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4“迎春晚會”事件真相

1962年12月12日,毛澤東對12月9日的《文藝情況匯報》第116:號上所刊登的《柯慶施同志抓曲藝工作》一文作出批示,並把這一批示批給了北京市委的彭真和劉仁。毛澤東批示:“在舞臺上無非就是帝王將相、才子佳人。文化部是管文化的,應當注意這方面的問題。要好好檢查一下,認真改正。如果不改,文化部就要改名字,改為帝王將相部、才子佳人部、外國死人部。”與此同時,政協禮堂卻出現了一場低俗的“迎春晚會”。

1964年2月3日,中國劇協在政協禮堂舉辦了一場”迎春晚會”,北京和外地來京的戲劇工作者約2000人參加。

晚會上演出的一些文藝節目,後來被指責為“大部分是庸俗、惡劣、低級趣味的東西”。比如空軍文工團表演的《兄妹開荒》,用京劇中的老生、小生、花臉和昆曲的各種曲調來唱,“怪聲怪調”;鐵路文工團表演的《梁祝哀史》,用真入學木偶動作,有時女的一下撲倒在男的懷中,“既糟蹋了演員,也糟蹋了劇本”;哈爾濱話劇院演出男扮女裝的《天鵝湖》,一個男演員脫得赤條條的,只穿一條三角褲,披著薄紗,胸前安了兩個假乳房,“亂蹦亂跳”。報幕員還對觀眾贊嘆地說:“你們看,那腿是多麼富有彈性啊!”

晚會過後,當即有一個部隊文藝工作者寫信反映晚會的情況,說晚會烏七八糟,對組織者提出了嚴厲的批評。

在文藝界大張旗鼓地學習貫徹毛澤東的第一個“批示”之時,竟然發生“迎春晚會”這樣的事情,在當吋看來,確實是一個十分嚴重的事件。中宣部主要領導對此進行了嚴厲的批評,指出劇協的一部分人已經腐敗;所有各協會工作人員都應該輪流下放鍛煉和加強政治學習,批示劇協進行調查。劉少奇專門對此事作了批示,要求進行調查。 江青也參與了對這次晚會事件所進行的調查。

中國戲劇家協會在調查之後,寫了關于“迎春晚會”的檢查。

3月下旬,以“迎春晚會”事件的發生為由,中宣部召集文聯和各協會党組成員、總支和支部書記,50多人,連續開了3次會進行討論,認為有必要進行一次整風學習。參加整風的,有全國文聯、作協、劇協、音協、美協等10個單位的全體幹部,以“迎春晚會”事件作為這次整風的反面教材。整風主要檢查兩方面的問題:一是關於貫徹執行党的文藝為工農兵服務、為社會主義服務的方向問題,一是機關的革命化問題。

5月,中宣部就全國文聯和各協會的整風情況給中央寫了一個報告。報告指出,“迎春晚會”雖然有一些經驗交流等有益的活動,但部分演出節目庸俗低級,趣味惡劣。這件事發生在傳達主席去年12月12日關于文藝工作的批示和今年1月3日少奇、小平、彭真同志關于文藝工作的講話以後沒有多久,錯誤性質就更為嚴重。報告認為,這件事的發生,不是偶然的,是當前階級鬥爭在文藝隊伍中的反映,是劇協領導資產階級思想作風的暴露。類似“迎春晚會”這種事和由此而暴露出來的問題,在其他協會中也程度不同地存在著。報告向中央詳細匯報了整風中檢查出來的問題和今後改進工作的具體措施。

毛澤東已經在中宣部的“內部情況”上瞭解到這次事件的詳細情況,進一步加深了他對文藝界的惡劣印象。中宣部的整風報告才出來草稿,還沒有定稿,就被江青拿去,送給了毛澤東。

6月17日.毛澤東就在這個報告草稿上作了關于文藝工作的第二個批示:“這些協會和他們所掌握的刊物的大多數(據說有少數幾個好的),十五年來基本上(不是一切人)不執行黨的政策,做官當老爺,不去接近尋爭島爾去反映社會主義的革命和建設。最近幾年,竟然跌到了修正主義的邊緣。如不認真改造,勢必在將來的某一天,要變成像匈牙利裴多菲俱樂部那樣的團體。”

1956年10月,社會主義陣營先後爆發了波蘭事件和匈牙利事件。當時認為,裴多菲俱樂部是一個以匈牙利愛國詩人裴多菲的名義,以舉辦各種學術討論活動為幌子,進行“反黨、反人民、反社會主義”活動的組織,是導致匈牙利反革命事件的罪魁禍首。毛澤東的這個批示一出,預示著意識形態領域裏一場更大規模的風暴即將來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