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光標到台灣行善一波三折終能成行

在沉默了一整天之後,台灣「移民署」昨日終於表態,大陸首善陳光標將可入境。而陳光標方面也表示將於本月二十八日如期入境台灣地區,進行其行善工作。當然,他也吸取了教訓,行善工作將會低調進行。

陳光標是大陸地區的慈善家,因捐款最多,因而被稱為「首善」,--盡管他並非是「首富」。今年四十二歲的陳光標,是江蘇泗洪人,工商管理碩士,二零零三年創辦江蘇黃埔再生資源利用有限公司並自任董事長,致力於發展迴圈經濟、綠色經濟、變廢為寶。多年來,陳光標領導江蘇黃埔公司誠信做企業,守法經營,積極履行企業社會責任,變廢為寶、保護環境,並投身社會慈善公益事業,敢為人先,成為民營企業家回報社會的排頭兵,至今已累計捐贈款物超過九億元,位居中國慈善家前列。「五•一二」汶川地震發生後,陳光標帶領一百二十名操作手和六十台大型機械組成的救援隊千里救災,救回一百三十一條生命,其中他親自抱、背、抬出二百多人,救活十四人,還向地震災區捐贈款物過億元。溫家寶總理稱讚他是「有良知、有靈魂、有道德、有感情、心系災區的企業家」,並向他表示致敬。二零零九年,陳光標又捐資一億多元在南京建設成立了「黃埔防災減災培訓中心」,免費向公眾提供服務。因在經濟建設和慈善公益事業方面的傑出貢獻,陳遊標被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聯合授予「全國抗震救災英雄模範」稱號,被中華全國總工會授予「全國五一勞動獎章」,連續四年榮獲「中華慈善獎」,二零零八年十二月更被授予「中華慈善獎特別貢獻獎」。去年九月,陳光標在其公司網站上刊出了致比爾•蓋茨和巴菲特的一封信,稱死後全捐五十餘億人民幣財產。

在大陸地區行善的陳光標,突發奇想,也要到台灣地區行善,將攜帶新台幣五億元到台灣派發紅包。消息傳開後,引起台灣各界側目,地方政府有的舉雙手歡迎,有的則是拒絕。而綠媒《自由時報》則大聲疾呼,「國共已提前聯手二零一二競選了!」「中國阿標羞辱台灣阿九」。對此,被馬英九委以「踏煞車」角色的「陸委會」,果然要扮演「踏煞車」的角色。「陸委會」主委賴幸媛就表示,慈善是很好的事,政府不會去擋這件事,但她認為,做慈善的方式也要顧到民眾尊嚴,希望有善心的人以妥善的方式處理此事。「陸委會」發言人劉德勳也表示,媒體大幅度報導陳光標這次來台的活動,相關單位發現原先審查陳光標這次台的行程,與媒體報導的有所出入,因此相關單位依照慣例將再進行瞭解,「陸委會」完全尊重主管機關的後續處理。劉德勳又表示,陳光標這次來台的捐款活動,「陸委會」認為,過去台灣各地遭受天然災害時,多數都是由兩岸民間慈善團體透過制度化運作,使善心活動得到最大的效益,並且過程也透明,讓受災戶或當事人得到權益的保障,「陸委會」相信邀訪單位或陳光標,已經瞭解台灣社會會有不同的看法。

「陸委會」的遲遲不願表態,被媒體追急了,就說是「移民署」的事,不關「陸委會」的事。但「移民署」倘無「陸委會」的政治研判,是不會作出是否發出入境證的。

為何「陸委會」會這樣對待陳光標呢?有人猜測,可能是擔心陳光標的行善會有損台灣人的顏面。實際上,在李登輝當政時,是「錢淹腳目」的時代,台灣人往往有點看不起大陸人。一手制定《國家統一綱領》的李登輝就曾說過,台灣人不是不想統一,而是兩岸經濟差距太大,台灣人擔心統一後會在經濟上吃虧。除非是待到大陸的經濟也發展起來之後,才會考慮統一問題。但經過十多年的發展後,大陸不但是經濟起飛,單是一個廣東省的經濟總量就已超越了台灣,而且也湧現出了一批富人。這時,一些即使是不反對統一的台灣政客,又抬出了新的拖延統一的理由,就是台灣已經實行民主化,而大陸的政治制度改革遠遠跟不上,民主化的程度很低,要待到大陸也能一人一票選出領導人之後,才可談統一問題。正因為這種自大思維,使到過去台灣人引以自傲的大陸有難,台灣人賑捐的慣性心理,突然轉了過來,變成了大陸富人來台灣救濟窮人,對部分台灣人的心理衝擊,不可謂不大,也難怪他們一時轉不過彎來。

當然,一些台灣人也是出於擔心大陸進行「現金統戰」,收買人心的心理,而拒絕陳光標的行善活動。實際上,前段時間,台灣藍綠政客都在放話,謂大陸各有關部門,都做好了資金準備,待「ECFA」正式生效,大陸人可到台灣投資之後,他們將大舉跨海到台灣投資。曾任民進黨中國事務部主任的董立文最近更是在《新新聞》新聞週刊發表專欄文章,聲稱台海之間有很多地下通道與暗盤交易,包括國台辦、中共解放軍、統戰部、中宣部與國安部等,都有其所屬公司各自編織不同的金融網絡,進行對台經濟工作。這張廣大綿密的金融網絡,有機會讓台灣門戶洞開,也把中國的貪腐與派系惡鬥帶進台灣。台灣政客對此一個最「具體」的例子,就是國台辦有一筆三億美元的資金,準備收購台灣的媒體。

然而,陳光標是一個私人慈善家,並無上述機構的背景。難道個人行善都不準乎?這豈非暴露了台灣方面,對自己的信心不足?這連對台灣人也解釋不清。實際上,桃園縣政府作出婉拒陳光標五百萬元紅包的決定後,民眾抗議電話就塞爆了縣府。可見行善的魅力是沒法擋。

當然,陳光標的做法,也沒有顧及到兩岸之間的民情有著顯著的差別,尤其是不顧及到「損傷了」一向高傲的台灣人的「自尊」。而且,他是以攜帶現金的方式進入台灣的,這可能會抵觸台灣的現金入境管制,因為他所攜帶的五億元(分次)現金,已是海關允許的六萬元的近萬倍。還有,發放紅包的方式,可能也是不妥,讓自大慣了的台灣人受不了。還有最惹人詬病的是,他鎖定的幾個縣市,都是國民黨執政的縣市,卻不到民進黨執政的縣市派發紅包,不但是造成民眾的分裂,而且也不利於團結更多的人,尤其是做好團結親民進黨的民眾的工作。另外,還有幾個具體的技術問題必須注意到,那就是保安問題,及課稅的問題等。這都是必須注意的。

首先受窘的,應是馬英九,因為他今年春節派發的「紅包」,只是裝著兩個一元硬幣,簡單是無法與陳光標的豪爽相比。

陳光標終於獲準入境了。但頭痛的事情還在後頭,端的看會不會鬧出大的動靜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