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攝影家洛蒂名作《沉思中的周恩來》回國記

意大利攝影家洛蒂名作 意大利 《時代》週刊記者焦爾焦•洛蒂的名作 《沉思中的周恩來》反映了周恩來晚年光輝形象。這一傑作是如何“回國”的?最近出版的前駐尼日爾、巴基斯坦大使王傳斌《跨越世紀的回憶》(世界知識出版社出版)披露了作者在羅馬任駐意大利大使館政務參贊時的一段秘聞。

1974年冬,原駐意大利使館商務參贊高竹峰同志任滿奉調回國,臨行前的一個夜晚,是夜深人靜,他來到我的房間,懷中抱著一件用白紙包著的物品。。他小心地打開後說:“你看這是什麼?”我一看驚喜非常!原來是周總理的照片,有10英寸大,深色的背景中,周總理身著灰色中山裝、側身背倚沙發,消瘦的面容,雙目深邃而堅毅地注視著前方。高參贊對我說:“這是意大利記者從中國回來以後贈送給我的紀念品,我們共事一場,一起工作,生活了幾年,給你留下這份珍貴的紀念品,讓我們共同分享對總理的尊敬和熱愛。”我非常高興並感謝他對我的信任,我一定設法將照片送回國內。

把黨和國家領導人的照片帶回國在今天看來是非常簡單而正常的事情,合理合法,理應受到支持和保護,是無可非議的。但是在20世紀70年代的初期,中國仍處於文化革命浪潮之中,四人幫一夥仍然橫行於世。如何能順利帶回這張珍貴的照片呢?我一直在思索著,考慮著。

周總理的這幅著名照片是意大利攝影家洛蒂名作 意大利 《時代》週刊記者焦爾焦•洛蒂先生于1973年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所拍攝的。

1973年1月6曰意大利外交部長朱塞佩•梅迪奇首次訪華,洛蒂先生是隨團記者。1月9日下午,周總理會見意外長和隨團記者並作交談。

當接見完畢,意大利代表團成員一一與周總理告別離開接見廳時,洛蒂最後一個來到了總理面前:“尊敬的總理閣下,我撒了個大謊,來時我答應不給您拍照,可是我覺得不能不給您拍照,因為我很難見到您。請允許。”周總理微微地點頭認可。在離開接見廳之後,洛蒂便在想如何保留這張底片。他發現有關人員在找他,急中生智,迅速把相機藏在桌子底下,取出底片,又迅速裝上新膠卷,並按了兩下快門。“您是洛蒂先生嗎?您未經允許,給周總理拍了照片,違反了我們的有關規定,請您把底片交出來。”洛蒂打開相機,把膠卷從相機中迅速抽出、曝光,交給來人。“如果不這麼做,他們收走以後一沖洗,就會發現我給了他們一個空白膠卷,到時他們還會來找我,那就麻煩了。”洛蒂事後說。

這張照片在國外受到高度的贊賞,意大利《時代》週刊首先登載於顯著版面,其他一些報刊也分別轉載,贏得許多意大利人士的贊賞。1974年,這張照片還獲得美國的最高新聞照片獎。但是在中國國內,當時被“四人幫”所控制的新聞媒體卻不敢如實報道,沒有刊登這張照片,廣大人民無從知曉此事。

1975年初我回國休假,從國內“四人幫”仍然大權在握的現實出發,我採取妥善的方法,以保証順利通過海關。我把硬殼帆布箱的裏面擦洗幹淨,鋪上整潔的白紙,將總理的照片平正鋪在上面,再用潔淨的白紙蓋好,以免與其他衣物接觸弄臟照片。

到達北京海關時,海關人員關切地間:“箱子內有無違禁物品?有無為他人捎帶的物品?”我說:“我們在外奉公守法,從未買過什麼違禁品,只是用自己的工資購買些生活必需品,按照規定不會為他人帶什麼物品。”就這樣得以順利過關。

打倒“四人幫“以後,我老戰友的孩子李尚志到家裏來,看到這張周總理的照片也非常驚喜。那時他是新華社國內部的負責人,回去後將周總理照片事件

報告了時任新華社社長曾濤同志,他隨即決定請李尚志到我家中取走照片,翻拍後製版印刷。從此,這張周總理的照片很快傳播到全國,出現在各地的書店裏,懸掛在家家戶戶,各種報刊也予以刊登。洛蒂先生也成為中國人民喜愛的人物,人們向他表示稱頌和感激。鄧穎超同志也很喜歡這張照片,她在以後接見洛蒂先生時,握著他的手說:“你照了一張很好的照片,這是周總理生前的姿勢和神情最好的照片之一,我對你表示感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