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長廷拋「憲法各表」是要組「馬謝配」?

謝長廷提出以「憲法各表」取代「九二共識」的論述時,也提到希望能接觸馬英九。對此,國民黨「立委」蔡正元抨擊說,以謝長廷目前的身份,要與馬英九見面等於是自抬身價,目的只不過是要與民進黨主席蔡英文並駕齊驅,以便東山再起。因蔡英文不想與馬英九見面,謝長廷不過是想拿馬英九當撐高跳的竿子。

其實,曾任過國民黨文傳會主委兼發言人的蔡正元的這番話,只是就事論事,尚未能透過現象看本質。因而只能是說對了一半,亦即表面現象的那一部分,而未有點出了另一半亦即謝長廷真正目的的那一部分。

蔡正元說對了的那一部分,就是謝長廷要自抬身價對抗蔡英文。這一點,也是台灣許多人的普遍看法。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中央日報(網絡版)》的點評文章,認為謝長廷的確是有備而來。該文指出,在蔡英文宣佈要推動與大陸接觸對話,卻又困於只能進行一般交流,並無和中央對話的基礎之際,謝長廷主動出擊,顯然是要彰顯他有別於蔡英文,不過空話而已。他的用意無非是在民進黨二零一二年「總統」候選人的提名上參一腳,而且這一出擊從要害著手,畢竟如果沒有處理兩岸關係的方法,就沒有領導台灣的資格。

不過,《中央日報(網絡版)》卻又指出,然而,謝長廷卻仍綁手綁腳。雖然他從「憲法」切入,是正確的作法,但比起他在擔任高雄市長期間主張的「憲法一中」,卻是退步。他大可重拾自己過去說的「憲法一中」,那就在因應兩岸事務上,比蔡英文還早使出務實的策略。當然謝長廷還有時間再做發揮,但於二零零八年大選時鼓吹未來要改變「憲法一中」,如今仍說主張改變「憲法一中」,這就又摧毀了兩岸互動的基礎,既詭異又投機,不利其政治信用。

而蔡正元未能參透的另一半亦即謝長的「最高目的」,就是在「謝長廷希望接觸馬英九」這句話本身的實質,可惜蔡正元「捉到鹿不懂脫角」,未能對這句話深挖下去。其實,謝長廷此語是有意以玩弄文字遊戲的方式,收窄其與馬英九所承認的「九二共識」的差距,希望能得到馬英九的理解和認同,進而以「國民配」亦即「馬謝配」的方式,出戰二零一二年「總統」選舉。這一點,連一些綠營人士也隱隱約約地感受到了,認為謝長廷「憲法共識」或「憲法各表」的主張,在「中華民國」是「一中憲法」的架構下,可能會讓民進黨陷入「一中憲法」的爭論中,甚至留給國民黨拉謝長廷打民進黨的困境中。

實際上,如果我們回顧謝長廷提出「憲法各表」的政治背景,就可對其「最高目標」有所領略。其一、自二零零八年「總統」選後,國民黨人連選連敗,就在謝長廷發表「憲法各表」的前一天,南投縣草屯鎮長補選,吳敦義以「立法院長」的身份返回家鄉輔選,結果國民黨卻在自己的「堡壘區」輸了,盡管只是輸了十九票,但對國民黨來說,卻是一個嚴重警號。照此下去,馬英九很可能會在二零一二年的「衛冕戰」中馬失前蹄。為此,國民黨內正在掀起檢討風,甚至有人提出要擴大團結面。國民黨秘書長金溥聰昨日就指出,國民黨正鴨子劃水,隨時彈性應變展開新局,並期望引進新的動力,展現積極作為。而謝長廷的「希望與馬英九接觸」,恐怕其中一個用意,就是要向馬英九「毛遂自薦」,使到二零零八年「總統」選舉中的兩大候選人結合起來,組成「馬謝配」參選,方可應對並壓倒蔡英文來勢洶洶的挑戰。至於兩人的國、民政黨對立背景,則因謝長廷拋出「憲法共識」而大為收窄,不存在問題。

