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溥聰並非是弼政良才只能是輔選大將

「刀無虛發」的「金小刀」──國民黨秘書長金溥聰,昨晚突然請辭,由「總統府」秘書長廖了以接任,而其空缺則由「考試院」副院長吳錦霖遞補。此外,立委洪秀柱、林鴻池,也內定接任國民黨副秘書長。此外,「立委」洪秀柱、林鴻池將接任副秘書長,洪秀柱並兼任考核紀律委員會主任委員。留任的副秘書長林德瑞將兼任行政管理委員會主任委員;「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高輝將兼任大陸事務部主任;青年部主任由臺北市議員林奕華擔任;婦女部主任由臺北市議員陳玉梅出任。至於現任副秘書長張榮恭、阮剛猛及行管會主委林永瑞,將另有安排。

由於金溥聰辭職的消息,是在他在廣播節目上痛批所謂「怯戰」的王昱婷請辭太過分,「實在是討了便宜還賣乖」,而引起了藍營人士譁然,前臺北市副市長李永萍在廣播節目中向金溥聰提出「諫言」,指出秘書長向來都是扮演「調和鼎鼐」的角色,但金溥聰卻透過媒體公然批評黨內人士,等於由外破壞國民黨內部的和諧之後宣佈的,故不少人都認為,金溥聰是因為因為高分貝向政務官喊話參選,意外引發黨內爭議而辭職。

但在晚間,卻有消息進一步說,金溥聰並非因為近日質疑部分政務官「怯戰」引發的風波萌生辭意。而是早在去年「五都」選舉後,他就曾向黨中央透露有意請辭,原本計畫在本月二十四日宣佈,農曆新年前進行秘書長交接,但因為消息被洩露,才會提早在昨日晚間對外證實。金溥聰辭去秘書長後,將先休息一段時間,未來則將專心輔助總統馬英九競選連任。

從種種跡象看,有關金溥聰早已請辭的說法,可能是真的。正因為金溥聰早已有計劃辭職,所以才如李永萍所言,他才會有悖秘書長的常規,跑上廣播電台痛斥王昱妤。這折射出他極為不甘心於自己在離任之前,無法勸服王昱婷參加台南市「立委」補選,因而才發那麼大的火。

但也正因為如此,更進一步折射出,其實連馬英九也不太欣賞金溥聰的做法,認為金溥聰作為單純輔選的角色,可能更為適合他的特質。實際上,自馬英九於一九九八年首次參加公職選舉,參選臺北市長時,金溥聰就投入馬英九競選總部並成為其頭號軍師。那一役擊敗了陳水扁,也建立起金溥聰的馬英九御用選戰操盤手的江湖地位。此後馬英九每戰皆捷,更讓金溥聰成了某種神話,彷彿馬英九的每場勝選,都是金溥聰的神機妙算。

但選戰經驗豐富,並不等於是輔弼黨務也同樣得心應手。實際上,當金溥聰出任國民黨秘書長後,就一直暴露出他的不適任。他接任國民黨秘書長後,行事風格強硬果斷,少有轉圜空間,尤其是象李永萍所批評的那樣不懂得調和鼎鼐,

與過去歷任秘書長林豐正、詹春柏、吳敦義的圓融包容大為不同,因而引起地方基層黨部強烈反彈。尤其是為了推動黨務改革,得罪了地方勢力,紛紛不願為國民黨的選將背書,更是拒絕去投票。不少地方黨部主委在去年一年當中相繼調職,金溥聰一時難已找到合適人選。特別是「五都」選戰南二都慘敗,地方士氣低落至穀,陷於分崩離析、瀕於解體的危境。

實際上,昨晚進一步的消息指出,南台灣地方派系對金溥聰的強勢領導不願買帳,揚言二零一二年不抬轎,才促使馬英九最後不得不忍痛斷臂,讓金溥聰離開中央黨部,以力保自己連任的最大考量。據指出,如果王昱婷的請辭是導致金溥聰閃辭的導火線,日前有關王金平去留的放話,就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這兩人的地方實力一個在台南,另一個在高雄,金溥聰痛批王昱婷的「畏戰」,矛頭也指向高思博,氣得高思博的父親、國民黨大老高育仁都跳出來澄清。力挺王、高兩人家族的挺藍地方人士看在眼中,不可能沈默以對,更別說在南台灣一直有很高支持度的王金平,被一再放話點名參選「區域立委」,以考驗王金平是否對「二零一二」大選有二心,對王金平相當不尊重,質疑黨中央對南部人怎麼就這麼鄙視?

更有南台灣的高級黨工指出,「五都」提名過程中,金溥聰忽視南台灣地方派系的意見,硬是提名國民黨「立委」黃昭順出戰大高雄,當時就已引發地方派系相當氣憤。據瞭解,還有地方金主當著馬英九的面力勸換人參選,甚至揚言不願金援,但都無法說動黨中央,這也是前高雄縣長楊秋興得以無黨籍身份參選的最大原因。

其實,金溥聰又何止是不懂得調和鼎鼐?他做的許多事,都是為淵驅魚、為叢驅雀。不但沒有幫黨主席及黨「結緣」,相反還要幫忙樹敵。除了是王昱婷事件外,還有王金平事件(詳見本欄昨日評述),還有為一點小事要控告宋楚瑜,及動輒就開除市議員的黨籍等。金溥聰與自己人和盟友都一個個鬧翻,等於是將他們推到敵對陣營去,徒增添馬英九爭取連任的難度。倘若馬英九在「二零一二」果真是丟失了政權,要說是金溥聰在辛亥革命一百週年之際,代表愛新覺羅家族報國民黨推翻滿清王朝的一箭之仇,並不為過。

因此,倘金溥聰繼續任國民黨秘書長下去,還不知道會搞出多少個「大頭佛」來。試想,強行改革,得罪了基層,結果連選連敗,就已播下了金溥聰不適任的種子,現在更是在戰友身上的傷口上撒鹽,就更是證實他並非是輔弼黨務的專才。

今後金溥聰專責馬英九的選務之後,也須注意做好調和鼎鼐的工作。因為過去他的那一套戰法,是搭配著馬英九的上升而奏效,這一套戰法若放在已呈下沈之姿的馬英九身上,卻極其明顯地是一種錯誤。而且,現時的社會態勢也與過往大為不同,此前國民黨是在野身份,國民黨可以搞激情主義;但現在是國民黨執政時代,再加上馬英九的二零一二年選戰是「衛冕之戰」,就需要更為理性的選風,才能打動選民的心。

金溥聰去職後,接任的廖了以善於溝通協調、身段柔軟,基層實力雄厚。廖了以擔任「總統府」秘書長一年四個月,謹守分際,成為馬英九的核心幕僚,行事作風低調,府內大小事親力親為,緊盯著馬英九交辦的任務,認真、負責的態度獲得馬英九信賴。面對政權保衛戰的「立委」與「總統」選舉,廖了以以老將之姿披掛上陣,頗有《三國演義》中黃忠將軍的雄心壯志。

由此,希望今後控告宋楚瑜及刻意要氣走王金平等狀況,不會再發生,相信還要設法安撫他們,使他能在「總統」選戰中甘心幫台補台,不會出走拆臺,另行參選,側薄馬英九的選票。這樣,就可杜絕辛亥革命的一百周年紀念前後,革命的主角竟然會再次失去政權的糗事發生。

(發自貴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