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合國家戰略和「十二五」規劃,發展貴州稀土產業

在貴州省「十二五」規劃綱要的第二篇「大力實施工業強省戰略,加快推進產業結構調整升級」第五章「加快建設國家重要資源深加工基地」中,提到了「合理開發利用礦產資源」,但主要是媒、磷、鋁等,及鋁合金、鈦合金、錳合金、鎂合金等新材料,而忽略了貴州省在新材料和礦產資源方面的另一個強項,就是稀土資源的蘊藏、開發、利用和儲藏。而目前正是這一問題,是國家戰略之一。因此,貴州省應當配合國家戰略和「十二五」規劃,發展稀土產業。

稀土資源是現代社會的工業製造尤其是高端技術製造業中所必需的原料,小到電腦硬碟、照相機,大到愛國者飛彈、衛星、運載火箭,都離不開稀土元素。當今世界,每六項新技術的發明,就有一項離不開稀土。稀土是二十一世紀重要的戰略資源,是現代工業的「味精」。由於稀土具有優良的光電磁等物理特性,能與其他材料組成性能各異、品種繁多的新型材料,其最顯著的功能就是大幅度提高其他產品的質量和性能。因而在國防戰略武器、新材料開發、資訊產業、生物工程上應用越來越廣泛。比如大幅度提高用於製造坦克、飛機、導彈的鋼材、鋁合金、鎂合金、鈦合金的戰術性能。而且,稀土同樣是電子、鐳射、核工業、超導等諸多高科技的潤滑劑。

我國稀土產業在世界上擁有多個第一:資源儲量第一,占百分之七十左右;產量第一,占世界稀土商品量的百分之八十至九十;銷售量第一,百分之六十至七十的稀土產品出口到國外。為此,鄧小平曾說過,「中東有石油,中國有稀土」。

為此,早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周恩來總理就把稀土開發列入中國第一個科技發展規劃。但國家對稀土的真正重視還是始於最近幾年。前年一月七日,中國發佈實施了《全國礦產資源規劃(2008-2015年)》,宣佈中國將對稀土等資源實行戰略礦產儲備制度。去年,又開始相繼制定《稀土行業准入條件》、《稀土工業發展專項規劃》和《稀土工業產業發展政策》等等草案。不僅把有色金屬類的稀土列為兼併重組的「重點行業」,在臨近中共十七屆五中全會召開之際,稀土更將會被列入「十二五」規劃的討論之中。由此稀土迅速提升戰略層級,進入國家級的調控範圍。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最近在中歐工商峰會上只談了三個問題,人民幣匯率、投資環境和稀土出口。稀土問題能夠與人民幣匯率並列,可以想像它在國家戰略當中的位置。

中國目前稀土分佈除內蒙古的白雲鄂博、江西贛南、廣東粵北、四川涼山為稀土資源集中分佈區外,山東、湖南、廣西、雲南、貴州、福建、浙江、湖北、河南、山西、遼寧、陝西、新疆等省區亦有稀土礦床發現,但是資源量要比礦化集中富集區少得多。全國稀土資源總量的百分之九十八分佈在內蒙、江西、廣東、四川、山東等地區,形成北、南、東、西的分佈格局,並具有北輕南重的分佈特點。

據報導,貴州大學教授楊瑞東領導的課題組,在貴州省基金的資助下,在貴州畢節地區的赫章、威寧等地發現了由峨眉山玄武岩風化形成的稀土礦床。據楊瑞東初步估算,其地質儲量很大,僅次於內蒙古白雲鄂博稀土礦和江西稀土礦床。楊瑞東課題組發現的稀土礦主要分佈在貴州西部的畢節地區峨眉山玄武岩噴發末期形成的凝灰岩被強烈風化所形成的高嶺石黏土岩中,稀土賦存狀態主要為微粒型的磷鋁鈰礦、氟碳鈰礦及矽釔礦礦物,還有一部分為離子型稀土。這次畢節境內發現大範圍稀土礦床是貴州繼寒武系磷礦中發現大型稀土礦之後,在貴州稀土礦找礦方面的又一重要突破。由於這是一種新類型的稀土礦床,其稀土含量總體比寒武系磷礦中高,且礦體分佈又廣,稀土地質儲量比貴州寒武系磷礦大,所以礦產開發前景很好。有關專家認為,雖然目前發現的稀土礦床(點)提取稀土成本高,工業生產存在一定的難度,但只要抓住苗頭、深入工作就有可能在畢節地區找到風化較徹底的可進行工業生產的主要是離子型的稀土礦床。

我國作為稀土大國,必須要充分利用好自然賜予的這一資源稟賦。應當讓稀土戰略再出發,重新整合稀土產業,在政府主導下,讓市場經濟規律發揮作用,提高資源利用效率,應憑此作為國際戰略中一張王牌。中國的高精尖技術已經同世界接軌,航太、風力發電等技術已經處於世界領先水平,而電子工業的發展對稀土的需求不斷增加。據統計,我國每年對於稀土的需求量大約為五至六萬噸,占中國稀土開採總量的一半以上。如果按照目前中國對稀土的開發速度,幾十年後,中國將不能自給自足,將由「稀土大國」變成「稀土緊缺國」,這對於我國高端技術的發展極為不利。因此,從戰略角度來看,在加快稀土產業整合步伐的同時,國內對稀土出口規模控制也加大了力度。去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商務部公佈了明年上半年稀土

出口配額,共計一萬四千四百四十六頓,較去年的一萬六千三百零五頓,減少百分之十一點四。

對此,美日歐批評中國限制出口,美國還稱考慮將向世貿組織提起「訴訟」云云。然而,中國有必要加強對稀土產業的管理,既有利於保護環境和自然資源,也是自身長遠發展的需要,並不違反世貿規則。相比之下,某些國家長期低價收購、囤積中國稀土,即使擁有豐富稀土資源卻不開採,在稀土資源利用上不公平對待中國,根本無資格對中國加強管理稀土產業說三道四,橫加指責。

溫總理在去年十月六日召開的中歐工商峰會上指出,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中國對稀土缺乏管理,也缺乏提煉稀土的技術。在中國管理最混亂的時候,一些國家廉價購買了中國很多稀土,現在還有不少儲備,他們心知肚明。……對稀土加以管理和控制是必要的,但決不會封鎖。中國不會把稀土作為討價還價的工具,我們的目的是為了世界的可持續發展。

尤其是中國作為一個發展中的大國,中國本身對稀土的需求也日益提升,必須主動結束國際稀土市場不平衡的供應格局。開發稀土材料高效清潔和循環利用技術已列為「十二五」規劃重點項目之一,中國在保持稀土穩定出口的同時,積極引進國外先進稀土應用技術,提高稀土應用的廣度與深度,才能增強核心競爭力,提升中國在稀土及其他資源利用的國際話語權。

基於此,貴州省也應配合國家戰略和「十二五」規劃,發展稀土產業。為此,特建議立下如下:

一,補強貴州省「十二五」規劃中有關發展新材料產業的論述,增加有關稀土產業的內容。

二,統一協調省國土資源、礦產企業等部門,成立管理稀土資源的勘探調查、開發、利用、儲藏、出口等環節的部門,進行有序管理,防止無序開發,浪費資源。

三,在開發過程中,必須注意保護環境,尤其是採用新工藝,避免造成污染和水土流失。

( 本文是作者在貴州省委書記粟戰書、省長趙克志與省政協委員 座談會上的發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