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退休軍情人員訪陸或成國共平臺一環

正當被台灣情治系槍決的中共特工朱楓(朱諶之)的骨灰運回北京,暫厝在八寶山革命公墓,有關方面正為面對國共兩黨共同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新形勢,如何既要要褒揚英烈事跡,但又擔心會給國民黨帶來陰影而躊躇不決之際,曾經摧毀中共在台灣地下情報系統的台灣情治系統的退休人員,卻接受大陸有關方面的邀請,組團訪問浙江省江山市,與大陸統戰部門及涉台系統商談重建軍統頭子戴笠的墓園事宜,並參觀戴笠故居及江山市博物館所陳列戴笠文物。盡管此事並不代表兩岸國家安全機關「和解」,但仍具有高度的敏感性,並給人們帶來無限的遐想。

曾任軍統負責人的戴笠,一直被台灣軍情系統供奉為「神」。「軍情局」所在的芝山岩,門前的馬路就被命名為雨農路(按:戴笠字雨農),附近的學校也稱為臺北市立雨農國民小學、臺北市士林區雨聲國民小學,以及在芝山岩上建有雨農閱覽室。軍情人員們所組織的聯誼會,也以「雨農」為名。在過去國共兩黨的鬥爭,不但是在戰場上,而且也在「隱蔽戰線」中,而且比戰場更為激烈、殘酷,許多知名共產黨員都是死於戴笠及其部屬的手中。蔣介石撤台後曾講過一句話:「戴雨農同志不死,我們今天不會撤退到台灣!」也有台灣軍情人員以不服氣的口吻聲稱,如果不是戴公死得早,可能國共兩黨以至中國的歷史將會改寫。

蔣介石敗退台灣後,痛定思痛,有所反思,在總結其在大陸失敗的原因時,並不思考其腐敗等根本肇因,而是歸咎於兩個原因,其一是中共的土地革命口號具有極大的號召力和凝聚力,其二是中共的「臥底」滲透了國民黨的黨政軍要害部門,包括國防部作戰廳長郭汝瑰,胡宋南的機要秘書熊向暉,淮海戰役時徐州剿總副司令張克俠,何其灃等,甚至陳佈雷、傅作義的女兒,都是中共黨員。統領國防部制定的統戰計劃,蔣介石尚未不達到軍隊,就已到了毛澤東的手中。而且,有的作戰計劃還故意對中共解放軍有利。

對於前者,蔣介石決定進行和平土改運動,由陳誠主持三七五減租,並以贖買政策,用日本人興辦企業的股票,來置換地主手中的土地,農民得益,地主的利益也沒有受損,相反其手中的股票使他們後來成為大富翁。後者,蔣介石大搞白色恐怖,並因中共台灣省工委書記蔡孝乾的被捕,而將整個台灣地下黨組織摧毀貽盡,包括中共華東局交通員朱楓,還有同「案」的國防部參謀次長吳石中將等。據說,解放軍兩廣縱隊的萬山群島戰役最後獲得勝利,朱楓帶回吳石提供的萬山要塞軍事部署圖發揮了重大作用。毛澤東在中共剛建政時發動「鎮反」運動,也是因為收到朱楓帶回吳石關於蔣介石要發動「敵後」幾百萬殘餘軍政特人員進行暴亂的情報。為此,毛澤東揮筆寫詩,「驚濤拍孤島,碧波映天曉;虎穴藏忠魂,曙光迎來早。」

為此,在大陸的出版物及政治宣傳中,戴笠及其所領導的軍統,是血腥殘暴,殺人無數。甚至還有誇大化的現象,如人們透過小說《紅岩》、電影《烈火中永生》所知道的中美合作所,其實是在它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中國和美國軍事情報機構合作建立的戰時跨國情報機構,其目的是中美之間加強軍事情報的合作,共同打擊日本。為此,中美合作所做了大量工作,為取得對日作戰勝利起到了重要作用。如中美合作所經過電訊偵測與密碼破譯,為美國準確提供了情報,使得美國空軍得以擊落日本海軍大將山本五十六的座機。中美合作所還建立了165座氣象臺、通訊電臺、觀測哨等,為作戰提供氣象資訊,這些情報對美軍日後在太平洋上進攻日占島嶼和轟炸日本本土都起了重要作用。此外,中美合作所還對日進行了心理戰,如在中國淪陷區用秘密廣播進行幹擾日本廣播並進行反宣傳,展開宣傳攻勢瓦解日軍士氣,或者加強抗戰宣傳,增強淪陷區中國人的信心。對經濟戰方面的工作如印製汪精衛政權儲蓄券的假鈔偷運到淪陷區,擾亂當地金融,並大量收購日貨與淪陷區物資運回大後方等。現在沒有證據顯示中美合作所和軍統的白公館、渣滓洞等監獄有組織上的關係,但是卻有證據顯示他們沒有關係。當時《紅岩》等作品為了宣傳反對美帝國主義和蔣介石集團,而將三者糅合在一起,這使得很多中國大陸人對中美合作所的主觀印象傾向負面。其實,中美合作所的歷史隨著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結束而結束,中美特種技術合作所從未參與過國共爭端。不過,在白公館和渣滓洞裏對中共政治犯進行刑訊的一些軍統人員,確實是由中美合作所培養出來的。但在最近,如同大陸方面正面肯定國民黨軍隊在抗戰正面戰場上的貢獻那樣,也有文章肯定軍統系統在抗戰中的作為,並提到很高的地位,並一分為二地在批判戴笠的罪行的同時,也正面敘述戴笠在抗戰中的作用。

因此,今次浙江省有關部門邀請台灣「國安局」、「軍情局」的退休人員訪問戴笠的家鄉,並商討重建戴笠墓園,似也是國共平臺的一部份,甚至是重要一環。雖然台灣媒體揣測這是大陸方面的「統戰」作為,甚至是「情報手段之一」,但其實是為了爭取更多的人共同參與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

實際上,台灣的軍情人員,其實也是一支重要的「反獨」力量。他們由於長期接受「反獨」、「反共」教育,故對「台獨」恨之入骨,也對李登輝的「獨台」頗不以為然。當年新黨之所以能夠大爆特爆李登輝的某些政治圖謀,據說就是軍情人員提供的資訊。大陸方面在其國家安全機關應對台灣軍情系統的「反共」--派出情報人員到大陸活動極有信心的情況下,看來是要充分利用台灣軍情人員的「反獨」立場,做好他們工作,爭取他們一道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而為戴笠修墓,就對台灣軍情人員具有很大的號召力,由此入手,最容易打動人心。但如此一來,大陸方面原本要隆重紀念朱楓烈士的活動,就不得不低調進行了。

其實,馬英九上臺後,台灣對大陸的情報工作,已應轉型,由進攻性轉為防禦性。在此情況下,兩岸情治部門就有「諜戰休兵」的可能。為營造有利的氛圍,似可從大陸破獲了不少「台灣間諜案」,而台灣同樣也羈押了一些「共諜」的現實情況中,由互相釋放被俘人員開始,以促成「諜戰休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