案,涉及非法勞工逾一千名、沒有行政許可為自身利益從事活動的非本地居民五百多名,科處的罰款額達二千萬元。據聞多年來當局鮮有依法對有關人士成功執罰,情況是否屬實?自第17/2004號行政法規生效至今,被罰款的黑工又有多少人?尚未依法執罰的個案與罰款金額多少?上述違法者當中尤其是聘用黑工的僱主,有多少人被判處徒刑?當局認為有關處罰是否具阻嚇力?

二、對於透過完善法律及加重對聘用黑工行為的處罰,尤其是須針對建築業的黑工泛濫情況制訂有效執法措施,當局的態度反反覆覆,令人質疑所謂嚴厲打擊黑工只是“空口講白話”,在法律工具不足的情況下,前線人員努力執法卻變成“捉放活動”,到底當局為加強執法力度進行了哪些努力?如何有效回應社會嚴打黑工的訴求及前線人員要求強化法律工具的建議?行政長官崔世安於去年底的施政報告答問會上表示,會研究設立以治安警為主、勞工局為輔的工作小組,以加強打黑工作,有關措施何時才能落實?

三、勞工事務局長孫家雄於去年七月十九日回應本人質詢時表示,“規範建築業總承建商為其建築工地內的非法工作情況負上連帶責任之事宜,政府曾就有關事宜制定法律修改草案,並向建築業界進行諮詢,然而,由於該法案涉及較複雜的層面,引起社會及業界廣泛的意見及爭議。為使有關法案的規定更具可操作性,政府將會吸納社會及業界的意見,並配合實際情況,對有關內容進行深入研究,並會在適當時候向業界進行諮詢。"到底在上述所謂的諮詢過程,當局做了甚麼工作?共收到多少意見?意見來自哪些機構?爭議點主要是哪幾方面?對於黑工此等關係社會治安管理及重大公眾利益的問題,為確保收集意見的全面性及公平性,而不致偏重某方利益,政府會如何吸納社會意見?到底何時才是當局所認為的開展修法工作的“適當時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