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澳現有條件建造主題動物公園

劉紹滿

大熊貓“開開”與“心心”(國寶)落戶於本澳石排灣郊野公園之日起,經過一個月來在飼養人員的悉心照顧下,它們已經迅速適應新的生活環境,身體狀況良好,且表現活躍好動。現時“開開”與“心心”生活得非常好,事實證明本澳是有條件飼養其他珍貴的動物,相信也為本澳未來引進其他珍貴動物打下了良好與堅實的信心。本澳現時正是缺乏一個綜合性主題動物公園,以目前特區政府的財政收益及相關的成熟條件,筆者則建議政府當局充分利用石排灣郊野公園其餘的空間建造一個市民期望以待的主題動物公園,以配合本澳未來國際休閒旅遊中心的政策。

本澳一直沒有一個主題性的動物公園,這也是本澳多元旅遊文化發展的一個缺陷,雖然講本澳早前在二龍喉公園增設一些動物讓市民或旅客觀賞,但是飼養的動物數量及種類較為稀少,並沒有達至較為很高價值的觀賞程度,市民或旅客只能過眼雲煙地看了一下,吸引力差,只起到少打不鬧的效果。而很多市民甚至青少年只能透過出外地動物園,以及透過書面或互聯網傳媒的平臺才可以瞭解及看得到較多的動物。二龍喉公園有動物,不可以講該公園就是動物園,其中的動物只為公園增添一份少少的生氣而以。我們都知道真正的主題性動物公園的作用是非常大,其不單只是為當地的旅遊文化創造生氣,還會為當地的社會經濟、就業及文化創意、青少年愛護動物及環保等學教育等帶來相應的效益。

筆者在此提一下,現時特區政府在石排灣郊野公園增設一個空間讓大熊貓“開開”與“心心”居住,以及增設一間面積很細與“開開”與“心心”的紀念品的手信工藝品店,店內的商品價錢較為適合大眾化,讓處於各個階層的居民或旅客都能接受的價格,政府負責部門這種計劃是值得贊揚的。在大熊貓館開幕當日,筆者亦去觀賞居住在造價九千萬元的“開開”與“心心”,看到它們倆生活得非常自然與開心,館內的環境亦非常貼近大自然,除空間細了一點外,看上去與自然環境沒有兩樣。同時,筆者亦到大熊貓禮品店參觀了一下,裏面展銷與大熊貓紀念品有數十款式,從價格上很吸引眼球。或許有這間的紀念品店會為到來的旅客帶來更一翻意欲,特別是小朋友看到那可愛的仿造小熊貓。單只是一間紀念品店還是不夠的,還需在園內應設有中餐廳、速食廳、小賣部、旅遊紀念品商店和遊樂場的多種遊樂項目,可以滿足遊客休閒、飲食、購物、娛樂等需要。

另外,本澳應充分利能擁有“大熊貓”這個資料,促進學校戶外教育的作用並建造相應的硬體,讓有需要的學校透過組織學生觀賞大熊貓或其他動物,而培養他們的愛護動物及支持環保的意識。因此,將來在石排灣郊野公園內增設與學校動物教育有關的學習型場館,讓在校學生及青少年們有一個透過現場動物教育及撰寫讀後感、製作勞作等教育方式,推廣青少年一代愛護動物與支持環保訊息。

或許有人會就筆者提出的建議感到可笑,甚至會認為筆者是在異想天開,或會認為本澳沒有空間建主題性的動物公園。筆者則沒有這樣認為。本澳的土地稀少,這是事實,可是本澳可以建造小而精的動物公園。例如現時的石排灣郊野公園有了“開開”與“心心”這兩隻可愛的大熊貓居住於此處,另外還有三幾隻小型其動物在其中作陪襯,市民或旅客到此一遊時一定會感受較為單調,動物公園不像動物公園,僅是為了看了一下大熊貓,相信很附近地區的市民都已看過大熊貓,根本沒有什麽吸引力,若將該公園重新定位,建造綜合性的主題動物公園就不同了。這也需要政府當局日後研究及制定相關政策及措施,引進更多各類具代表性的珍貴動物,補充本澳動物的缺乏之說。其實石排灣郊野公園現時是有條件進行相應的擴充的,增設空間引進珍貴動物應沒有問題。

其實廣州動物園在最早期亦是只養有一對老虎、一隻獅子、一條鱷魚和幾隻猴子,經過40餘年的發展,廣州動物園已成為一個以展覽動物和科普教育為主,遊樂、飲食服務相配套的綜合性遊覽場所。園內的動物按昆蟲類、兩棲爬行類、鳥類、靈長類、貓科動物、草食動物分區展出。既有我國特產的珍稀動物大熊貓、金絲猴、華南虎、麋鹿、坡鹿、黑頸鶴等,也有來自世界各大洲的黑猩猩、長頸鹿、非洲象、河馬、斑馬、犀牛、黑天鵝等珍禽異獸。

若將石排灣郊野公園重新轉型,將其改造成為一個主題動物公園並不是一種空想。行政法務司長陳麗敏日前表示過特區政府已向國家林業局反映,她希望逐步將其他珍貴動物物種引入本澳。若逐步將有代表性的珍貴動物引入本澳,並再將它們加入石排灣郊野公園這個大家庭之中,相信離建造成主題動物公園的距離不遠了。現時的石排灣郊野公園的土地是寸金尺土,只有運用因地制宜的策略和嚴謹周密的設計手法,發揮自然與人工巧妙契合的方式,儘量按各種野生動物原產地的環境與生活習性,模仿建造出接近的生態化棲居地,可以研究創作出更接近自然生態景觀的動物棲息繁殖地的方案。

筆者亦建議,若將石排灣郊野公園改造,未來可研究以開放的空間和多功能的區域為發展方向,引入更自然環保的科學因素,讓自然與人工巧妙地契合,為城市、遊客和動物提供融入自然、和諧共處的機會,要打破所有的傳統模式和保守理念,其思維並不能僅局限于園林建築形式和動物移地保護,同時也要著力于景觀建設與生態平衡,這樣與可以代表人們對回歸自然的渴望和熱切追求。

筆者並認同特區政府當局不應大熊貓“開開”、“心心”的到來,而停止未來引入其他珍貴動物的構想,以現時本澳的經濟條件是有條件繼續研究及探討為石排灣郊野公園引入更多的其他珍貴動物,並逐步將該公園轉型為真真正正的動物公園,雖然不能與現時的香港海洋公園及廣州動物園相比較,但是可以做到精做到細,打造出具有特色動物公園,相信將會為本澳的休閒多元旅遊增加多一個著名景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