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憲法各表」究竟是政策宣示還是政治權謀?

正當馬英九與蔡英文為「九二共識」進行攻防戰,眼看蔡英文無法應對馬英九的淩厲攻勢之際,不甘伏蟄的謝長廷出馬了。昨日上午,他以「維新政府」的名義召開「憲法共識vs.九二共識」記者會,主張朝野各界應尋求「憲法的重疊共識」取代國共「片面聲稱」的「九二共識」;「憲法各表」取代「一中各表」。

根據「影子政府」網站上刊登謝長廷講話的原文,其「憲法各表」的重點內容有以下幾點:一、謝長廷擴充了其前幾天提過的台獨派應結合保持現狀派的思維,認為台獨派與保持現狀派可以在目前「憲法多」數條文獲得共識,共同處理「憲法」中具有「重疊共識」的部分,如人權、民主、平等、社會福利等內容;

二、至於台獨派與保持現狀派無法獲得共識的部分,如「國號」等,則暫時保持模糊,這既可靜待未來國際情勢變化而動態改變,也可讓中國大陸認為台灣並未脫離「一中」太遠;三、 謝長廷認為「憲法各表」可以取代「一中各表」,成為台灣內部的共識,減少許多不必要的、目前尚無法解決的爭議,例如未來的「國號」問題等。

謝長廷為何會在民進黨「臨全會」召開前夕,作出這個大陸政策論述?這究竟是他對其大陸政策立場的最新宣示,還是他針對蔡英文無法應對馬英九「九二共識攻勢」,因而見獵心喜,意圖以自己能推出可以與馬英九正面比拼的大陸政策的優勢,來向蔡英文進行奪權(代表民進黨與馬英九爭奪「總統」的出線權)的政治權謀?這是頗為值得咀嚼一番的。

表面上看,謝長廷是在宣示其大陸政策立場。是要向世人宣佈,他的「憲法各表」,可能是在民進黨--國民黨--中共之間,以至是在民進黨內部,都具有高度交集性的「國家地位論述」,可以休止目前島內爭論不休的是否存在「九二共識」的論戰,不但能繼續令兩岸關係保持和平發展態勢,即使民進黨再次上臺也不會影響兩岸關係的發展,而且也可使台灣島內以至是民進黨內爭論不休的問題,得到平息,轉而思考其他的更為急待解決的問題。

但目前謝長廷只是民進黨的中常委,並沒有獲得民進黨授權對外發言,也因曾發過「退出政壇」誓言而自斷參選「總統」之路,因而也沒有必要自創要與馬英九爭奪「總統」的「國家定位」論述,為何他卻要以此積極態度,在蔡英文難以抵擋馬英九的「九二共識」攻勢後,跑出來鄭而重之地作出這個政策宣示呢?

這就是這個「事件」核心所在。也就是說,謝長廷昨日的舉動,關鍵是在於他為何要在此時拋出「憲法各表」,而不是在於「憲法各表」這個論述的表意及內涵的本身。

實際上,「台獨黨綱」是民進黨要贏取「中華民國」的「總統」選戰的最大政治障礙,因為「台獨黨綱」的最高目標是要成立「台灣共和國」,亦即推翻「中華人民共和國」。因此,陳水扁當年在無法放棄「台獨黨綱」的情況下,炮製了《台灣前途決議文》。同樣,蔡英文倘未能廢除「台獨黨綱」,要想贏取二零一二「總統」之戰,將會困難重重。畢竟,在經過一九九六年台海危機的「戰爭邊緣」威脅,及享受到兩岸交流和平發展的台海形勢緩和、經濟振興的「紅利」後的台灣民眾,雖然仍然並不追求統一,但卻更是反對「台獨」,主張維持現狀。因此,民進黨的「台獨黨綱」,就成為吸收蔡英文可以吸收到足以使其當選「總統」的更多選票。但是,民進黨又不可能廢際「台獨黨綱」,否則就會變成「兩頭不討好」,既沒有把握一定能爭取到中間選民的支持,又將會失去民進黨基本盤組成之一的「台獨基本教義派」的選票。

這也正是黨內曾協助李登輝研擬「兩國論」,並阻擋陳水扁承認「九二共識」的蔡英文,在民進黨獲得「五都」選舉小勝後,急於要與近年在兩岸關係上論述上較為務實的「新潮流」合組大陸政策智庫的原因。但可能是蔡英文正在「九二共識」與「台獨黨綱」之間苦苦掙紮,也可能只是出於單純的技術原因,這個智庫卻遲遲未能開張大吉,更遑論能拿出既有利於爭取中間選民,又不會引起對岸疑慮的大陸政策論述。

馬英九於是就不失時機地向蔡英文發動「九二共識攻勢」,質問蔡英文是否承認「九二共識」。這就將了蔡英文一軍。由於她尚未準備好,尚在籌備中的智庫又未能為她準備好更合適其本身政治立場的新大陸政策論述,於是就只能是以否認有「九二共識」來作答。

這正是蔡英文的死穴所在。近日近一些親近民進黨的文人如蘇進強等,在發表評論時也回憶了蔡英文當年的劣行,並認為如果不是蔡英文阻擋陳水扁承認「九二共識」,及李登輝要與陳水扁爭奪霸主地位,陳水扁就不至於從「四不一沒有」及打算與大陸進行談判的立場上退縮,以至於要搞「廢統」和「一邊一國」。陳水扁的覆轍,蔡英文正要重蹈。倘她仍是要以既不廢除「台獨黨綱」,又不承認「九二共識」的立場參選二零一二,可能就讓李登輝的「過早論」歪打正著。

這回是輪到謝長廷覷準了機會了。--謝長廷一直認為,在民進黨內諸新舊天王中,只有他最有資格參選二零一二。但奈何他曾發過「退出政壇」的誓言,卻是師出無名。眼看民進黨決定出戰「總統」標準的「臨全會」即將召開,如果再不發聲,年已六十五歲的他可能就再也沒有機會了。正好此時蔡英文在馬英九的「九二共識攻勢」中敗下陣來,證明蔡英文並非是可以承擔民進黨大任的代表,只有自己才具有能與馬英九決戰的能力和水平。因此,他拋出了「憲法各表」,以證明自己才具有資格代表民進黨出戰,可以繳下馬英九的「九二共識」「武裝」,又不至於讓堅持「九二共識」的對岸反感。因此,他不但是把「憲法各表」視為可以在黨內擊敗蔡英文的「法寶」,而且也將之作為可以解除自己「退出政壇」死咒的「靈丹」。

實際上,「憲法各表」的核心內涵,就是兩岸各自表述自己的憲法,與國民黨主張「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差不多。雖然與大陸方面對「九二共識」的理解是「各表一中」仍有距離,但畢竟仍是沒有脫離堅持「一中」的「憲法」,只是朝向「中華民國在台灣」更多一些而已。而在泛綠支持者的眼中,也可將之解讀為「中華民國是台灣」。這與他曾說過的「憲法一中」的立場基本一致,只不過是更為偏向於「獨派」而已。

由此可見,如其說謝長廷是在重新包裝「憲法一中」的政策宣示,不如說是謝長廷要進行「兩奪權」--在黨內是要與蔡英文爭奪參選「總統」的出線權,在島內是則與馬英九爭取「總統」大權的政治權謀動作。謝長廷無愧於其「小諸葛」的稱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