其二,就在謝長廷拋出「憲法各表」之前,李登輝接受日本政論雜誌《WiLL》專訪,在聲稱蔡英文要當「總統」時機還嫌早了點,難保不會重蹈陳水扁覆轍的同時,也提出二零一二年「總統」選舉必須「國民配」,由國民黨籍的「總統」,撘配民進黨籍的「副總統」或「行政院長」。曾經任過「行政院長」的謝長廷,以其「小諸葛」的聰敏,及與李登輝深厚的交情,當然深悟此道,要搶在蔡英文找王金平尋求「民國配」之前,與馬英九組成「國民配」。而且,由於自己與李登輝的親密關係,可能會降低李登輝對馬英九的憎恨度。這後一點,可能會打動仍然不願得罪李登輝的馬英九。

其三、馬英九目前正為二零一二年的「副手」搭檔發愁。蕭萬長由於已罹患了肺線癌,二零一二年恐怕已沒有體力和精力再選。如是與王金平拍搭,恐怕馬英九並不大樂意。只能是以修改內規或以特別徵召方式,繼續讓他以「不分區」方式參選「立委」,讓他有機會能繼續出任「立法院長」,以作安撫。與吳敦義搭檔,雖是「最佳拍檔」,但吳敦義過於強勢,隨時會蓋過馬英九的鋒頭,這是有「武大郎開店」之癖的馬英九的大忌。為了勝選考量,馬英九或許會接受謝長廷,以利於爭取綠營支持者的選票,尤其是可以爭取到「謝系」及淺緣選民的選票。須知道,民進黨自宣佈解散派系後,「謝系」仍以「影子政府」的名義繼續活動,因而成為最大的派系。謝長廷前天的「憲法共識VS九二共識」記者會,就是「謝系」的一次集體大亮相。更為容易打動馬英九的心的是,在選戰中承擔操盤大任的民進黨秘書長蘇嘉全,是「謝系」大子弟,在二零一二年有可能與蔡英文組成「蔡蘇配」。馬英九如與謝長廷合作,將會對蔡英文造成重大衝擊。

因此,謝長廷的要與馬英九接觸,可能不單止是解釋「憲法各表」內涵那麼簡單,極有可能還將包括向馬英九獻上破解蔡英文威脅的「錦襄妙計」,就是由自己與馬英九合組「馬謝配」。

但是,謝長廷的「憲法各表」是否會被馬英九認為與「九二共識」是「一個立場,兩種表述」,現在還難以定論。因為就是在現在,不同立場的人就已有不同的看法,而且還是各走極端。實際上,本身是「深藍」的國民黨「立委」邱毅就指出,謝長廷提出「憲法各表」的主張,目的就是「急獨」,謝長廷的想法比蔡英文更「急獨」。但屬於民進黨「新潮流系」的「台獨理論大師」林濁水卻認為,謝長廷的「憲法各表」比新黨更「藍」。而台灣社、台灣教授協會、台灣客社、教育台灣化聯盟、公投護台灣聯盟等本土社團則發表聯合聲明聲稱,謝長廷率子弟兵提出含有「憲法一中」內在邏輯的「憲法各表」,變相修改民進黨黨綱、黨章,無助於與中國大陸的交涉、撤退台灣主體立場,本土社團絕對不能接受。

既然如此,也有人認為,謝長廷提出「憲法各表」,不只希望處理內部問題,更希望可以和中國大陸對話。親近民進黨的東吳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徐永明就指出,謝長廷提出的「憲法各表」與他二零零八年提出的「憲法一中」並沒有太大不同,只是論述比較深入,一方面逼馬英九表態「一中各表」的「一中」是根據什麼?另一方面也在試探中國大陸的底線。

但從目前情況看,謝長廷還顧不上與大陸接觸,能拿到「總統」大選的門票,才是當務之急。而在民進黨內對他層層防擋的情況下,就只能寄望於與馬英九合作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