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回合永利得分威尼斯人瞠乎其後

「永利」澳門度假村主席兼行政總裁史提芬‧永利率先響應特首崔世安關於企業應調整薪酬對抗通漲的呼籲,宣佈自二月一日起,所有「永利澳門」非管理層員工的薪金上調百分之六,加薪幅度超逾去年通漲率的百分之二點八一,並將於日內向全體員工發放「雙糧」。此項加薪決定,將使總數七千四百名員工中的百分之八十五受惠。與「威尼斯人」月前才發生了清潔工人因不滿薪金不加反減而變相罷工相比,在澳門的兩大美資博企的明博暗奕中,「永利」顯然是又贏了一個回合。

實際上,早在澳門回歸之前,美國拉斯維加斯的幾大賭商,就都已把其商業觸角伸到遠東來,其中「威尼斯人」還暗中佈局台灣,與澎湖縣的鄉紳達成協議,在爭取到台灣當局將賭博除罪化之後,即到澎湖島投下巨資,興建大型博彩酒店。隨後,「威尼斯人」與「永利」也將其在拉斯維加斯的博奕戰場延展到澳門來。懂得走北京「後門」的「威尼斯人」,本來一直是「跑贏一條街」的。實際上,按照中西媒體報導,「威尼斯人」早就佈局澳門,在澳門回歸前就花了好幾年的功夫對北京進行遊說的佈局。據說澳門回歸後促成中央作出澳門賭權開放的決定,「威尼斯人」的遊說就佔了很大的分量。但在澳門賭牌競投過程中中,「威尼斯人」卻曾一度失利。因為它是與引介其到澎湖考察的國民黨大管家劉泰英合夥參加競投的,而劉泰英是李登輝的「馬仔」,李登輝此時已透過與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的對談,並先後拋出「戒急用忍」、「兩國論」,以至是暗助民進黨陳水扁上臺,而成為北京的眼中釘。因此,曾花了很多心思遊說北京開放澳門賭權的「威尼斯人」,落得個「為他人作嫁衣裳」的下場。

但頭腦靈活的「威尼斯人」,趕快改弦易轍,透過掮客多次與北京主管港澳臺事務的高層搭上了關係,並以遊說美國國會議員拖延杯葛北京申奧的法案,以協助北京申辦二零零八年奧運成功為條件,爭取到北京高層的支持。在北京高層的「仙人指路」之下,「威尼斯人」與劉泰英拆了夥,並另與「銀河」合夥競投第四個賭牌,美其名若「銀河」的「副牌」。而這個「副牌效應」,促成了三個賭牌變成了六個賭牌。這一作為,並無法律依據,因為新的博彩管理法律制度規定澳門只能批出三個賭牌,並無明文規定可以分拆賭牌。因此可見,「威尼斯人」在北京的關係「牛」到可以促使特區政府不依法行政,既違反了新博彩管理法律制度只准開投三個賭牌的規定,也違背了中央政府關於澳門最多只能發出三個賭牌的政治決定。

可能是「威尼斯人」也深知自己所獲批賭牌是欠缺法律保障及正當性的,因而賭牌到手後急忙上馬興建「金沙」,生怕特區政府因被質疑「行政違法」而收回賭牌。結果錯有錯著,在「金沙」落成開張時,正巧遇上內地開放居民到港澳「個人遊」,「金沙」賭場內天天人山人海,使到「金沙」在開張兩年後就收回投資成本。緊接著,又以最快的速度興建「威尼斯人」,迅速佔據澳門尤其是金光大道的博彩業高地,並使其所獲二十年經營權的賭牌,一年也不能浪費。

但與此同時,正式投得賭牌正牌的「永利」,卻惹起了從北京到澳門的普遍反感。其一是以大跳「草裙舞」方式,迫使特區為賭場借貸立法,使到「大耳窿」在澳門合法化,並因此而與打破此前的默契,與內地發生跨境法律衝突;其二是「永利」開張後,人們發現其並沒有按照其在在競投賭牌時作出的「合家大小旅遊度假聖地」的承諾,縱有「度假村」之名,大有令人「上當受騙」,被「永利」的花言語騙取賭牌的感覺;其三是「永利」運用空手套白狼的手法,以出售副牌的方式,很快就撈來了興建「永利度假村」的資金,等於是不用投下資金,就獲得了一座價值連城的賭場酒店。

還不止於此,因為史提芬‧永利與美國中央情報局的關係極為密切的背景,引起人們的警覺,擔心「永利」會引狼入澳,對中國的國家安全構成重大威脅。據說這也是澳門特區要搶時間為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因此可以說,在這一階段內,「威尼斯人」因走「後門」而與北京關係密切,成了最大的得寵者;而「永利」則因其種種並不得體的動作,而被人們視為「麻煩製造者」。這一回合,是「威尼斯人」勝出。

但「威尼斯人」卻是恃寵生驕,此後就走向了自己的反面。其一,是在國際金融危機爆發時,中央急於要設法保證澳門穩定繁榮之際,「威尼斯人」卻將在澳門繼續擴建的資金抽調到新加坡去,因而將澳門的工程停工。這是一個極不友好的動作,既使澳門應對金融危機增加難度,又造成一大批建築工人失業,間接促成了「五一」遊行演化為暴力遊行。其二是竟然唆使其高層僱員暗中收集澳門特區政府高官的「黑材料」,以作為要挾特區政府滿足其種種要求的「利器」,把西方政治鬥爭的謀術引進澳門。其三是竟然不顧忌北京對美國在中國周邊國家大搞「顏色革命」的戒心,在明知人們擔心「永利」會引進美國中央情報局人員的情況下,竟然聘請美國聯邦調查局的退休探員作其保安領班。

因此,「威尼斯人」曾經有過的「牛關係」,流失貽盡。一方面,是由於自己所作所為引起各方反感,從而將「麻煩製造者」的帽子,從「永利」的頭上搶了過來,戴到自己的頭上;另一方面當年曾幫其一把的北京主管港澳臺事務的高層領導人,也已退休,並是「裸退」,不插手幹預任何事務,從而使到「威尼斯人」失去了「靠山」,且其當年的「老本」也早已吃光光。因此,就發生了一系列不利於「威尼斯人」的政府行為,包括「抓雞」及收回尙未發展的土地。

但在此時,「永利」可說是「吃一墊,長一智」,變得聰明瞭起來,決心要摘掉「麻煩製造者」的帽子。其中最「識做」的,是沒有按照其在拉斯維加斯的傳統做法,把美國中央情報局的勢力引進在澳門的賭場。而在中國內地的慈善事業中,也有意效仿賭王何鴻燊透過競投所得方式,將圓明園十二生肖銅像捐贈北京的做法,但可惜仍未學到家,只是將藝術品無償借給內地相關單位展出而已,是要收回的。不過,與「威尼斯人」的「鐵公雞」形象相比,仍算是進步。現時又率先響應特區政府呼籲,為員工加薪,既是自己應有之道,也穩定了人心,算是有功。

但只要「永利」尚未正式兌現其「合家大小度假」的承諾,「永利」的誠意仍將會受到質疑。

(發自貴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